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武二娘子入东宫?

贞观俗人 389 作者木子蓝色 全文字数 3773字

“确实有此事!” 亲仁坊,齐国公府。 秦琼身披着来自流鬼国的白熊皮,坐在壁炉前的软椅里,手里捧着杯奶茶,似乎陷入回忆之中。 天气乍暖还寒,秦琼很怕这种天气,这种乱来的天气让他浑身不舒服。每逢这种天气,他便感觉浑身的骨头都疼。只有烤着明火才会让他舒服一点。 故此秦琅特意为他设计了一个大壁炉,比起一般的取暖炉子,这种炉子虽说耗柴一些,但那种熊熊燃烧的旺火,确实能让秦琼更感舒适。 再配上一张特别设计的单人沙发,披上皮裘,确实能让人很舒适。 “还真有此事啊?这事当初是谁先提起的?”秦琅问。 “是应国公主动提起来的,那次宫廷宴会上,我们都喝了不少酒,都挺高兴的。”秦琼似乎在回忆往事。 那好像是在平定王世充之后的庆功宴会上,秦琼凭虎牢之战的功绩新封翼国公之爵位,在宴会上虽不如李世民和李世绩这两人,但也算是军功新贵中闪耀一员。 武士彟主动来向秦琼庆贺。 因为曾经都得皇帝赐婚,又都是皇帝所宠信之臣,两人平时关系倒也不可以。武士彟借着酒意,主动提起了秦琼出生的儿子,说自己妻子也为他刚生了个女儿。 说着说着,武士彟提出要定个娃娃亲。 秦琼觉得不太合适,毕竟武士彟的女儿是嫡女,而他的是庶子,武士彟是太原元从功臣,又是时任工部尚书、井钺将军,可比他地位高的多。 可武士彟却说很欣赏秦琼,又提出大家都是新朝新贵,说那些门阀旧贵族士族们轻视瞧不起他们这些新贵,那他们就更要团结云云。 最后,秦琼还真的就跟武士彟约定了这门亲事。 只是事后,武家也并没有再提起这事,秦琼也不好再提,认为或许只是武士彟的一个酒后之言,不管怎么说,人家那也是嫡女,自己的庶子有些门不当户不对的。 这事就此搁置,此后谁也没再提过。 要不是今天秦琅再说起,秦琼永不也不会再提起来。 秦琅摇了摇头。 “这么看来,当初武士彟主动提的这娃娃亲,当时可能有些酒意,事后或许是杨氏不肯同意,于是这事武士彟也就不再提起了。但现在武士彟被贬,武家却又找到我,重提此旧事,看来时机很玄妙啊?” 秦琼岂看不透这些。 可当初武士彟不提后,他不好再提。现在武家既然提了,那他也不能当没这回事。 “阿爷,既然武家也不诚心,还不如算了。” “怀良啊,我们秦家不能做这种事情,虽然说有个中原由,但这事也不能反悔。” “也不能说反悔啊,当初之事,也只是随口一说,事后也没有婚书也没有娉礼什么的,也并不能当真。”秦琅认为武家动机不纯。这种时候,提这件事,不过是想要稳住地位罢了。 “不去管那些,君子当一诺千金!”秦琼却是个认死理的忠厚之人。宁可别人负他,不可他负别人。 “明日,我便请人向武家下婚书,送大雁!” “三郎,我觉得请谁来做大媒合适?” 秦琅有几发无奈。 武家本就没啥底子,之前是太上皇元从功臣,一时新贵,可谁能料到太上皇会被儿子掀下皇座呢,他这个没什么根基的前朝新贵,就在新朝中显得地位尴尬了。 而弘农杨家嘛,以前就觉得武士彟娶杨家女这事,是耻辱,是被迫的,现在这个时候,也不会怎么去特意帮扶武士彟的。 武士彟一旦被各方嫌弃,想翻身几乎就没可能了,这样的新贵忽起而又忽落,历史上多的是。 现在武家想自救,没去找杨家,是知道杨家指望不上,想到了来找秦家,还翻出这么个口头婚约,未免有几分道德绑架的意思。 一般人,估计是不会理武家的。 可秦琼却愿意继续这门婚纸。 “好吧,既然阿爷这样决定了,那我也支持,不管怎么说,这武三娘那也是应国公与弘农杨氏观王房嫡女的嫡女,对老六来说,这门婚事也算上选了。” 秦琼拍了拍儿子的手臂。 “三郎啊,我知道你现在得陛下恩宠,我们历城秦家如今在朝中煊赫一时,可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你也莫要骄狂得意。我们秦家终究是底子薄的,所以要多结善缘,莫轻易与人为敌,以后我们秦家还要靠你来支撑,你要多为秦家考虑,多为你的兄弟们考虑一二。” “你之前跟我说的冯驸马有意跟我们家结亲,看上老四这件事,我觉得这门亲事不错,京兆冯家也是关中名门,他家能看上老四,那是老四的福份。冯少师这人我多少了解点,人有些世故圆滑,但不是什么坏人。” “阿爷不再考虑一二?老四还才五岁啊!”秦琅提醒道。 “世家名门贵族豪强们,哪家不是如此呢,有合适的便早点订婚,否则年纪一大,反而没那么好找了,世家贵族都要讲个门当户对的。”
“阿爷你也这观念?” 秦琼教训儿子,“门当户对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难道老四就没有半点自己的选择权?” “谁的婚事能自己选择?就算贵为天子,这婚姻也不可能自己做主的,哪怕是选个妃,也都要经由朝廷的。” 秦琼批判了秦琅一通,让秦琅无言以对。 越是名门贵族,婚姻越不可能做主,能真正自己做主婚姻的,在这时代只能是那些穷到没有了父母没有了长辈的人,否则但凡有个长辈在,也不可能把这种事交给他自己做主的。 秦琼现在挺满意如今的现状,历城秦家经过他和秦琅爷俩的努力,现在也是长安中新贵中的新贵了。 “要想家族繁荣长久,联姻是必须的,我们秦家根基浅,人丁单薄,越需要联姻。” “武士彟人还不错的,若是可以,你也帮一下他。”秦琼告诉儿子。 秦琅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酒,回到壁炉前的沙发上坐下。 “我觉得杨氏这女人不简单!” 秦琼笑道,“四十四岁才嫁人的女人,当然没有简单的。” “阿爷见过武家的三姐妹吗?” “见过一两次,肖像杨氏。” “那个武二娘,极为伶俐聪明,也很大气。” 秦琼不以为意,“杨氏毕竟是弘农杨氏嫡女,她亲自教养的女儿聪明伶俐也不稀奇,怎么,你怎么对此女如此在意?” “没什么。” 秦琅也不可能跟秦琼说,将来这位武二娘会成为皇帝,这事说出来也没人信,这华夏几千年历史,出现过当权的皇后、太后,比如芈后、吕后等等,但还真没出现过女皇帝。 也没有人会相信在这男权的时代,会出现女皇帝的。 其实就算是秦琅,若不是穿越者,现在别人告诉他这位武二娘子,将来能当皇帝,他也是不相信的。 这丫头太可爱了。 说将来能当皇后也许有人信,当皇帝太扯淡。 秦琅在想着,自己要不要干涉一下? 或者说,自己现在干涉还来不来的及? 武氏当皇帝,对于李家来说,对于大唐来说,应当算是一件坏事,这是李唐的一个恶性肿瘤,差点让李唐死亡,虽然后来好不容易摘除了,但以后也一直影响着李唐王朝。 李唐二百八十九年的历史中,有大半都一直受着武氏的影响。 或者可以说,武氏其实也正是李唐衰弱败亡的根由。 可以说,李家近三百年的历史,其实一直都没摆脱宫廷内乱的祸事,从开国到灭亡,从始至终都一直在内乱。 这些也许是李世民亲自种下的因吧。 “阿爷觉得若是让武二娘进东宫,如何?”秦琅突然提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正常不应当是让武氏能离宫廷有多远就离多远吗? 秦琼似乎也愣了一下。 “武二娘子入东宫?”秦琼僵了一下。 “不妥,武家商贾出身,不适合。”秦琼摇头。 秦琅干脆跟秦琼讨论起承乾的妻子适合人选来,“那阿爷认为谁家女子适合入东宫?”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承乾今年十岁,正常情况下也就还有五六年就要大婚。一般情况下,可能十三四岁就会先安排一两个妾侍。 “建成的妻子是荥阳郑氏嫡女,元吉的妻子是弘农杨氏女,陛下的妻子是河南长孙氏之女,你从中看到了什么?”秦琼问。 李渊这三个嫡子的妻子,出身都不凡,建成妻是五姓女,元吉妻是关西士族名门女,李世民的妻子则是关陇贵族名门之女,还是北魏皇族之后。 由此也可见当年李家联姻的策略了,各方势力都顾及到了。 “前朝隋文帝的几个皇子,废太子杨勇娶的是关陇贵族,北魏皇族之后的元孝矩之女,妾侍良娣娶的是左仆射高颎之女。杨广娶的是西陵孝明帝女萧氏,杨俊娶的是清河崔弘度之女,侧妃则是南陈公主。杨氏则娶的是关陇贵族长孙览之女,杨谅取的是关陇贵族豆卢绩之女。” “你看出什么来了吗?”秦琼问。 秦琅点头,通过隋唐两朝的这两位开国皇帝,为自己儿子们选的妃子出身来看,这其实跟当今其它名门没啥两样,都是只挑名门联姻,而且是让几个儿子分别与各大势力分别联姻。 隋朝杨家如此,唐朝李家也如此,关陇贵族、山东士族,甚至是江南士族等通通都照顾到,并不会仅仅只与一方势力联姻。 所以承乾的太子妃,正常来说,李世民可能为他选择的还是关陇贵族,然后是士族名门,军功新贵家的女儿都可能性极小,更别说一般人家女儿了,武家曾是商家,所以机会更小。 就是秦琼家这样的军功新贵,都不太可能。 “太子妃的人选,这是要由陛下钦定的,你就不要乱花心思的,有些事情,不要轻易插手。为人臣子,得懂得界线!”秦琼告诫。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