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谈生意

我在明朝当国公 8 作者千斤顶 全文字数 3182字

出了聚宝斋的大门后,杨峰心中的火气还是没有消退。看来店大欺客这种事不管哪个年代都会有,这个聚宝斋虽然表面上的服务态度还不错,但骨子里还是将客人分成了三六九等,这种敢对客人冷嘲热讽的伙计要是换做在二十一世纪早就被老板炒鱿鱼了 只是等火气渐渐消退后,杨峰又有些发愁起来,他在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手里这些货到底要卖给谁呢。要知道为了买这批货他可是把这些年的积蓄都砸进去了,如果真砸手里头回去后他非得喝西北风不可。 有些发愁杨峰缓缓漫步在街道上,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那琳琅满目的商铺,虽然他客栈的店小二告诉过他聚宝斋是南京城最大的珠宝店,但杨峰却认为不管什么时候,任何行业都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垄断寡头,聚宝斋虽然大,但要说它没有竞争对手杨峰那是打死也不相信的,毕竟从古至今珠宝行业向来都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怎么可能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果然,沿着铺着青石板的大街走了不到五百米后杨峰又发现了一间名为东来银楼的珠宝店,跟聚宝阁不同的是在这间珠宝店里杨峰想要见掌柜的要求终于得到了满足。 东来银楼的掌柜姓石,长得跟大多数的掌柜一样,白白胖胖的模样,一脸和憨厚的笑容,仿佛随时都能说出恭喜发财的话来,他仔细打量了这个突然找上门来且穿着非常普通的年轻人一会才缓缓说道:“这位客官,不知您来鄙店有何贵干?” 在石掌柜打量杨峰的同时,杨峰也在暗自打量这这名掌柜和周围的环境,听到对方问话后杨峰自我介绍道:“石掌柜,在下祖上乃是汉人,大唐时候举家乔迁到了南洋,经常往返南洋与欧巴罗之间做生意。前段时间打算来大明做生意,但因为遭遇了海盗全船的人货都没了,仅有在下逃了出来,被迫流落金陵以至于衣食无着。如今迫于生计欲将随身携带的一些货物卖给贵店,不知掌柜的收不收呢?” “哦……” 石掌柜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自然不会象一般没见过市面的毛头小子那样轻易相信别人的话,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来者是客,既然您到了我们东来银楼那就是我们的客人,有什么东西就请您亮出来让鄙人开开眼吧。” “当然可以!” 杨峰从随身的皮包里掏出了一面巴掌大的镜子递给了对面的石掌柜。 “咦……这……竟然是镜子?” 对面的石掌柜一看到杨峰逃出来的镜子后脸上立刻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接过镜子细细打量了起来,越是打量脸上越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说实话,玻璃对于汉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物,玻璃镜子的主要原料是石英、长石和石灰石,加热后经冷处理后便成为钠钙玻璃:起折光作用的涂抹剂,其主要成分是汞,也就是炼丹家所称的朱砂,这些东西早在战国时期就出现了。但由于华夏古代的无机化学并不发达,因此也很难把朱砂提炼成纯洁的水银,这也是我国古代人们都用铜镜的原因。 华夏最早的玻璃镜子出现在明朝,它是由来华的传教士从欧洲带来的。这种欧式玻璃镜由于要经历数万里海路,一路颠簸,考虑到易碎且制作困难的缘故,镜面一般比较窄小,便于携带;其镜多用于刮脸剃须,镜面仅够影照局部胡须即可,且价格昂贵,所以在大明镜子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稀罕的货物。 石掌柜将手中的镜子翻来覆去的观察了一番后,发现这面镜子制作相当精美,它的周边由一种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其实就是塑料)包裹着,镜子的后面的刻画着栩栩如生的花草画,镜面异常的平滑,用毫发毕现来形容都不为过,石掌柜甚至可以清晰的看清楚自己面部的每一丝最细微的表情。石掌柜迅速得出了结论,这面镜子的质量要比自己以前见过的镜子要好得很多,第二个反映就是这些镜子肯定会在南京掀起一阵潮流。 深吸了口气,按捺住心中惊讶。石掌柜脸上重新露出了微笑:“客官请恕鄙人无理,适才还未请教客官的如何称呼呢。” 对于石掌柜的举动杨峰心里也是有些感慨,看来无论是那个社会看重的都是实力啊,你要是没有实力人家连你的名字都没有兴趣知道,从自己进店门到现在人家虽然一直笑脸相迎,但直到现在才询问自己的名字,如果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不能引起对方的兴趣,恐怕这位看起来总是满脸笑容的掌柜最多也就是把自己礼送出去也不会询问一句自己的名字的。
“我姓杨,单名一个峰字,山峰的峰。”杨峰扫了眼石掌柜紧抓着那面镜子的手一眼,又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了好几面镜子一一摆放在了桌上说道:“石掌柜,这种玻璃镜子是在下从万里之外的欧巴罗那弄来的,数量大约有上百面左右,不知道石掌柜有没有兴趣将这批货接手呢?” “上百面?” 看着桌上摆放着的七八面款式各异的镜子,石掌柜的脸上终于保持不住那公式化的笑容了,拿着镜子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 如今的大明虽然已经有了镜子,但由于明朝还无法自己制作,全都要靠那些传教士从西方带来。要知道在航海条件还很简陋的时代,每一次远航都可以说是过一次鬼门关,而且镜子又是易碎品,所以每一面到大明的镜子都是价格不菲,南京城的那些贵妇权贵们对于镜子的需求可是很大的,要是能把这批货弄到手对于东来银楼的好处可是很大的。 石掌柜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努力让那个自己表现出平静的表情,故作淡定的说道:“杨公子,您的这批镜子品相很好,我很喜欢,不知您打算如何处理它们呢?” “当然是卖给你们拉?”杨峰笑了:“在下万里迢迢的将东西运到大明不就是拿来卖的吗,不过东西在下是拿出来给您过目了,不知石掌柜打算开出什么价格呢?” 石掌柜想了想,试探着道:“杨公子,鄙人以为咱们可以有两种合作方式。一是您将这批货卖断给鄙店,从今往后这批货就归鄙店跟您无关了。二就是您可以将这批货在鄙店寄卖,卖的银子咱们可以五五分,就看您怎么选择了。” 杨峰不假思索的说:“在下还是选择第一种合作方式好了,只要掌柜的给出一个合适的价钱,这批货就归贵店了,接下来怎么卖那就是您的事了。” 开什么玩笑,第二种方法乍一看好像能够赚到更多的银子。可杨峰又不傻,这里可是大明朝啊,自己孤身一人又无权无势的,把东西寄托给他们卖,那还不是卖多少价钱都由人家说了算,自己一个连路引都没有的黑户就算是知道被人家坑了都没地方说理去,还是第一个方式最适合自己。 “这样也好。”石掌柜仿佛知道杨峰的顾虑,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又详细的端详了桌上的镜子,这几面镜子有三种款式,最小的只有巴掌大小,充其量只能用来照个脸刮个胡子之类的。稍大的约莫有课本大小,最大的那种足有一个枕头大小,看好后他才问道:“杨公子,您的货所有的款式都在这里了吗?” “是的,暂时只有这三种。”杨峰点头道。 “这样啊。”石掌柜沉吟了一下说道:“您看这样成不?这三种镜子最小的我给您十两银子一面,稍大的我给您十五两银子,最大的那种我给您二十两银子一面,如何?” “艹,真他娘的黑!” 杨峰心里暗自吐槽,在来之前杨峰可不是什么功课都没做,他也曾向好几家店铺询问过镜子的价格。有鉴于明朝如今还不能生产出合格的高纯度水银,所有的镜子都是从西方传过来的,数量非常稀少,属于有价无市。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市面上至少开价五十两银子,至于那些篮球大小的那种没有一百两银子根本拿不下来,而且还没有货源,现在这个家伙竟然只给出五分之一的价格,真不愧是奸商啊。 杨峰没有说话,默默的将桌上的镜子放回挎包,站了起来就要离开。 石掌柜一看急了,赶紧拉住了他:“杨公子,您这是做什么?买卖都是谈出来的,您对这个价格若是不满意咱们可以再商量嘛,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 杨峰转过头来直截了当的说道:“石掌柜,我之所以来贵店是因为听说贵店做生意最讲诚信,童叟无欺,看来皆是传言所误啊,连您也会欺负我这外乡人了。” “我……” 饶是石掌柜的脸皮很厚也不禁红了起来,他无奈的说道:“好吧,杨公子您认为什么样的价位比较合适呢?” “最小的一面二十五两银子,大些的三十五两,最大的要五十两银子一面!”杨峰飞快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价位……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