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作家和指纹

我就是超级警察 532 作者李氏唐朝 全文字数 5727字

对于警察的发型来说,似乎板寸才是标准,但是正式警察的发型,原则上是没有太多要求的。 只要让人看着精神爽朗就好…… 当然像东亚H国那种帅出天际,刘海能遮住双眼的情况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卧底警察倒是没那么多要求。 但是警校生不同,从进入警校开始,首先要迈过的就是理发关,所有警校学员都必须“剃光头”。 当然这里所说的光头,通常指极短的板寸。 这点倒是和军人有着相同之处…… 军人行军打仗,尤其是战时,通常必须要剃完光头才能上战场,战时头部受伤,才能第一时间进行手术。 所以高位职业的从业人员,通常都是板寸发型,给人一种硬朗的表现。 可是近几年由于影视明星的带头作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选择剃板寸。 有句俗话说的好,是不是帅哥,理个板寸头就知道了。 发型可以遮瑕,但是板寸更能体现男子气概。 何俊超就是因为脸型不好,所以喜欢留长发,可冬天起床困难,发型难打理。 所以何俊超经常是顶着呆毛来上班的,鸡窝头也常常是大家调侃的对象。 不过出勤还好,有警帽遮瑕。 但是这些年,许多警察都不太喜欢戴帽子,主要是嫌麻烦。 但是不得不说,警帽确实是可以统一精气神的不二选择。 像顾晨和卢薇薇就喜欢戴着警帽去执法,头顶国徽,代表着浩然正气。 “何俊超。”王警官走到他身边,右手在他头上揉了揉道:“中午吃完饭,赶紧去理个发,你这样整天顶着呆毛来上班,真的很影响三组的整体颜值。” “没那么夸张吧老王?”何俊超抓了抓头发,立马雪花飘飘,头皮屑在空气中飞舞起来。 “你看看!”王警官像提小鸡仔一样将何俊超拎起,然后飞起一jio,将何俊超踹到一边,并大声的道:“就这你还不理发?” 王警官环顾一周,又道:“三组的都听好了,我知道这些天大家工作辛苦,但是像何俊超这样的发型,看得就让人颓废。” “所以今天大家在吃完午饭后,头发长的,统一剃成板寸头,大家明不明白?” “知道了。” “又理发?很冷的。” “得!既然大佬发话,那就去理发吧。” 三组新老同志回答的稀稀拉拉。 回到座位上的何俊超,顿时咦道:“我说老王,那总得有个标准吧?” “标准?”王警官目光回到了顾晨的身上,这才指着顾晨道:“顾晨就是标准,所有人剃成顾晨这样的。” “啊?那岂不是太亏了?”何俊超当时就不干了,有些抱怨的道:“谁都知道顾晨长得帅,可以驾驭各种发型,可长得一般的人就没活路了吗?剃他这种发型,那我们岂不是更丑了?” “对啊,我们修修边幅就好了吧?”又有老同志在抱怨。 王警官则是没好气道:“咱统一起来,不打折扣,以后就理顾晨这种发型,我要让赵局看看,看看咱们三组的精气神。” “还有,那几个发福的是怎么回事啊?在刑侦三组还能长胖?这说明给你们安排的工作还是不多啊,这个月赶紧减下来。” “王师兄。”一名见习警顿时叫苦道:“这的时候人一旦压力大起来,也是会发福的,并不是工作不够多。” “就是啊,在咱三组,还有偷懒的机会吗?概率渺茫到可以忽略不计吧?” “呵呵,也可能是食堂的黑暗料理太好吃了,把咱都给养肥了,听说康师傅最近又研究出几道新的黑暗料理,今天中午就会上市,啧啧,可有的吃了。” “好了,我知道了。”王警官走到办公室中间,这才又道:“今天就一个要求,理发,下午我会来检查,要是看见边幅过长的,我就借把电推刀过来,亲自帮你们理,可别到时候叫苦连天的。” 一听王警官发话,大家顿时也不敢懈怠了。 要说让老王理发,那还不如去寺庙当和尚。 …… …… 中午,芙蓉分局食堂。 康师傅所研究的黑暗料理可能是失败了,不少人打完菜吃过之后,也是叫苦连连。 感觉大家都上当了,有种充当了康师傅研究菜品的小白鼠角色。 康师傅经常会研究一些特色黑暗料理,自己尝尝还不错,就会立马推向食堂。 从大家品尝过程中的各种表情变化就可以判定,到底是需要继续推出还是就此打住。 所以每到菜品出新的时候,康师傅都会坐在食堂的角落里,静静观察着食堂里“小白鼠”们的一举一动。 顾晨、卢薇薇、袁莎莎还有王警官,四人整理材料时间久,所以也是最晚下班,最晚到达食堂的。 见食堂里,大家一个个苦闷的表情,人精的卢薇薇立马秒懂,赶紧提醒大家道:“看来康师傅的第10次尝试新品又失败了,大家记得不要打那些看上去稀奇古怪的饭菜。” “老康也真是的,咱们又不是小白鼠。”王警官摇着头,拿起叠放的餐盘。 上次就因为处于好奇,打了一份康师傅最新出品的黑暗料理,结果王警官整个下午都累瘫在厕所,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所以从那之后,王警官也开始变得精明起来,每次得到康师傅又要推陈出新的时候,就会故意带着三组的大家加班加点,把排队的时间耗过去。 这样一来,小白鼠们前赴后继,而自己得是看风使舵。 打完饭菜,四人找到一个空余的位置,随意而坐。 这时候,聂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在顾晨的身后,右手轻轻拍打了一下顾晨肩膀:“顾晨哥哥。” “小雨?”顾晨扭头看着她,笑笑:“好久没见了,最近在忙功课吧?” “差不多吧,不过我最近想写一本小说。”聂小雨说着,便自来熟的走到顾晨身边,用屁股将王警官挤开,这才坐到了顾晨的身边。 “写小说?这么厉害的吗小雨?”袁莎莎也是惊讶不已,感觉聂小雨有点意思。 聂小雨则是干笑两声,赶紧摆摆手谦虚起来:“还好吧,我们班里在写小说的就有几个,不过她们写的都是甜宠文,我不想写这种类型。” “那你想写什么?”卢薇薇问。 “想写一本背景设在19世纪晚期的小说,然后在那个年代的发生的一些事情。” “哟?”还不等聂小雨把话说完,王警官直接打断道:“可以啊小雨,你这是要写历史文?” “历史不历史无所谓,就是想写以那个年代为背景的一些故事,因为小时候听我爷爷那辈人说过一些,感觉挺有意思的故事挺多。” “所以我像整理一下,写一本短篇小说,参加网站最近的征文比赛。”聂小雨说。 “可以啊。”顾晨放下筷子,第一个赞同道:“参加征文是好事,我支持小雨。” “那我也支持你。” “我也是。” 卢薇薇和袁莎莎也赶紧道。 一时间,大家都竖起大拇指,感觉聂小雨有点厉害的样子。 只有王警官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要说写小说有多难?明眼人都知道。 王警官就曾经在高中时期开始写作,结果连扑10本书,最后气得王警官直接封笔不写了。 所以听着聂小雨萌生写书的想法,王警官嘴上支持,其实心理还是酸溜溜的。 “小雨啊。”王警官扭头看着她,问道:“你这这么久远的故事,那是现实主义吗?”
“肯定是啊。”聂小雨顿时扭过身体,一本正经的道:“我就想写一本关于那个年代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里面的内容吧,主要讲一个非常厉害的侦探,周旋在各大势力之间的故事。” “但是,19世纪晚期有哪些法医鉴识技术?我也不是太清楚,为此我还一直设法寻找法医鉴识历史的相关资料。” “可是,最后仍然是一无所获,我能找到的鉴识和犯罪相关的著作,最早只到20世纪30年代前后。” “更早的话……那就再也找不到了。”说道这里,聂小雨这才抬头看着王警官,说明来意道:“王警官,你平时看书多吗?” “还好吧。”王警官顿时放下筷子,淡淡说道:“且不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吧,但是起码基本的知识还是懂的。” “那你知不知道,19世纪晚期可能会有哪些鉴识工具?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聂小雨眨巴着眼问。 “这个……”王警官直接呆了一下。 原本也就是在聂小雨面前随便一说,可没想到聂小雨的问题有些跨时代,而且还特别的较真。 19世纪?多么遥远的年代啊,王警官瞬间傻眼了。 合着你聂小雨写小说是认真的? “你不知道?”聂小雨先是一问,随后立马又摆摆手道:“也是,其实我也没打算问你的。” “呵呵,小雨啊。”王警官嘿笑着脸,整个人也是尴尬的不行,赶紧解释道:“这你说的时间太遥远了,这种知识怎么可能有人知道呢,或许有吧,但能记住的就很少了,咱们芙蓉分局根本没有。” “真的假的?”聂小雨不信,转身又问顾晨:“顾晨哥哥,你说呢?” 顾晨看了眼王警官,表情略显淡定道:“小雨,你之所以很难找到20世纪以前的法医鉴识工具,那也是肯定的,因为当时还是非常少见的,因为法医鉴识是一门现代科学。” “这样啊?”聂小雨频频点头,这才道:“我就说嘛,找这么多资料都找不到,可是,我要是用现代法医鉴识来写那个年代,会不会有矛盾?或者严谨?” “那倒不是。”顾晨摇了摇头,这才缓缓放下筷子,认真解释说:“不过倒是有几项例外。” “嗯?”聂小雨不解,呆头呆脑的看着顾晨,随后赶紧掏出自己的小本本,翻开之后问顾晨:“你是指哪方面?” “对……对啊。”袁莎莎整个人也是呆了一下,赶紧问顾晨:“顾师兄,这种年代,好像挺难分辨法医鉴定手法吧?你说法医鉴识是一门现代科学,难道没有源头吗?” “也是有的。”顾晨顿了顿,开始利用自己的专精级记忆力,努力回忆起之前所翻阅的资料。 脑海中,各种闪电在各种脑部细胞中撞击,瞬间让顾晨能够想起之前的内容。 顾晨眸子一瞪,说道:“你可以尝试写关于毒物学的东西。” “毒……毒物学?”聂小雨一呆,赶紧在笔录本上记录下来,继续问顾晨:“,顾晨哥哥,这个是那个年代的东西吗?那要具体写哪方面的呢?” “写砷,因为砷是沿用了好几世纪的常见毒药。”顾晨说。 聂小雨继续埋头记录,随后一问:“哪个砷?” “左石右申。” “嗯嗯,知道了。”聂小雨完整记录。 此时此刻,坐在顾晨对面的卢薇薇有些不解道:“这个‘砷’正有这么重要吗?” “对啊,怎么我都没听过?”王警官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个好学生,可顾晨所说的这些,自己一个都没听懂。 等同于跟聂小雨一个水平。 顾晨笑笑,也是认真道:“‘砷’在这个时期非常具有代表性,不过在它邪恶历史的大半个时期中,却始终无法证实它是可疑命案的罪魁祸首……” 说道这里,周围不少吃饭的警员,都开始面朝顾晨,有的甚至端着饭碗来到顾晨的身边。 很快,顾晨周围就围上一个小圈子,大家就想听书一样,将顾晨牢牢包围在中间。 “1775年,瑞典化学家卡尔?席勒证明用氯水能把砷转化成亚砷酸。”顾晨直接拿过聂小雨的小本本,将这个元素的中文和符号写在上面,继续道: “假如接着将锌加人,并将这种酸性混合物加热,就会释出砷化氢气体。” “当这种气体接触到低温容器时,砷便凝集在它的表面。” “所以,当1821年,塞维拉斯利用这项技术检验出中毒者的胃部和及尿液含有砷毒,法医毒物学领域也就就此诞生了。” “嚯!”现场一阵惊叹,不少人都恍然大悟。 卢薇薇也是惊讶的不行,有些佩服道:“原来这就是法医毒物学领域的诞生啊,之前在警校倒是听过一些,但是现在早忘了,没想到顾师弟还能记住?” “还好吧。”顾晨淡淡一笑,随后又道:“不过挺可惜的,从那之后,这一领域却进展得相当缓慢。” 大家似懂非懂,相互点头。 “马克?吐温大家知道吗?”顾晨随口一问。 聂小雨立马举手道:“我知道,一个著名的作家。” “对。”顾晨点点头,继续说道:“马克?吐温知道指纹的识别力量,并且在他《密西西比河上的生活》、《傻瓜威尔逊的悲剧》两本著作中,让这项技术派上用场。” “他在前者运用一枚拇指指纹让谋杀犯现形,后者则是在庭审期间冒出一枚指纹。” “天呐,我就喜欢在这种小说里,穿插这种内容。”聂小雨顿时喜滋滋,赶紧拉住顾晨的胳膊摇晃道:“那顾晨哥哥,指纹破案最早是谁发明的?” “这个……”顾晨犹豫了一下,这才淡淡说道:“其实有意思的是,马克?吐温的这些小说里的情节,都要早于法兰西斯?高尔顿爵士的指纹研究发表。” “后者高尔顿爵士由于‘发现’指纹的价值而授勋封爵,是不是很有意思?” “天呐!”王警官也是惊讶的不行,于是赶紧问顾晨:“顾晨,这么说来,作家马克?吐温才是最早将指纹运用到案件小说里,而那个什么法兰西斯?高尔顿爵士,仅仅是因为发现了指纹的价值才授勋封爵?那不是白捡一个大便宜吗?” “对啊,这都能授勋,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那马克?吐温岂不是要哭晕在厕所。” “哈哈,这是前人栽树二人乘凉啊。” 不少围观的新老同志,都不由为马克?吐温报不平。 顾晨则是笑笑:“作家马克?吐温虽然要早于法兰西斯?高尔顿爵士,将相关的指纹破案写进小说里,但是他并没有将指纹破案价值化。” “而之后法兰西斯?高尔顿爵士则不同,他将指纹破案进一步推广,才有了日后的指纹推断。” “所以不管怎么说,两人对指纹破案的贡献都不容小觑,但后者具有代表性,但是,真正系统化,还等提到另一个人,那就是阿根廷拉普拉塔市,警官胡安?布塞蒂奇。” “呃!” 所有人都呆住了,因为顾晨所说的这些,大家都不是很清楚。 平时都只知道,指纹对案件的办理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当年是怎么过来的,没有人注意。 就比如在听诊器发明之前,大家都不知道,其实当年医生给女病人听诊,都是摸在对方的胸口上感受心跳。 而当时的听诊器一经问世,许多医生都恨不得干掉听诊器的发明人,当然现在能知道这种情况的人也不多,一个道理而已。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