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章 施舍,怜悯?

我在异界有座城 2720 作者寒慕白 全文字数 2752字

通过日记当中的描述,唐震基本上可以确定,隐藏于修士学院的神灵意识分身,来自于七神之一的公正之神。 如此伟光正的名讳,让凡人相信祂代表着公平和正义,可是暗地里却做着蛊惑信徒的事情。 对于神灵而言,这仅仅是一种手段,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 永远不要用人性来推测神性,否则就会悲哀的发现,这种想法简直愚蠢至极。 预期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意识分身的载体,又或者可以称其为容器。 当然这是邪神降临者的称呼,换成正神的话,就要换一种说法,虽然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可惜那名信徒在日记当中,并没有仔细描述梦境的内容,如此便可以提供一些线索,让唐震更容易锁定目标的位置。 大海捞针般的寻找,肯定会更加的困难,最起码要对学院有着足够的了解。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有些类似于守株待兔,唐震准备尝试一下。 这种办法非常简单,就是伪装成公正之神的狂信徒,看看能否得到意识分身的注意。 只要公正之神的意识分身敢于套路自己,唐震就有办法让祂有来无回,甚至趁机锁定公正之神的虚空神国坐标。 不过是演戏而已,唐震非常擅长。 只要那意识分身还在学院,重复着几百年前的蛊惑套路,就很有可能自动上钩。 或许这就是它的职责,否则没办法解释为何,为何会有神灵的意识分身潜伏于此。 从图书馆离开之后,唐震买了一份简易地图,然后按照上面的指引,前往七大神殿所在的位置。 修士学院专门修建了神殿,方便学员随时前往参拜,而且有着相当大的规模。 在信仰这一点上,学院绝对不敢敷衍,毕竟这里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神灵提供服务。 据传因为学院建在高山顶端,故而更加接近神灵的居所,在这里的神殿当中祈祷参拜,很容易被神灵或神使所感知。 在过去的岁月中,学院不止一次的降下神迹,很多年老的教职员工都曾经见到过。 正是他们的刻意宣传,才让学员越发坚信,这里就是神灵眷顾的土地。 同样因为种种传说,使得神庙的参拜者络绎不绝,其中有很多都是狂信者。 唐震按照地图的指引来到神殿,发现确实很热闹,一座座神像矗立在广场上,表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广场上的神像有数百个,正是七大主神座下的副神,以及各种各样的天使。 中央是一座特殊的建筑,看起来就像是一座七边形的高塔,每一面都是一座大殿,里面供奉着七位主神。 唐震看了两眼之后,慢慢走向了那座高塔,进入了公正之神的神殿。 神殿当中有一座彩塑雕像,材质应该是某种特殊的金属,看起来栩栩如生。 它身穿着一件金色长袍,头上带着古怪的冠冕,手里拿着类似于天平的东西。 在雕像后面的半空中,飘着一颗发光的圆球,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眼睛。 每名信徒进入神殿之后,都有一种被神灵注视的感觉,从而导致信仰变得越发虔诚。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由于神殿里面布置了特殊的符文法阵,被隐藏在一幅幅壁画当中。 学员一旦进入这里,潜藏的警惕性就会被自动激活,但是又达不到示警的程度。 再加上刻意的诱导,才使得学员产生误解,以为自己受到了神灵的注视。 这种装神弄鬼的手段,操作的非常隐蔽,倒也欺骗了无数的学员。 但是在唐震眼中,这种手段简直可笑至极,一眼就被他看穿。
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绝对不影响唐震的表演,他脸上堆满狂热和虔诚,和其他的信徒一样进行参拜。 他还模仿狂信徒的气息,不由自主地散发信仰之力,让人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一名虔诚的信徒。 这样一番操作,只是为了宣告自己的身份,吸引隐藏的神灵意识分身。 一番表演之后,不知道意识分身是否看到,却成功引起了其他狂信徒的注意。 “新来的菜鸟?” 冷冷的声音在唐震背后响起,几名身穿学院制服,身上却多了不少其他装饰的男女,正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他。 修士学院的老学员身上,可以携带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新人菜鸟初来乍到,大都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唐震看着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说话的男子身材瘦长,腰间挎着一把怪异的手枪,他用不急不缓的语气继续说道:“相信你已经体会到,新人在学院当中会过得非常艰难,只因你们不是降魔部队的后代。 在这座学院当中,你们的出身得不到承认,很多学员都认为你们是小偷,窃取了神灵给予降魔部队子弟的福利。 即便是度过了最初的时期,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遭遇各种各样的敌意。 不要想着去投诉,因为学院会告诉你,这是对自身的磨砺。 只要不死人,不造成太大的影响,学院根本不会搭理。 新人在尝过苦头之后,会逐渐变得乖巧起来,想方设法加入各种团体寻求庇护。” 手枪男子说到这里,嘴角挑起一抹冷笑,用高傲并带着施舍的语气说道:“你是公正之神的狂信徒,这让你具有其他新人没有的优势,同为狂信者的我们,会因为伟大的公正之神而给予你相应的帮助。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对外宣称自己是公平之刃的外围成员,这可以让你免去很多的麻烦。” 手枪男子说到这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唐震,似乎是在等待他的激动和感谢。 跟随在旁边的男女,同样是一副施舍的表情,想要看到唐震感激涕零的样子。 唐震冷冷一笑,根本没搭理对方这种带着侮辱性的施舍,而是直接转身离去。 看到这一幕场景,几名男女面色大变。 “混蛋!” “放肆!” “不知抬举的蠢货!” 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和鄙视,刚才还戴着伪善的面具,此刻却已经彻底撕破了脸。 手枪男子在唐震转身之际,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就这样离开神殿,那么在今后的日子里,你会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话里面有威胁,有毫不掩饰的鄙夷,以及带着自嘲的怒意。 唐震缓缓转身,看向几名貌似好心,实际上却是在秀优越感,试图用低廉的施舍,收获免费仆人的男女学员。 我可以保证,你如果再继续废话,马上就会后悔莫及!” 听到唐震的回答,手枪男子眼睛一瞪,再也无法压制心头的暴虐。 “找死!” 他抬起一脚,直奔唐震踢了过去。 唐震的速度比他还快,就在手枪男子抬脚的同时,已经一脚踢在了敌人的胸口。 手枪男子闷哼一声,被踢得倒飞出去,狠狠撞在了神殿的墙壁上。 几名男女学员见状,立刻出手攻击唐震,却发现他们四人相互配合,依旧不是唐震的对手。 几声痛苦的惨叫之后,唐震在一群学员惊愕的眼神中,慢慢走出了神殿的大门。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