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二章 化为不祥的路上,为自己举办次葬礼

一品修仙 812 作者不放心油条 全文字数 5596字

什么情况? 秦阳有点纳闷。 \b其实最纳闷的,不是用摸尸技能,摸出自己的摸尸技能,化成了另外一个技能。 最纳闷的,还是他现在为什么还能用技能。 要不是心脏已经不再跳动,也不需要呼吸,甚至于,能明显的感觉到,他已经无法继续修行,吸纳灵气。 他甚至都觉得,他没死,超度自己也是假的。 从一块可以循环充电,还能不断淬炼变强的人形电池,变成了一块力量用一点小一点,用完就报废的干电池。 的确算是大佬步入死亡的最直观标志。 不知不觉,他也成大佬了。 思绪翻飞,秦阳盯着脚下的白凛,想了好久,才伸出右手。 毕竟,左手那个一脉相承的图标,很有可能是跟超度相反的力量。 施展技能,超度。 霎时之间,刺目的光华绽放,白凛身上,一个个扭曲的神魂飞出,他们身上的负面气息,飞速的消散,化作一个个纯白的神魂,升空而去。 神魂喷发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当最后一个神魂,化作虚影,消失在天际之后,只剩下白凛的尸身了。 摸尸技能没有了反应,倒是左手上的印记,依然还有反应。 \b拖着白凛的一条腿,正准备把他往外拖点,这里是他当时施展全图沉默最核心的地方,残留的力量可能还是有点太强了。 拉远点看看白凛还能不能复活。 毕竟,不能摸尸了,就证明这货还没死。 走了几步之后,秦阳又停了下来。 继续盯着白凛的尸身陷入了沉思。 不行,这狗东西,刨了自己的坟! 我秦有德一生都在为丧葬事业做贡献,让多少人死后能有一个安眠之地,不至于曝尸荒野,自己死后,却被人挖了坟。 这仇结大了。 而且,他现在变成一块干电池了,力量用一点少一点,万一白凛能复活了,万一还能用秘法神通了,自己岂不是还要跟他打一架? 思来想去之后,秦阳又把白凛的尸体拖了回去,重新拉到自己的坟边。 念头一动,施展这个没有名字,没有说明书的新技能。 金色的光辉浮现,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内,手掌虚影,缓缓的抬起。 只见白凛的脑袋,飞速的复原,他那看似已经熄灭的生机之火,再次被点燃。 看着白凛的气息恢复,眼皮抖动着睁开,秦阳又惊又喜。 “竟然是英雄不朽!” 白凛缓缓的睁开眼睛,随着那个向上抬起的手掌虚影,从他体内抬起,一点金光也随之出现,被秦阳握在了手中。 掌中的一点金光,左突右窜,如同一只被困住的飞虫,正在寻找突围之路。 可是这里是残留力量最强的地方,那一点看起来似乎挺强,内含玄妙无穷的金光,真的跟一只小飞虫一样无力了。 秦阳看着掌中的一点金光,越看越是一头雾水。 爬起来的白凛,两眼无神,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 秦阳没理会白凛,手握那一点金光,向外走去。 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镇压的力量稍稍削减了一点之后,那一点金光之中,阵阵诵鸣之声传出。 金色的道纹、符文,随之缓缓的扩散出来,仿若有什么强者在里面苏醒。 秦阳的脸色冷了下来。 这种气息,\b又是来自于神祇。 而且,他听懂了那种诵鸣之声。 “太一。” 上古天庭之中,留下过尊号的古老神祇。 越是向外走,掌中金光溢出的力量越强。 秦阳可以感觉到,这一点金光,要去的地方,就是魁山主峰,魁山正中心的地方。 秦阳缩回了脚步,退回到镇压最强的地方。 看着还在发呆,生无可恋的白凛。 “说说吧,这个是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道!我也不过是一颗棋子!这个东西什么时候留在我体内的,我根本不知道!” 白凛有些憋屈,他认命了,跑是不可能跑得了的,凭一双腿,怎么可能跑得过秦阳可以肆无忌惮的飞行。 更重要的,他没命可借了。 他库存的所有命,都没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条命。 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甚至于,他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在核心的地方活过来。 秦阳到底做了什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秦阳上去就是一个耳刮子,脸色铁青。 “你挖了我的坟!这是生死大仇!” “你已经死了。” “那这就是超越生死的大仇!我秦有德一直与人为善,见到路边有遗骸,都会心生怜悯,替人收殓,最后自己却落得被刨了坟的下场,你说我得有多大怨气!我都被你气的死不瞑目了!” “……”白凛哭丧着脸,也不狡辩了。 想说你可真够不要脸的,可细想一下,竟然还觉得秦阳说的挺有道理的。 说不定秦阳真的是被他气醒了,这都好多天过去了,也没见秦阳爬出来,估摸着秦阳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被人刨了坟吧。 刨人坟被苦主当场抓住了,他竟然都没被挫骨扬灰。 秦阳的确算是脾气好了。 他以前遇到的那些,九成九都会拼着同归于尽,也要弄死他。 “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被人威逼利诱,来到了大荒。 我那天,忽然感觉到,魁山这边有绝世高手交手,又有绝天地通绽放,最后人却都死了,全部同归于尽了。 那你说,我能不来么,我能忍得住么,我忍不住啊。 我……” 白凛说到这,忽然愣住了,他本来就一副生无可恋的脸,顿时变得更加纠结了。 他彻底冷静下来之后,才忽然发现一个问题,他凭什么能感觉到交战的人全死了。 他不应该有这种力量,更不应该这么确定的。 这是,秦阳手里握着的那点金光,在潜移默化的逼着他,改变他的心志,让他不顾一切的来这里。 秦阳看着掌心的金色光点,嘿嘿冷笑了一声。 得,不用问了,一看这货就是个铁憨憨,属于那种被人利用了都不自知,还觉得前面的坑是镶金的,非要哭着喊着跳下去。 抬头看了一眼魁山主峰,秦阳哪里还不知道。 这一点金光,要不是为了嬴帝最后抛弃的力量,抛弃的权柄,那绝对是青天白日见鬼。 他现在也懒得跟这种东西玩了。 直接将其塞到海眼里,丢向了海眼魔石。 眼看金色光球里的力量,不断的被海眼魔石吞噬,被镇压在那里一动不动,秦阳转身离开,也懒得再多看了。 转而继续研究白凛。 “说说吧,你准备怎么化解我们之间的恩怨,刨坟之仇,不共戴天。” “你想干什么,随便吧。”白凛这会儿变聪明了,反正秦阳肯定不是为了弄死他,要真这样,他早就被挫骨扬灰了。 “敞亮!” 秦阳一拍手,骤然伸出一手,一巴掌拍在白凛的脑门上。 白凛面色一呆,脸上的震惊表情还没完全升起,便已经彻底僵住了。 他七窍流血,瞳孔缓缓的扩散,生机全无。 这一次,他连人形都无法保持了,直接化出了鱼头蛟尾,人身六臂的本相。
又死了。 秦阳再次伸出手,这一次,又是两个技能都亮起了。 秦阳果断施展左手的新神通。 “起来吧,龟孙儿!” 金光耀眼,一个白凛的虚影,从尸身之中飞起,越来越淡,直到彻底的消失不见。 再看地上的尸身,连摸尸都没反应了。 秦阳脸上的欣喜,慢慢的化为失望。 “我还以为是英雄不朽……” 原来不是把人复活了? 那刚才为什么能复活了? 他还想着,万一真的是英雄不朽,立刻先回去,叫嫁衣起床。 如今拿白凛实验一下,也只是本着谨慎的原则,多试验几次。 哪想到,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百无聊赖的挖了个坑,将白凛埋在旁边,再给他点了一支灵香。 “你这次是真死了,死的太突然了,人死债消,刨我坟的事,就这么算了。” 坐在坟前,秦阳静静的发呆,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 人生都变得迷茫了。 不多时,一团火焰从远处飞来,临近此地的时候,火焰化作一只火鸟,叼着昊阳宝钟。 “秦有德!你大爷的,你活啦!” 丑鸡丢下昊阳宝钟,咋咋呼呼的扑了上来,围着秦阳飞个不停。 “没活,我坟被人刨了,我被气的死不瞑目,醒过来了!” “不可能!我一直在附近飞,这里又有你的力量镇压,没人能避开我潜入到这里。” 秦阳想到海眼里的新房客,抽空去瞅了一眼。 他生机绝断之后,海眼似乎也有些失控了。 海眼魔石吞噬的速度变快了,这才没一会的时间,那一点金光里的力量,便被吞噬了不少,光辉越来越暗淡。 可是那金光,还要去反抗,越是反抗,海眼魔石吞噬的速度越快。 白凛会跑来这里作死,还能让守灵的丑鸡都没察觉到,绝对是这个东西干的。 秦阳没解释,只是指了指旁边的新坟,嚷嚷着打嘴炮。 “不是我说你啊,你自己瞅瞅吧,人都被我打死,坟头都立好。 也就是我现在死了,脾气越来越好了,搁到当年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我肯定把他的骨灰都给扬了……” 话说到这的时候,秦阳的表情,骤然僵在了脸上。 丑鸡察言观色,到嘴边的嘴炮,也咽了回去,它小心的问了一句。 “怎么了?” 秦阳讷讷半晌,涩声道。 “我还记得,我最初是在青林城背尸体,可是,我现在不记得我第一次背尸体是什么情况了。 我忘了……” “可能是时间太久远了吧。” “你不是我,你不会懂的,我忽然出现在那种环境下,第一次背的尸体,绝对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事。” 一个从和平安稳的世界,穿越到这种地方的人,不可能会忘掉这种事的。 秦阳想了想,拿出纸笔,唰唰唰的在上面鬼画符,写着丑鸡完全看不懂的符号。 几张纸写满之后,秦阳一脸难看的丢下了笔,他写不下去了。 不记得公式了。 继续去思考,继续去挖掘,秦阳发现越来越多的东西,他忘记了。 他还记得血喇嘛,记得血喇嘛最初是一块玉蝉,可是他不记得这块玉蝉是怎么来的了。 他还记得当年在林风号上,有一个做烤肉巨好吃的大厨,是一个异族,可是现在,他不记得对方具体是什么种族了。 他还记得看过的一本游记里,记载了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可如今,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是那本游记里看到的。 忘了。 好半晌之后,秦阳睁开眼睛,心里尤为复杂。 现在,他才感觉到,他真的已经走在了死亡的道路上了。 只不过他太强了,才不会立刻哏屁。 他没法再补充力量,天地灵气再也无法吸收,只能用库存的力量。 他的记忆,开始一点一点的化为虚无。 再这么下去,他会跟那些不祥一样,最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只留下一个躯壳,被死都无法释怀,无法忘记,无法舍弃的执念驱使。 这就是大佬的死亡过程。 将那转瞬即逝的过程,拉长了无数倍,但绝望的感觉,却也被不断的放大,直到最后变成歇斯底里的疯狂。 秦阳枯坐在那里,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 他可以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甚至可以接受再也无法吸纳灵气,无法运转功法炼化灵气提升修为。 唯独无法接受,他这一生的记忆,曾经的经历,一点一点,无声无息的淡去,消散。 他现在已经不记得,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劫后余生,是怎么样的感觉。 他现在最强烈的愿望,便是留下曾经的一切,好的坏的,统统都要。 当这个念头升起的瞬间,秦阳看向了北方。 他受到了指引。 眼前仿若幻化出一片死寂的世界,一片死寂的沙滩,灰黑色的海浪,缓缓的拍打着海岸。 幻象转瞬消散。 秦阳却明白了,他需要去那里,才能保住他不想丢掉的东西。 那里才是他的归宿。 冥凰墓地所在的死亡世界。 站起身,秦阳振奋了精神,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能找点事做了。 不然的话,死了之后,整个人都废了。 “丑鸡,走,我们离开了。” “干嘛?” “这次要走,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既然来过,留下过痕迹,又如此在意那些痕迹,那就来一次正儿八经的告别吧。 正好,这样以后,也没人能刨我的坟了。 该有的流程,还是要有的。 我要给自己办个葬礼。” …… 秦阳走出了魁山,一路上,看到有人陨落,就会上去,将对方超度,要么就是继续试验新技能。 不断的开发新技能,他还是希望新技能是反向超度。 但是,试验的结果很不理想。 有时候,效果跟超度差不多,但是偶尔还有一次,竟然还真的把人复活了。 那人不过灵台修为,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秦阳百思不得其解。 一个月之后。 消息传遍天下。 幽灵船长、天下第一富豪、大嬴礼部侍郎、新帝登基的幕后主使、南蛮第一魔宗黄泉魔宗崔老魔之徒,当世魔宗第一高手,大燕一字平肩帝…… 还有没有宣告天下的其他身份,黎族少主之类的。 秦阳,秦有德。 陨落了。 三个月之后,葬礼在五行山举办。 至于为什么是五行山获得了承办权,纯粹是五行山人多势众,地盘又大,又有丰富的承办各种大型聚会的经验。 再加上本身拳头足够大,能镇得住场子,还不是神朝官方,哪怕是不想跟大嬴官方扯上关系的人,也可以随便来。 最合适不过。 消息一出,各方云动。 有关系的,没关系的,都开始往五行山赶。 三月之期临近,秦阳坐在云端,看着热闹非凡的五行山,不禁感叹。 这些年还算是没白活,硬生生的把人设保持到了死后,那这人设就不止是人设了,那是百分之百的真诚,谁敢反对? 什么是人品,看看来参加葬礼的人就知道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