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3章 夜星辰悟了

万古最强宗 1903 作者江湖再见 全文字数 3878字

在武道世界里,别说泼出去的水能收回来,就算砍掉的胳膊也能硬生生接上去。 所以…… “退钱!”剑归墟板着脸道。 毕竟是老前辈呢,这话也只有他敢说。 至于来贺喜的其他人,因为迫于狗剩淫威,一个个敢动不敢言。 “……” 君常笑无语。 堂堂一代剑圣,咋就那么抠! 再说了,我置办婚礼也没少花钱啊,你们把份子钱要走,损失谁来弥补。 “这样吧。” 君常笑道:“下次星辰结婚,前辈和诸位不用随份子,到时候空着手来就行了。” 泼出去的水,剑归墟有办法收回。 但是!送出去的钱,尤其送到狗剩手里,绝不可能再要回来! “行。” 剑归墟妥协道:“就这么办了。” 于是乎,大家伙全散了,并在心里默默记下,自己已经随份子钱了,下次一定空着手来吃酒席。 天真。 太天真了。 君常笑说的下次,依旧代表夜星辰。 倘若这货顺带把苏小沫的婚礼也给一并办了,他们肯定还要再掏份子钱。 这就变成两次婚礼,两次随礼,到头只吃一顿酒席。 “宗主。” 李青阳传音道:“要不要去找夜师弟?” “不用。” 君常笑道:“有些事情需要他们当事人解决。” 其实昨天解菱瑶来见,说了很多事情,甚至还说了获得的种种记忆。 认真听完后,君常笑将可以出入万古界的特殊令牌放桌上,道:“本座理解你的意思,也不会强迫你成婚,拿着它可以随时离开万古界,这是你自由的权利。” …… “咻——————” 一艘袖珍形态的战船飞驰在宇宙中。 此乃太玄老人耗费不少时间,借鉴星空战船创造的小型号飞船,速度和性能还算不错,实乃星际旅行必备之物。 解菱瑶靠在窗前,眼神复杂的看向无尽黑暗。 “你是我夜星辰的女人!” “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我不允许你离开。” 夜星辰曾经说过的话,在她耳边不断重复,眼眶逐渐湿润,最后掩口哭起来。 解菱瑶和菱瑶是两个灵魂体,但后者终归曾占据主导,所以当获得那些温馨的记忆后,前者心境潜移默化发生了改变。 换做以前。 夜星辰说出霸道肉麻之言,解菱瑶只会更恨他,甚至认为在故意羞辱自己。 现在。 因为曾经的记忆,因为菱瑶的执念,让她产生了动摇。 “这应该是你最希望听到的吧。”解菱瑶道:“只可惜,等他说出来的时候,你再也无法听到了。” “咻——————” 小型战船漫无目的飞在宇宙星空,就和现在的解菱瑶一样,放弃对夜星辰的仇恨,选择离开万古界,又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了。 隐姓埋名。 平淡过一生。 解菱瑶有了打算。 只是,当手轻轻放在腹部,感受到微弱到几乎不存在的生命,心中又多出了几分自责。 当年因为仇恨驱使,选择以灵能压制胎儿,虽然短短时间境界提升上来,但带来的坏处就是停止发育,剥夺他来到世上的权利。 “解姑娘。” “你可以离开,但请照顾好胎儿。” “大人之间的事情,不应该牵连孩子。” 这是昨天,君常笑最后给解菱瑶说过的话,同时送给她一枚空间戒指,里面放着很多资源,也放着很多药材,以及一份安胎配方。 夜星辰没找到的药材,让同门在最短时间找到了。 不管有没有用,君常笑还是交给了她。 解菱瑶取出那枚空间戒指,灵念融入其中,掠过可以提升武道的各种灵石,锁定在大小不一的药材上。 突然,她看到了那块静静放在架子上的利坚琉璃石,看到了上面已经干枯的血色手印,心中顿时传来莫名刺痛。 “轰隆!” 就在此时,战船猛烈抖动一下。 解菱瑶回过神,发现本该往前飞,如今却倒着飞,于是急忙释放灵念,便见下面有一个人,双手抱着战船往后拖。 谁? 夜星辰。 别人都是徒手接导弹,他直接徒手抱战船。 “你干什么!” “闭嘴,跟我回去。” 夜星辰身上那股子霸道总裁范儿比以前更浓郁了。 “君宗主已经说了,不限制我的自由!” “他说的不算,我说的算!” 夜星辰并没将战船抬回万古界,而是落在一处山清水秀的位面,双手扣在舱门处,硬生生掰开,甚至掰断了。 “我的船……” 太玄老人心痛不已。 柳司南走来,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 等等! 他们莫非在现场? 不,他们全在万古宗。 之所以能看到,是因为战船各处安置隐蔽的映像阵法,可以随时传回实时画面。 “哈哈。”
苏小沫站在阵法堂的光幕前,笑道:“我就说夜师弟一定能追上!” 此时此刻,堂口里聚集着很多高层和弟子,有的人还捧着西瓜,一副标准吃瓜群众模样。 无论长老还是弟子,都为夜星辰的情感问题操碎了心。 …… “为什么!” 山川秀丽的环境中,解菱瑶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夜星辰低着头,慢条斯理的撕着战船残骸。 没船。 看你怎么走。 不愧是人狠话不多的夜哥,行事风格独树一帜。 “这话应该我问你。”夜星辰抬起头,目光冷厉道:“为什么要逃婚。” 解菱瑶恨然道:“我没答应嫁你,是你自己一厢情愿!” 没错。 夜星辰太霸道了,说成婚就成婚,完全不考虑人家同不同意,完全不考虑人家的感受。 “你前世为我付出那么多,我只是想用今生来弥补。”夜星辰道。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让解菱瑶更生气了,她抬手指过去,以琼瑶女主方式,边后退边歇斯底里道:”我是解菱瑶,不是那个傻女人!“ 如果再有磅礴大雨来烘托气氛,就非常奈斯了。 “所以。” 解菱瑶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低着声音道:“你一心要娶的是她,而我为什么要嫁你?” 夜星辰愕然。 对方的话让他产生动摇。 甚至不停扪心自问,到底是娶菱瑶,还是娶他。 “夜王!” 解菱瑶恨然道:“你娶那女人无非愧疚,无非就是一种施舍!” “……” 夜星辰眉头紧皱。 这女人的话就像利刃,字字捅在心窝上。 “果然。” 透过光幕旁观的君常笑摇头道:“让解姑娘说对了,星辰之所以成婚,更多的源于愧疚,对前世所作所为的忏悔。” “爱情是纯洁的。” 魏老道:“如果刻意去参入某些因素,就等于变了味道。” “是啊。” 君常笑深表赞同。 苏小沫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心里咆哮道:“宗主这种钢铁直男,就别搁这和魏老探讨情感问题了好不好!” 解菱瑶转过身去,道:“曾经深爱你的女人已经死了,而我是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言已至此。” “后会无期。” 曼妙身影一步步前行,两人距离被逐步拉开。 “哗哗!” 大雨倾盆而下。 “师弟,追上去啊!” 苏小沫冲着光幕大声喊道,可惜这是单方面映像阵法,声音无法传送到另一端。 雨越下越大。 夜星辰和解菱瑶距离越来越远。 朦胧雨雾弥漫四周,气氛也变得伤感起来。 “站住。” 就在此时,夜星辰开口了。 解菱瑶驻足,两人相隔十多丈,仿佛相隔十万八千里。 “你说的没错。”夜星辰始终低着头,因为没运转灵能去隔绝雨水,所以被淋成了落汤鸡,道:“我是带有愧疚娶你的。” “承认了吗?” 解菱瑶一点也不意外。 事实上,当夜星辰说娶自己,她很迷茫彷徨,但没当场拒绝。 筹办婚礼的时候,解菱瑶想了很多,也渐渐懂了很多,那个男人要娶的是菱瑶,而非自己。 夜星辰道:“你说的都对。” “但是。” “忽略了一个问题。” 他低着头任由雨水击打在头发上,击打在衣服上的走过去,然后停在她面前,双手搭在双肩,道:“你不是菱瑶,我也不是夜王!” 解菱瑶愣在原地。 “刷!”夜星辰将她拉过来揽在怀里,并将脑袋轻轻低下来,一边为她遮风挡雨,一边温柔道:“我是夜星辰,你是解菱瑶,曾经往事都让他烟消云散,我们以全新身份开始好吗?” “奈斯!” “夜师弟牛逼!” 苏小沫握着拳头大吼道。 魏老笑了。 君常笑也笑了。 身在阵法堂内的万古宗高层和弟子看到光幕里,夜星辰以最温柔的动作将解菱瑶揽在怀里也都跟着笑了。 哎。 操碎心的一大家子人呐。 “你想去什么地方,我会陪着你去,你想吃什么,我会亲自为你做。”夜星辰低声道,伪装的霸道总裁范彻底没了。 以夜帝身份重生,他活着的动力是报仇、变强,直至明白了更早的事情才意识到,无数次的轮回,无数次的重生,并非追寻更高的武道境界,而是为弥补曾经的过失,为弥漫曾经的遗憾。 那一刻。 夜星辰悟了。 “嗡!” “嗡!” 体内渐渐弥漫萤火之光,轻飘飘的围绕在周身,将他和解菱瑶笼罩,隔绝了雨水,隔绝了一切。 “呼呼!” “呼呼呼!” 肉眼可见的澎湃气息爆发,瞬间席卷整个不知名位面。 “莫非……” 君常笑惊喜道:“星辰要迈入天机境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