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契约灵兽苏媚

作者熊猫胖大 全文字数 7736字

“哼!强来不成,就智取。”狐狸精冷笑。 蛇妖男心中一动:“夫人,你是想……” “我的回梦可是最喜欢对付这些人族强者的。”狐狸精媚笑道:“看我的手段。” 狐狸精对着怀里的小狐狸耳语几句,小狐狸摇摇尾巴,从狐狸精怀里跳下来,然后朝凌池和赵灵儿跑了过去。 赵灵儿看到小狐狸,眼睛一亮,高兴地蹲下来伸出手:“好可爱的小狐狸,来,到这里来。” 小狐狸凑到赵灵儿跟前,伸手舔着她的手,尾巴不停地摇晃。 “嘻嘻,好可爱。”赵灵儿从怀里掏出一包手撕牛肉干,喂小狐狸吃。 小狐狸闻到牛肉干的香味,尾巴摇晃的更起劲儿了,张嘴咬了一口。 “汪呜——” “叮,征服高级蓝色食客苏媚的胃,食客等级过低,不计入征服次数。掉落高级蓝色菜谱——媚如狐、柔如蛇。” “媚如狐、柔如蛇:高级蓝色菜谱,狐媚+2,柔韧+2,有效次数三次。” …… 赵灵儿眨了眨眼睛,看着在自己怀里吃牛肉干的小狐狸,怎么也想不到它爆出的菜谱居然这么奇异。 狐媚和柔韧…… 凌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我喜欢。 就在两人盯着小狐狸和菜谱的时候,狐狸精悄悄地对两人释放了回梦。 “唔……”赵灵儿揉了揉眼睛,道:“好困。” “困?”凌池看着赵灵儿犯困的样子,扭头看向狐狸精。 狐狸精心中一惊:竟然没用!? “呵……”凌池冷笑一声:“人无伤虎意,虎有吃人心。我明明给你们机会了,你们却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了。” “不好!”见狐狸精施法失败,蛇妖男大吼一声,抄起巨大的血色镰刀,将所有妖气汇聚其上,斩了下去:“弦月斩!” 嗖的一声,风火雷出鞘,将蛇妖男这一记‘弦月斩’斩了个粉碎,随后两道雷霆对着蛇妖男和狐狸精当头劈下,二妖连闪躲都做不到,当场被劈个正着,惨叫一声,双双倒地。 “汪汪——”小狐狸大叫着朝二妖跑去,挡在二妖身前,眼睛里带着浓浓的愤恨。 回梦失效,赵灵儿也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知道自己中了暗算,十分生气地道:“师父已经决定放过你们了,为什么还要暗算我们?” “是……是我们错了,求……求你们……放过我们。”蛇妖男再次求起了饶。 “放过你们?”凌池冷笑:“我已经放过一次了,如果我再放,岂不是证明我是白痴?” “是……是我要暗算你们……和相公无关……”狐狸精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中的挣扎:“要杀就杀我……相公和我女儿是无辜的。” “汪汪汪——”小狐狸似乎知道了父母被攻击的原因,立即叫了几声,跑到凌池脚下不停地蹭着他的裤腿,似是在乞求他的原谅。 凌池低头看着它,道:“小狐狸,如果我把你抢走,让你和父母骨肉分离,你会恨我吗?” 小狐狸动作一顿,汪的叫了一声。 “但是你父母却抢走了十几个别人家的女儿,你说她们会恨你的父母吗?”凌池追问。 小狐狸蹲坐在地,无言以对。 “原本,你父母放了这些女孩,我还可以既往不咎,但你母亲却要暗算我们,如果我们真的被暗算,你说,现在是什么情况?”凌池再问。 小狐狸低垂着头,不敢回答。 “所以,我杀了你父母,你觉得有问题吗?”凌池问道。 小狐狸急忙摇头,汪汪直叫,眼睛里充满了焦急,因为害怕,眼泪也流了下来。 “你不想父母死?”凌池问道。 小狐狸汪的一声,蹲坐在地,前爪不停地作揖,眼含乞求的看着他。 “你不想父母死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你也要知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如果不让你父母付出代价,我是不会饶了他们的。”凌池说道。 “愿受大侠惩处。”蛇妖男趴伏在地:“只求大侠饶我们一家不死。” “放心吧!”凌池淡淡地道:“我不会让你们死。” 蛇妖男和狐狸精松了口气。 “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蛇妖男和狐狸精心惊肉跳。 还不如死了算了。 “汪汪……”小狐狸用力蹭着凌池的裤腿,用乞求的眼神为父母求情。 “我会打落你们的修为。”凌池淡淡地道:“既然你们不珍惜修炼得来的成果,那就重新回去修炼一回。若痛改前非,自会有重修人身的机会,若就此沉沦,那就怪不得我了。” “不要!”狐狸精叫道:“我不要再变回原形,我修炼了两百年才有今天,再也不想变回去了。” “那可由不得你。”凌池运转太极神功,瞬间将狐狸精的两百年修为吸了个一干二净,没有了妖气,狐狸精瞬间变回原形,一只火红色的狐狸。 “夫人!”蛇妖男悲痛万分,早知如此,他之前一定会阻止狐狸精暗中施法。 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悔不当初。 “轮到你了。”凌池看着蛇妖男:“你还有什么话说?” 蛇妖男满脸悲愤:“我能有什么话?不过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罢了。” “你说的对。”凌池淡淡地道:“所以你们这些妖魔鬼怪永远都不是人族的对手,因为人族比你们聪明多了。” 话音方落,蛇妖男修为被一吸而空,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蟒蛇。 “汪——”小狐狸叫了一声,跑到父母身边,守护着他们。 赵灵儿看到这一幕,道:“师父,小狐狸是无辜的,放过它吧!” 凌池点点头:“这小狐狸孝心可嘉,便饶它这次。” 赵灵儿松了口气,看着眼前的巨蟒和狐狸,道:“妖族修行不易,如果就这么放任他们不管,不知会不会半路夭折?” “放心吧!”凌池微笑道:“这蛇妖和狐狸精资质不错,若是能改过自新,为师可以把它们送去琼华派造妖塔,让它们安心修行,日后化形而出,也可作为琼华派的契约灵兽。” “造妖塔?”赵灵儿愕然。 “嗯。”凌池说道:“蜀山派有锁妖塔,囚禁天下妖魔鬼怪,而我琼华派则有造妖塔,将生性善良的妖魔鬼怪送入其中,每日里吸收仙灵之气,日月精华,待化形而出,便可成为琼华弟子的契约灵兽,守护琼华弟子。修为高强的,则可以成为琼华派护山灵兽,享受琼华派长老的待遇。” 听完这番话,赵灵儿和苏媚的眼睛都亮了。 “汪汪汪——”苏媚摇着尾巴在凌池裤腿上蹭来蹭去,似在感激他。 凌池微微一笑,把小狐狸抱起来,抚摸着她的皮毛,道:“你这小家伙倒是机灵。” 顿了顿:“现在给你个机会,是跟在我身边?还是和你父母一起去造妖塔?” “嘶嘶~~~” “汪汪~~~” 蟒蛇和狐狸都叫了起来,似在请求凌池,让女儿跟在他身边。 凌池的话,他们都听到了,琼华派造妖塔的名声,他们也听说过,只是他们一直不认为自己能进去,毕竟他们都已经化形了,而且没做过任何好事,也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善良的妖怪,而现在,凌池给他们夫妻这个机会,自是感激异常。 但造妖塔再好,最终还不是为了和琼华派弟子签订契约,成为保护琼华弟子的灵兽,最好的结局也是成为琼华派的护山灵兽而已,但那只有极少数的强大妖族才做得到,以他们夫妻的资质和能力,还是觉得做个契约灵兽靠谱。 而自己的女儿就不同了,因为是狐蛇混血,自幼便有着强大的妖力和资质,虽然还未化形而出,却已经不逊于江湖上的普通高手。若得名师指点,未来就是成为妖王也未可知。而现在,女儿的机会出现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凌池在琼华派是什么身份,但自始至终展现出来的强大手段,都让他们知道对方必定大有来头,女儿要是能跟在他身边,日夜指点,必然前途无量。 为了女儿的前途,他们在一瞬间放弃了修为被毁的仇恨,拼命催促女儿跟着凌池。 听到父母的意见,小狐狸点了点头,蹭了蹭凌池的脸,又在他脸上舔了舔:“汪!” “聪明的选择。”凌池微微一笑,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符咒,打入小狐狸额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契约灵兽。” 契约灵兽,衔烛之龙传授给凌池的法术,后来凌池将其当做琼华派传承,留给琼华派弟子修炼。造妖塔也是因为契约灵兽的存在而创建,也是因为有了造妖塔和契约灵兽,琼华派的实力才能大幅提升,盖压天下。 不过自从学会之后,除了神兽夫诸,凌池还从未和某个妖族签订契约,原因很简单——看不上。 如今他已是红色巅峰级别,哪怕是许多的神仙都没有他厉害,就更不要说那些妖怪了。为了契约而契约?凌池可不会干这种傻事。 至于为什么契约小狐狸? 那还用说吗!仙二的女主之一,在这部垃圾游戏当中,几乎是唯一的亮点所在。当初玩游戏通关的时候,苏媚就成了他的纸片人老婆。 就像刚刚爆出来的菜谱一样,既有狐狸精的媚,又有蛇精的柔软,谁不想要? 而且妖和人不同,妖是真的很专情,只要爱了,就一定会爱到底。就像雁丘词当中的大雁,一只大雁死了,另一只大雁盘旋不去,最终触地而死。痴情如此,人所不及。 如果用化学来理解,是不是人和妖的荷尔蒙分泌不同呢? 人在恋爱的时候,荷尔蒙分泌旺盛,从而有着很多的海誓山盟,而且是非常认真的状态下发誓,但后来因为荷尔蒙分泌的减少,很多人就变心了。 而妖族是不是一旦爱了,荷尔蒙的分泌就一直是恒定的,所以才会一直忠诚到死? 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性。 反正凌池对妖族,当然是善良的妖族很有好感,而且妖族一般长得都很漂亮。许多被称之为‘妖女’的女人,都是长得漂亮的。 看到师父居然把小狐狸收为契约灵兽,赵灵儿很惊讶:“师父,你怎么会……” “也许是投缘吧!”凌池抚摸着小狐狸,微笑道:“不觉得它很可爱吗!”
“是很可爱。”赵灵儿点点头,摸了小狐狸两下,道:“只是没想到师父会和它签订契约。” “到了为师这种境界,追求的就不是合情合理,而是感觉了。”凌池把小狐狸送到赵灵儿怀里,道:“为师把这两个妖怪送去琼华派,灵儿你辛苦些,送这些少女回家吧!” “嗯。”赵灵儿点点头:“师父放心,灵儿一定把她们平安送回家。” “我相信你。”凌池微微一笑,抓起蟒蛇和狐狸,御剑破空而去。 …… 当凌池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以后了,此时隐龙窟的女孩都被赵灵儿送回了家,正抱着小狐狸在庭院里等候。 看到凌池回来,赵灵儿高兴地挥挥手,道:“师父,你回来啦!” “回来了。”走到赵灵儿面前,摸摸她怀里的小狐狸,问道:“都送走了?” “全都安全送回了家。”赵灵儿嘻嘻笑道:“她们的家人都很感激师父呢!” “帮助人的感觉是不是很快乐?”凌池笑问。 “嗯。”赵灵儿点点头:“看到那些人发自内心的感激,灵儿觉得很快乐。” “这就对了。”凌池说道:“助人为快乐之本,只要自己有能力,对方又是值得帮助的人,那就多帮一些。一时帮人一时爽,一直帮人一直爽,用这种心态去面对苗疆的问题,是不是觉得轻松了很多?” 赵灵儿眨眨眼睛,若有所思。 “这些问题慢慢想就好。”凌池看着偌大的地下园林,道:“建设的倒是不错,毁掉就太可惜了。” “师父,你想?” “用阵法封印起来吧!”凌池说道:“以后他们要是回来,也有个住处。” “汪汪……”小狐狸摇起了尾巴。 “你还真奇特。”凌池挠挠小狐狸的下巴,道:“叫声跟狗似的。” “汪呜……” “还生气了。”凌池呵呵直乐。 赵灵儿笑道:“师父,你就别逗苏媚了,快把这里封掉吧!” “嗯。” 不久,凌池用阵法将整座隐龙窟封印起来,然后将破解和操控的方法输入一块玉简之内,最后用小狐狸的血将其封存。这样一来,就只有小狐狸的直系血亲才能感应到玉简的存在,并将其打开。 “万无一失。”凌池拍拍手,看着用舌头舔后腿的小狐狸,道:“伤口已经恢复了,还舔什么?” 小狐狸汪的一声,眼神有些幽怨。刚才凌池不问青红皂白就在它后腿上来了一针,虽然伤口瞬间就愈合了,但那股疼劲儿可没那么容易消失。 “好了,腿毛又没什么好吃的,给你吃小鱼干。”凌池拿出一包深海养殖的麻辣小鱼干,抽出一条送到小狐狸嘴边。 小狐狸闻了闻,一口咬了下去。 “汪呜~~~~” 麻辣的味道充斥口腔,小狐狸升天了。 …… 原本凌池想带赵灵儿回苏州,但赵灵儿却摇了摇头,道:“师父,之前送几个白河村的人回家,灵儿发现白河村正在闹尸妖瘟疫,灵儿想帮帮他们。” “哦。”凌池皱皱眉,道:“这天下的妖魔鬼怪总是涤荡不清,修仙门派的活动还是不够频繁。” 赵灵儿道:“其实妖魔鬼怪对人族造成的伤害,又哪有人族自相残杀来的厉害呢!” 凌池有些意外的看着赵灵儿,突然觉得她成熟了许多。 是女娲血脉要觉醒了吗? 凌池点点头:“灵儿说的不错,比起妖魔鬼怪,最可怕的其实是人。” “啊,没有啦!”赵灵儿道:“坏人总是少数中的少数,妖魔鬼怪也是一样,但所有生灵都会记住其他种族恶的一面,却不会记住其他种族善的一面,灵儿觉得万物生灵应该促进相互的了解和尊重,只有这样才能天下安宁。” 凌池呵呵笑道:“这不是为师一直教你的理念吗!怎么反倒拿出来教师父了?” 赵灵儿吐吐舌头:“一时有感而发。”顿了顿:“以前年纪小,总是不懂师父所说的深意,但这几天,灵儿却懂了许多。” “这就是成长。”大手在赵灵儿头发上轻轻抚摸:“灵儿长大了。” 赵灵儿脸蛋一红,道:“师父,我们去白河村吧!” “好。”凌池点点头:“消灭邪恶的生灵,便是我琼华派弟子的使命。” “嗯!” …… 虽说天色渐晚,但赵灵儿并没有休息的想法,两人一狐第一时间赶到白河村,见到了白河村的村长——韩医仙。 韩医仙是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有着一手不俗的医术,自从尸妖瘟疫爆发以来,韩医仙自家的医馆就人满为患,让他忧心忡忡。 而前些日子,村中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又被妖怪抓走,就更是让他的焦虑雪上加霜。许多村中的百姓都忍受不了,动了搬迁的念头,而就在此时,一个少女将数日前被抓走的村中少女都救了回来,让村里人惊喜不已。 得知这名天仙般的少女竟是琼华派弟子,韩医仙知道村子有救了。 少女得知了情况之后,就保证回去禀明家师后,会和家师一起来除去尸妖的隐患。 果不其然,天还没黑,少女就带着她的师父来了。 虽然她师父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但韩医仙不敢有半分轻视。毕竟是修仙门派的人,驻颜有术者不知凡几,只看表面,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年龄。 “敢问这位剑仙高姓大名?”韩医仙恭敬的问道。 “凌池。”凌池说道:“凌云壮志的凌,酒池肉林的池。” “呃……”韩医仙愣了下,道:“剑仙的名字……甚为别致,嗯,甚为别致。” “我的名字如何就不必说了。”凌池问道:“听说你们这里闹起了尸妖?” “是。”韩医仙点点头,道:“其实我们白河村只是处于蔓延的边界,真正闹尸妖的是黑水镇,据说那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凌池眼神一冷,道:“黑水镇在哪?” “出村后向北,有一条岔路,往西北是玉佛寺,往东北就是黑水镇。”韩医仙说道:“据说玉佛寺的智修大师十分厉害,若是求他帮忙……” “不必了。”凌池转身对赵灵儿道:“灵儿,我们走。” “嗯。”赵灵儿点点头,对韩医仙道:“韩大夫放心,我们很快就会解决掉那些尸妖的。” “但愿如此。”韩医仙道:“灵儿姑娘多保重。” “会的。”赵灵儿抱着凌池的腰,御剑破空而去。 韩医仙看到这一幕,震惊道:“果然是剑仙!看来这次真的有救了。” …… 出村的西北方,赵灵儿见凌池走的方向不对,道:“师父,你走错了,那边是玉佛寺的方向,黑水镇在东北方。” “没错。”凌池说道:“先去把这个自称为智修的小妖怪抓起来。” “啊!?” 赵灵儿震惊时,二人已在玉佛寺降落,之后,凌池将装神弄鬼的智修大师一顿暴揍,打得他不得不现出原形,原来是一串玉佛珠,而且是一串大有来头的玉佛株。 “我乃达摩法师所持佛珠所化,已经修行九百九十九年了。” “呀!”赵灵儿惊呼一声:“竟然是达摩祖师的佛珠!这么说,你已经有千年修为了,怎么还没有修成正果?” “因为走歪了道。”凌池说道:“我问你,你为何自甘堕落,依仗法力逼人落发出家,迫害村民?” “我……我只是让他们当和尚又不是逼他们做坏事。佛经曰:普渡众生。又曰:人人皆有佛性。所以我想,如果我能让很多很人成为佛门弟子,佛祖看到了一定会很感动,就会来接我到天界,成为佛……” “???”赵灵儿听的一脸震惊。 凌池拍了下玉佛株,问道:“这是谁教你的歪理邪说?” 玉佛珠道:“我……我……我读佛经想到的。” 赵灵儿听不下去了,道:“修业之本在于舍己助人,佛曰:无我乃舍己,佛曰:慈悲即助人。而你所作所为却背道而驰,自毁功德。枉费你有千年道行,竟只有孩童般的智慧。如此下去只怕向佛未果,反而先堕魔道。” 玉佛珠惊啊一声,突然变成一个身穿蓝色僧袍的小和尚,跪在地上向赵灵儿磕头:“菩萨!你是菩萨!” 赵灵儿顿时手忙脚乱:“你……你别这样,我不是菩萨。” 玉佛珠却不理会,兀自哽咽:“呜……我太感动了,从来都没有人教过我这些道理,求求菩萨收我当弟子。” 赵灵儿连连摇头,道:“这些道理是师父平时教我的。”扭头看着凌池,道:“师父,你也说两句啊!别让他这样。” 凌池呵呵一笑,道:“有什么不好?让他将功折罪好了。我们正要去降伏尸妖,这小不点也许派得上用场。” 玉佛珠打蛇随棍上,连忙道:“好好好……!让我跟着您,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操纵尸妖,我可以帮您们找到他,山下那些尸妖大多是从黑水镇北方的乱葬岗来的,那里有一座隋朝的将军墓,‘赤鬼王’就躲在那地底下的血池中,他用邪法操纵死尸吸食人血,供他修炼魔功。” “原来如此。”赵灵儿秀眉微蹙,道:“好吧!既然你有心……从今以后,你就以原形面貌跟着我吧。以后你就叫做‘小石头’吧!我唤你的名字时你再出来。” 小石头大喜过望,连忙磕了个头:“是。”随即变回佛珠的样子,道:“主人,请将我配带在身上,我可以增加您的法力,还可以替你抵挡墓**的阴气。” “嗯。”赵灵儿将玉佛珠戴在手腕上,果然感觉体内的法力一阵升腾、翻涌,瞬间壮大了不少。 “好神奇。”赵灵儿闭目感受片刻,惊叹道:“不愧是达摩祖师的佛珠。” 凌池道:“达摩又怎么比得上女娲娘娘的强大和高贵,灵儿,莫要妄自菲薄了。” 赵灵儿抿嘴一笑:“师父说的是,灵儿受教。” 凌池摸摸她的小脑袋,道:“走了,去黑水镇。” “嗯。” “汪!” ******************* 六千七百多字,求月票,求推荐票,?(′???`)比心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