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大帝宫阙

我在黄泉有座房 482 作者过水看娇 全文字数 3524字

看着孟婆都走远了,他重新坐回马车里。 “你这么刺激孟婆子,小心她以后给你穿小鞋!” 看丁小乙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荼荼开口提醒道。 “本来就没少穿!” 他没好气的说道,心里却是真的心疼柴蓉,怎么跟了这么个老太婆,还不如跟我回家呢。 当然这是气话,真借给自己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把柴蓉带回家里去。 这时万一被野女人知道了,那还了得? 想到这,他余光突然看了一眼自己手指上的扳指。 手指扭动了两下后,只见扳指上闪烁起荧光:“主子,您唤我?” “少装蒜!” 旺财这货鬼的很,自己这次要打好预防针,防止他打小报告! “我方才是权宜之计,你要敢打小报告,就等着被我扔进茅坑里去!” “什么??”旺财一副无辜的口吻大呼冤枉起来:“我刚刚被您唤醒,您说的是什么?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 “千真万确!” 丁小乙心里暗松口气,脸上冷笑道:“最好如此,不然……哼哼!” 说完就让旺财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联盟最近的麻烦事多了。 宁尘、昆廷他们也在为了三千张冥钞的奖励,疯狂奔走,目的就是为了拿到灵能精粹的生产方法。 还有海外的灵能开发建设。 一桩桩一件件,没有一件是省心的地方。 而这些事情的背后推手,就是担任蝉001号的魏大军师,不说事事亲为,但也差不了多少,故而绝大部分精力,都分在那些分身的身上,所以待得到丁小乙的允许后,很快就马上沉睡下去。 这时候,荼荼的马车也开始行出驿馆,沿着山路往上走。 路上丁小乙和廖秋不时掀开车帘,看向外面的风景,幽山雄伟壮丽,巍然耸立在幽冥群山之中。 峻峭的山峰直插云霄,在云霄之上,本以为是路会越走越窄。 却不想路况反而并不似他们想象的那样狭窄崎岖。 青石为基,两旁青松绿叶,只是被厚厚的大雪覆盖,说起来奇怪,当走到上面的时候,外面的雪花反而越来越小。 青石路上几乎没有积雪,马车行驶在上面,一点都不费力。 “风景真好啊!” 透过车窗的窗帘,能看到外面万里云海,仿佛置身与天地之间。 这种越过苍穹,脚踏云海的感觉,不禁令丁小乙和廖秋两人一阵心有所往。 “去外面看看!” 廖秋当即拉着他往车外走,想要站在车辕上看的更清楚些。 结果两人刚出去连两秒的时间都没有,廖秋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头钻了回来,抱着车厢里的暖炉,冻的瑟瑟发抖。 只见廖秋头发眉毛上已经结出一层薄薄的冰霜,抱着暖炉直吐寒雾。 “冷……太……太冷了!!!” 这时候,廖秋说起话来都不利索,显然是被冻的够呛。 别看外面一片静好,可真走出去才能体会到,那是一种怎样的酷寒之地。 看廖秋狼狈的模样,实在是被冻的够呛,荼荼只能把他一把拉过怀里,帮他驱散身上的寒意。 暖暖软软的感觉,令廖秋一时眯着眼睛享受起来。 但旋即有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看向车外:“小乙!!” 都这么久了,却不见丁小乙回来,廖秋不禁担心,这小子不会是被冻僵了吧。 不过这时只听车外传来他的声音:“我没事,你继续!” 站在车辕上的丁小乙,其实和廖秋差不多,两人刚从车里出来的时候。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的眉毛、头发上就生出了一层白霜。 不过奇怪的是,自己本身却不觉得冷。 第二元神悠悠哉哉的爬出来,背后九天炉,炉口张开冒出赤、青、黄、紫四色火光,将周围袭来的酷寒给抵消掉。 一时他目光看着远处的云海,只觉得天地广大,心里的烦躁,顿时间也一并烟消云散。 不过看了一阵时间后,他就不得不重新钻回马车里。 第二元神也是有极限的,时间一长,炉里的火光就变得弱了起来,再者自己能受得了,别忘了怀里的【阿吞】也受不了,在他怀里如廖秋一般瑟瑟发抖。 不过【阿吞】是真的抖,秋哥么……呵呵,就不知道他在抖什么了。 荼荼见丁小乙进来,一把将廖秋给推开,指了指前方的树林道:“那边就是回头林了!” 只见远处树林一颗颗古树,笔直高大,片片绿叶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仿佛像是翡翠宝石一样剔透。 但奇怪的是,树冠之上,所有的树叶全然朝着山下的方向生长。
“过了回头林,就是幽山主人的宫阙,到时候规矩就多了,你们可千万小心点,千万别坏了规矩,不然就算是我也未必保得住你们!” 荼荼声音严肃的提醒道。 说话的功夫,就见车马已是行出了树林。 “前面就是了!”荼荼心头一动,目光透过车帘望去。 即便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但每次来到这里时,心里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丁小乙撩开车帘,看着树林逐渐稀松后,一座巍峨宫阙出现在视线中的画面,不禁被惊呆了。 只见远处,宫殿盘绕,一层叠着一层,甚是雄伟,青色巨石为基,大殿红砖青瓦,雕梁画壁,瓦片上被覆盖着一层亘古不化的积雪,久经万古寒风,透出古老沧桑的神秘气韵。 宫殿从下而上,外绕着山峰而建造,犹如一条巨龙张牙舞爪横亘在山体上,在最高峰就犹如青龙巨头仰天长吟。 而在那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座古朴大殿正坐落在龙头之上,仿佛是为龙头皇冠一般,面向幽冥大地,宣告着这座殿堂的主人,是主宰幽冥的天齐仁圣东岳大帝。 “哇!!” 不禁丁小乙,连一旁廖秋都瞪大眼睛,一阵惊呼。 这场面,这规模,不愧是幽冥主宰的宫阙,相比之下,什么十殿阎罗,什么枉死城,简直不值一提。 马车缓缓停下,荼荼见两人不动,催促道:“走啊,下车,到了大帝的宫阙前,你俩还想坐车进去呢?” “厄~~”廖秋和丁小乙相视一眼,只好硬着头皮走下车。 说来也奇怪,两人已经做好冻成狗的准备了,结果真的下车后却发现并不是那么冷。 “宫阙周围有三十六个铜炉组成的赤阳阵,只要你们作死,往那边龙顶上爬就行。” 荼荼指了指远处酷似龙头的山顶,向他们解释起来。 “大帝就住在哪里么??” 廖秋眯着眼睛看着远处山顶,不禁开口询问道。 荼荼点点头:“龙顶的归冥殿,正是大帝寝宫,非的诏,不得进,上面没有赤阳阵供暖,别说你们,就算是我在上面也冷的受不了,昨天糟老头他们几个在上面跪了一天!” 说到这里荼荼目光看向丁小乙,意思是你可千万悠着点。 三人沿着侧门小路往里面走。 口站列着威风凛凛的卫兵守卫,这些鬼兵鬼将,面色如铁,双瞳中冒闪着幽冷的磷火,仔细扫视着每一个进出者。 丁小乙刚靠近,就见周围鬼兵的目光瞬间全部锁定在他的身上。 被这些家伙的眼神盯着,即便是自己也是心头一紧,感觉全身肌肉都一下僵硬起来,连动一下手指都难。 恐怕光是这些守卫的实力,就比纣夷这些家伙,高出十倍不止。 荼荼走在前面见状,冷声向为首的鬼将道:“他是丁小乙!” 听到丁小乙三个字后,鬼将空旷的眼窝里,闪烁过一抹荧光,一时看向丁小乙的目光变的柔和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居然觉得,连带着周围守卫看向自己的眼神,都一并软化了下来。 不过他也不敢多想,赶忙低着头跟在荼荼走进大门。 “公子留步!” 一声轻唤声从三人身后传来,回头一瞧,居然正是昨夜在驿馆时,那个来请自己的侍女。 只见她点着碎步,走到三人面前,先是弯身向荼荼行礼:“给神荼请安。” 荼荼知晓这个侍女的来历,一时点点头:“有事?” “我家主人请这位丁公子,前往侧殿一叙。”说完侍女转过身来,向他说道:“公子昨晚的酒,今天也该醒了。” 丁小乙没有回答,而是先把目光看向荼荼的面具上。 毕竟来的时候,就说好了,一切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 “嗯……公主相邀,不敢不去,小乙我们在这里等你,你去吧,速去速回。” “公主!!” 丁小乙心头一惊,听名头就知道对方来历吓人,连荼荼都要卖个面子给她。 但自己和公主又有什么关系,什么事情,要一次两次的来问他?? 困惑中,就见荼荼点了点头,示意不会有危险后,他便跟着侍女往侧面的宫殿方向走。 待跟着侍女走到侧面偏殿前,远远的就见前方立着一面屏风,一个女子,脸上带着面纱,在身影隐在屏风之后。 一路上他还在猜想,这位公主究竟要问自己什么问题,不过待看到这面屏风后,熟悉的画面铺面而来,心头暗道:“咦!难道是她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