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父子

素手调汤 448 作者沐清浅 全文字数 4550字

严华现在也算是了解的清清楚楚的了,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人会是自己的对手,这些人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那年轻公子可没想到,今天出来溜一圈,就这么踢到铁板上了,想他身为县令府中的公子,这些年在南乐县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想到,今天却被人这样给下了面子。 这样的难堪,是他所不能忍受的,因此,他口中虽然一直在哀求,可是心里却一直想着,只要等自己从这个女人脚下跑出来之后,一定要报仇。 他武大公子的面子可不是这样被人随便踩的。 而这时候,周边又有不少的人围观过来,那些人看到严华脚底下踩的人和远处哭爹喊娘的那些人之后,一个个脸上的神色越发不好了。 这三位小娘子真是命不好,怎么招惹上了武大公子,这要是让县令知道了,哪里还能有这几位小娘子的活路啊。 可是,就算他们心里很想对瑾娘等人提醒,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一句话。 这几位小娘子能看出来是外地人,要是她们跑了,到时候武大公子肯定会将气撒在给这几位小娘子通风报信的人身上。 瑾娘等人却浑不在意,她们现在已经知道,眼前这个自以为是无法无天的人就是南乐县县令的公子了,嫌恶的心思就更加重了一些。 “走,将这位公子送到县衙里去,我要告状!”瑾娘想起小六正带着人在县衙里告状呢,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之后,终于开口说了这样一句。 缙云倒是有些迟疑,可是严华觉得这是再好不过的主意。 躺在地上狗吃屎状的武大公子这时候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话了,这人说要去县衙里告状? 他记得就在之前他已经说了,他是县令家的公子,这几个人脑子被门夹了还是怎么的?居然要去县衙里告状? 但是很快,他觉得自己找到答案了,这几个小娘子现在应该害怕了,所以打算将自己送回到县衙里去。 他那颗心忍不住又盘算了起来,等到了县衙里,一定要将这几个小娘子都弄到自己屋里去,让她们好生知道知道厉害。 这天下可不是什么人都招惹了,招惹了他武大公子,那就用肉偿吧。 想到这些,武大公子连身上的疼痛都忘记了,只觉得整个人都沸腾起来了,眼前这三个女人各有特色,虽然不是绝顶美人,但是在南乐县确实找不出能与这几个女人相媲美的女人。 真是太有艳福了。 当瑾娘从武大公子脸上看到笑容的时候,甚至都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这位武大公子脑子没毛病吧? 她们要去告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不过只是转念之间,瑾娘就想明白了,这位肯定是想着到了县衙里,他就能脱困了吧? 哈哈,他那个爹如果是个好的也就罢了,如果是个不好的,他们父子今天可是都完了。 “小娘子……”就在几个人路过人群的时候,忽然有人低声的呼唤了一句。 瑾娘听到了,很是好奇的看过去,却见那人嗫嚅了几句,始终都没敢说出一句话,然后叹息了一声快速的离开了。 下意识的,瑾娘将目光看向了正被严华攥在手里的人。 她发现这人脸上居然是恶狠狠的表情,想来,方才就是他用这样的表情吓跑了那就要说话的人吧? “严华,你先带着人去衙门,我在这里稍微留片刻。”瑾娘想到了什么关键,忙就说。 可是,严华却不敢将瑾娘留下来。 这个南乐县可不是一方乐土,相反,这里时时处处都充满了危险,她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保护好王妃和郡主,至于其他的事情,根本不重要。 “那我先等等,反正也不着急。”严华大大咧咧的说道。 人现在就攥在她的手里,她相信,在自己手底下,这人就是再多几个胆子也不敢乱跑,要是跑,就打断他的腿! 瑾娘却无奈了,这个人留在这里,估计她什么话都问不出来了,这严华,还真是不够聪明。 算了,打听事情的时间还多着呢,还是先去县衙里吧。 “走吧,等回头我再出来找人说话也是一样。”瑾娘无奈的说道。 严华可不懂,王妃这是怎么了,不过王妃既然说了要走,那就走吧,这人虽然弱鸡一样,可是拎着还是有点重量的。 听到瑾娘等人坚持要去县衙里,围观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应该拦住她还是让她们就这样离开? 最终,没人上前说话,可是这些人却远远的跟着瑾娘等人看着。 “这几位小娘子今天可是危险了,那县令是什么人?他可是武大公子的亲爹,怎么可能惩罚自己的儿子?” “说不一定,哪丧尽天良的狗官直接将这几位小娘子给关起来呢。” “谁说不是呢,我们南乐县原本好好的地方,现在就被这狗官给闹成这样了。” “说来说去,还不是那位从来不在封地出现的宁王殿下的过错?他要是能管着手底下的人,也不至于有这些事!” “马大哥,小声一点,要是被人听到了,谁知道又要出什么事。” 经过别人提醒,那之前义愤填膺的人忽然才想到,这里可是兴城范围之内了,骂狗官也就骂了,连王爷一起骂,估计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说这个了,我们且过去看看。” 而瑾娘等人慢悠悠的走在前面,显然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此时,却是那武大公子着急了,他被人这样拎在手中,可是真的很不舒服啊,这县衙怎么还不到?再走不到,他就要被这残暴的女人给折磨死了。 瑾娘就走在严华的后面,对那武大公子的一举一动都看的很清楚,哪里不知道,这位还抱着希望呢,就是不知道,当他知道他爹也快完蛋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因着这个想法,瑾娘甚至嘴角都划过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很期待啊! 虽然他们走的慢,但是县城就这么大的一点地方,很快他们就到了县衙门口。
到了自己的地盘上,那武大公子这时候可不委屈自己了,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声: “爹,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按照武大公子的想法,就算他爹听不见,只要是县衙里的任何人听见了,肯定都会禀报他爹,然后来救他脱离魔爪,可谁知道,他撕心裂肺的喊完好一会儿,却连一个上前说一句话的人都没有。 他爹一定在后院没听到,听到的下人应该去后院请他爹了。 耐心的等等,再等一等,就可以好好的收拾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了。 他哪里知道,他心里以为肯定能救自己的父亲这时候正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审案子呢。 没错,今天这个案子确实是有点让人匪夷所思,一般都是县太爷高高在上坐在大堂之上,而原告被告一干人等跪在地上, 可今天,大堂上就只跪着县太爷,而其他的人都站着,连一个跪的都没有。 县太爷武大人听到了儿子的声音,可是这时候,他连多余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再说错一句,这条小命就完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会是宁王,而且,这位爷还亲自来告状了,从他跪下之后,王爷就没有叫他起来,因此他只能一直这样跪着。 偏偏那宁王还一定要让自己审案子。 “王爷啊王爷,您这样站着,我可是压力大的连说话都颤抖了,哪里还能好好的审案子。”武大人在心里吐槽。 可是,却也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到底不敢将心里话说出来。 虽然王爷只是说常平镇王天霸的事,可是他总觉得,王爷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里有很多值得玩味的东西。 他总觉得,今天就是自己脑袋搬家的日子。 可是,他虽然糊涂,却一直都有打点宁王府,怎么到了这时候,宁王府连一个为自己做主的人都没有? 而村子里的三个人这时候也都傻眼了,他们可不敢想,那个对他们十分不错的贵人和恩人居然是王爷,那可是真正的贵不可言的人呢。 而且,最要紧的是,宁王与传说中的不一样,甚至还带着他们来告状,这样的深情厚谊,上哪儿找去。 “呦,又有人告状了,武大人,看起来,你这县衙热闹的很呢。” 一句话,冷飕飕的,说的那县令几乎就要尿裤子了。 “回王爷的话,下官审理了这个案子再审下一个案子吧。” 就这一个现在还让他云里雾里弄不清楚呢,何况是再加上一个。 “本王看,也不用了,就让人一并请进来,也让本王看看你的能力。” 他要的是什么,可不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狗官做的事与自己无关吗? 现在来人正好,而且人越多越好啊。 武大人这会儿可是连死的心都有了,这都叫什么破事儿啊。平日里十来八天的也不见有人来告状,今天这是怎么了? 莫不是有刁民知道了衙门里的情况,这时候给自己找不自在来了? 哼哼,这些人,总要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才会知道在南乐县到底谁做主! “你们两个去将人带进来。”小六随便指了两个人,示意他们去衙门外面接人。 这两个人是县衙里的人,他们之前听到了大公子的喊声,心里已经有预测,外面闹出来的事情与大公子有关。 可是老爷没有说,他们也不敢多有所表示。 二人脚步飞快的跑了出去,就好像是后面跟着浑水猛兽一样。 “武大人,你今天这两个案子要是审明白了,回头本王亲自给皇伯父上折子保举你!”小六一句话说的云淡风轻。 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位武大人因为这一句话,吓的点点儿将手中的惊堂木掉落到了地上。 他要是相信这位是真的要上折子褒奖自己,那就是蠢货了。这位只怕是要上折子彻底收拾了他吧? “下官不敢,为朝廷分忧,本是下官应尽职责……”县令战战兢兢的说着,可是这一句话说出去,却越发让他没有底气了。 县令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被人带进来的儿子的时候,县令这时候可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自己的儿子也来了?这混账东西,好端端的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不对,那个蠢货是被人直接丢到大堂上的。 “爹啊,您可要为儿子做主啊,这南乐县里,居然还能有人这样的欺负儿子,儿子一定要让她死!” 武大公子可没有发现自己的爹正战战兢兢的跪着呢,兀自无法无章的开口说道。 在他的认知里,这县衙就是他们家的。 武大人心里苦啊,可是,这时候也不能开口说什么,他只能将惊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然后呵斥道:“不许喧哗!” 武大公子这时候才看到,原本应该坐在主位上高高在上耀武扬威的他爹居然这样卑微的跪在地上,就连为他做主的话也没有。 “爹……”武大公子试图开口再说两句,却又被自己的亲爹给打断了。 武大人心里苦啊,这个蠢货,怎么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就打算耀武扬威? 而小六在看到了严华之后,下意识的向后看了一眼果然就看到了瑾娘和缙云两个。 他十分不赞成的蹙眉看看二人。 缙云有些瑟缩,甚至都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哥哥,可是瑾娘这时候可是连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露出灿烂的笑容。 “武大人,开始吧!”小六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妻子和妹妹两个人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吃亏之后,这才慢悠悠的催促。 而这样一句催促,对那武大人来说,却好像是催命符一样! “是,是,王爷,下官遵命!”县令大人战争紧紧的跪在地上伏低做小的说道。 今日衙门里有很多人,可是,那些卑贱的人居然站在自己面前,反而让自己跪下来!等送走了宁王,肯定不能让他们有好日子过,今天看到自己这幅惨样的人,绝对都要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