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千一八章

作者步天机 全文字数 2318字

他们开始怀念天网集团,想念司凡这个名字了,渐渐的,网络上的呼声已经非常的响亮了,响亮到所有的媒体都堵在天网集团门口,询问是否有解决的方式。 作为世界第一个环境治理公司,他们的项目排到了十年之后,他们的工程同时在全世界范围内进展的有几百项,有深度,有底蕴,有能力,甚至是环保的急先锋。每年的报告听的没人能挑出来毛病。 这样的公司本身就被人们所牢记,也就是司凡不是米国的人,不在农场和牧场比较多的洲,不然他竞选州长都可能拿到不少的票数。 所以在这个危难的时候,人人自危的时候,渐渐知道危险的时候,他们想到的人就是司凡。 就是天网集团。 比如说蒙大拿的黑白花牧场,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女孩儿正在自己家的牧场中拿着手机上网,她打开自己的推特,在上面艾特了司凡和天网集团以及天网环境治理的官方号,之后留下了一串串的恳求。 对,就是恳求,而不仅仅是请求。 在外面的草地上,安格斯黑牛和黑白花奶牛都带着厚重的口罩,他们没有草吃,想要吃草就要割下来然后经过最新购买的设备清洗之后才能吃。 不然怕是要吃死牛的。 草也已经被火山灰覆盖了,青草废了不知道多少的力气才再次冒出头。 生命的伟大在这场灾难中显露无疑,在外面的十几辆车上,一根长长的消防管被拉出来,然后几辆车不断的在喷洒着水流,牧场中间流过的河流旁十几台大公路的抽水机将浑浊的水抽出来,然后在喷洒出去。 以后每个月都要来这么一两次,这样才能让火山灰全都粘在地上,再让牛群溜达几圈之后,火山灰就贴着地皮了,蓬松的火山灰变成了泥土,渐渐的被植物吸收。 这是他们能做到的所有。 至于饮用的水源,这个倒是不用担心,天网环境治理公司的超级污水处理厂虽然是污水处理的,但是他们也提供另外一条饮用水过滤的通道,在污水处理厂的上游是优质的水源采集地,他们会将优质的水源进行处理、过滤,之后供应给市民,而下游几百米外则是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过的污水继续排放到下游。 并且保证排放的污水已经达到饮用级。 当然,达到这个标准并不代表这就是能喝的。你达到了饮用级别人家也知道你的水是污水过滤的,理智上能过得去,但是心理那关绝对过不去。 这样刚刚好可以满足饮水。 有了金玉在前,有了一个个的成功的案例让他们对天网集团充满了期待。 能在阳光下生活,谁愿意再避难所里生存,更何况在那里绝大部分的人无法工作,无法维持生活,只能坚持的活着,背着房贷车贷的家伙们就要悲催了,他们的房子等出去之后,估计就归银行所有了。 相信米国会有条例暂时冻结时间,等待事情过去之后才让他们继续这个时间段。 他们的国家必然会有非常大力度的雷厉风行的态度,这是必然的,这叫国难。
在网络上,大量的言论都放在天网集团的身上。小女孩儿的请求渐渐的扩散,有更多的人艾特天网集团,艾特司凡。 搞得司凡推特都没法上了。 没办法,一上去就炸了,堪称全网人肉,寻找司凡。 天网集团对于这个事情也是焦头烂额的,他们没有确实的解决方法,但是他们知道,司凡这里已经有了突破,正在进行实验的阶段,完善整个空气净化的项目。 所以他们也就赶紧想要找司凡,询问公司的进度。 他们的进度条永远比实验室要慢一个台阶;现在需要实际数据安抚民众的时候,就要找司凡了。 然而司凡到底有多头疼他们可不知道。 他现在可是要疯了。一个个的电话联系过来,全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在米国时候关照过天网集团的几个大人物全都联系过来了,甚至还有最顶级的大佬秘书的电话。 那位最顶级的大佬亲自邀请司凡到某大楼商谈,这是多么大的面子啊。 在这个时候,他只能游走在一个个的大佬之间,飞到米国去安抚民心了。 几个脱口秀节目邀请他和大佬一起上,为的就是让人知道天网集团能做什么。 这一期的节目就叫做,请拯救我们。 如同泣血杜鹃似的标题足够吸引人,在每个即将搬离家乡,怀念自己的家园想要留下的人们都想要问问司凡,到底能不能拯救下来,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节目,就成了全世界的核心。 而和大佬的谈话,其实很早就开始了,在上节目之前,节目只是宣传的口径,在之前,司凡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解释过了,甚至如何治理,如何缩减扩大的区域,还有在附近如何压缩黄石公园超级火山的危害范围。 这是司凡最多的说的。 如此一来,一百七十二座空气净化工厂的项目就轻松的批下来,一路路灯,所有的材料包括限制级的一概加快供应,只要不离开境内就行,必须保证快速的完成目标。 刚刚谈判完成,坐在飞机上的司凡汗水都下来了,这个家伙还是商人的时候,司凡不会在乎他怎么样,也就是一个对他来说不大不小的商人而已,但是当这个人成了大佬,司凡就有压力了,这是他屁股下的座位带给他的威压。 实际上,最后的结果还是不错的。 “每个工厂两亿的补贴,真的是肯花大价钱啊,太狠了。”司凡松了口气,也小声的说着。 陪伴在他的身边的是赵蒹葭,这个女人带着笑容,带着成功的喜悦。 她也是非常了解内情的。 “三百亿美金而已,对一个公司来说很多,但是对一个年GDP接近二十万亿的国家来说,真的就不算什么了,如果算上灾难的时候造成的经济损失,再增加十倍他们也能拿出来,之所以只是这个价格,那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样最合适而已。” 毋庸置疑的,赵蒹葭是个真正的商人,也是一个真正的从官者,她了解的太多了。相对比而言,司凡更像是个技术型的人才。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