第307章 万众瞩目,无法无天

诸天最强大BOSS 307 作者黑眼白发 全文字数 2750字

“他是谁?难道就是他击伤了蒙赤行?” 思汉飞,以及他麾下的卓和、颜烈射、赤扎力,还有程载哀、崔山镜等人,还有大都中无数的蒙古人,都震惊万分的盯着宁缺。 思汉飞等人都是蒙古的高层,掌握了天下的绝大部分情报。 对于当今江湖上的高手,他们基本都了如指掌。 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一个认出宁缺的身份。 若是原来的血手厉工来此,思汉飞等人或许很快就认了出来。 但宁缺附身厉工身上并将天蚕魔功升级至八转之后,这具身体完全蜕变成了二十多岁的青年模样。 因此,思汉飞等人全都懵了,完全不知道天下间何时冒出了一尊如此可怕的陌生高手,竟然能击伤他们蒙古第一高手蒙赤行。 “这天下间竟然还这样的高手,而本王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情报部门的人都是废物吗?” 思汉飞满脸铁青说着。 蒙古针对江湖中的事务,一直是他在负责。 现在他发现自己对宁缺这么一位恐怖的强者,居然一无所知,这让他感到失责,对手下的情报部分,也是十二分不满。 “王爷息怒,属下一定尽快查清此人来历。” 程载哀连忙开口说道。 他脸色也不好看,思汉飞麾下的情报部分,一直是他这位谋士在负责,现在思汉飞斥责情报部分失责,这毫无疑问是在打他的脸。 不过,他心中的反应与思汉飞一样,都认为情报部门的人办事不力,心中大为不满。 卓和、颜烈射、赤扎力以及崔山境等人,看到程载哀吃瘪,心中都大为惬意。 程载哀依仗着自己是思汉飞麾下首席谋士的身份,还有那一份读书人的傲气,一向都眼高于顶,总看不起他们这些人,他们心中早就对程载哀不爽了。 现在有机会看到程载哀吃瘪,他们那是爽得不得了。 “蒙赤行,你的实力,难道就至于这一步吗?如果只是这样,那未免让太让人失望了。” 宁缺望着狼狈躺在地上的蒙赤行,淡淡说道。 “哈哈哈,厉兄放心,这一战还没完!” 蒙赤行长笑一声,双手拍地,整个人直挺挺的从地上弹了起来。 “轰隆隆!” 黑暗的夜空,乍然雷鸣电闪,滂沱大雨从而降。 蒙赤行卓立滂沱大雨之中,雷电交加之下-高大的身形,直如十八层地狱出来的恶魔。 他全身真气弥漫,大雨来到他头上五尺处,便向四周激溅,一滴水也不能沾到他的身上。 他身上的气势在疯狂攀升,仿佛有一股黑暗的潮汐,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不断蔓延而开,淹没整个大都。 这一刻,整个大都所有人,都仿佛溺水一般,有种窒息的感觉。 转眼间,蒙赤行无论是气势还是真气运行上,都已攀上他所能臻达的颠峰。 他身体骤然向前微俯,两手向内盘曲一抱,一股极其强大的黑色气柱,旋转而起,轰然向宁缺击去。 这一道黑色气柱,乃是蒙赤行毕生功力所凝聚,恐怖的能量波动传遍整个大都,长街两侧无数房舍的窗子,瞬间爆为齑粉。 这一道黑色气柱的威能太惊人了,思汉飞等高手,乃至整个大都所有的武者,无不面露惊悚之色。 面对蒙赤行这毕生功力的一击,宁缺双眼一眯,右手两指作剑,突然一剑向黑色气柱刺去。 宁缺两指剑芒吞吐,竟然如热刀切黄油一般,直接将黑色气柱从中间分开。 随后,他整个人从分开的黑色气柱中间穿过,剑指瞬息点在蒙赤行那厚阔的胸膛之上。
蒙赤行的胸膛之上立即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一道璀璨至极的炽白剑光从背后贯穿而出,闪电般划过长街,留下一条数米深数百米长的裂痕,将整条长街一分为二。 蒙赤行单膝跪了下来,胸膛的血洞,如泉涌般喷涌着鲜血。 “我输了!” 他脸上流露出混合着遗憾与释然的复杂表情。 “赢了就该有奖励,蒙兄你说对吧!” 宁缺轻轻笑道。 蒙赤行平静的望着宁缺,也笑道:“不错,赢了就该有奖励,而输了就该受惩罚。曾经有无数人与我交手,他们输后都将命留下了,现在我也输了,我这条命厉兄你拿走吧。” 说这话时,蒙赤行始终平静无比,他参悟天人之道多年,早已经将生死看透。 在他心中,生老病死、爱恨情仇、时间流逝,都是感官共创之幻象,一切本来都是空的,始终一无所有,所以生也好,死也好,他都没有太过在意。 甚至,他此刻内心还有些闲适与舒畅,他终究在寿尽之前与一个比自己更强的对手一战了。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他这辈子可能没有机会体验破碎虚空之美妙了。 宁缺此刻也不得不为蒙赤行此刻所表现的气度所折服,像是蒙赤行这种心性的人,若非这方世界的限制,只怕他早就晋级更高境界了。 这样的人,无论到哪个世界,都不失为一代巨枭。 “哈哈哈,蒙兄只怕误会了,我其实也是一个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生命诚可贵,又岂能随意开杀戒?我只想请蒙兄你以及蒙皇,一起小聚一下而已!” 宁缺说着,不待蒙赤行反应过来,就一掌将重伤的蒙赤行拍晕,然后提着蒙赤行的身体,再次闯入皇宫之中,向蒙皇忽必烈的寝宫飞掠而去。 “大胆,放下蒙师!” 思汉飞等人,看到宁缺竟然拍晕了蒙赤行带走,都立即大惊失色。 蒙赤行是蒙古帝国的不败战神,也他们的精神支柱,若蒙赤行出事,这对他们蒙古帝国的士气,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打击。 当思汉飞他们看到宁缺竟然带着蒙赤行径直向忽必烈的寝宫飞掠而去时,他们脸色就再次大变。 蒙赤行不能出事,但蒙皇忽必烈更加不能出事。 否则,整个蒙古帝国都坍塌的危险。 “阻止他!” 思汉飞怒吼一声,带领麾下的卓和、颜烈射、赤扎力,还有程载哀、崔山镜等高手,向宁缺追去。 大都中的蒙古精兵,也猜到了宁缺要对忽必烈不利,都发疯了一般,涌入皇宫之中。 只不过,当思汉飞等人与大批蒙古精兵来到忽必烈的寝宫之外时,只见忽必烈寝宫之外都铺满了七孔流血的尸体,一具具尸体目光涣散,似乎是被某种精神力量一瞬间全部镇杀。 思汉飞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心生寒气,背后冷汗直流。 这才多久? 宁缺居然就能将守护在寝宫之外所有守卫精兵全部镇杀,这种力量实在教人恐惧。 “砰!” 寝宫的顶部的琉璃瓦突然炸开,一个白衣青年,两手分别提着一道黑衣魁伟身影还有一位身穿黄袍的身影,冲天而起。 “哈哈哈,各位就不必相送了,本人只是邀请蒙兄还蒙皇两人到附近小聚,不久后,蒙兄与蒙皇就会自己回来。” 宁缺长笑着,当着思汉飞与无数蒙古精兵的面前,带着蒙赤行与忽必烈向大都之外飞去。 “竟敢强行带走蒙师与可汗,简直无法无天!” 思汉飞与无数蒙古高手看着宁缺消失的身影,全都气得脸色铁青。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