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黄花的心思

素手调汤 418 作者沐清浅 全文字数 6649字

而此时的王府里,王太妃怒气冲冲,她真的没有想到,太后会将她所有的权力架空。 这些年,太后对她虽然说不上好,可还算是不错,起码给予她王府女主人应有的尊重。 现在王府全都被太后的人接手过去,她这些年经营起来的人本来就不多,现在又被清理掉一些,以后她在王府里岂不是举步维艰? 想到以后她一个堂堂的王太妃,要仰人鼻息的生活,她的心情就不好起来了。 她可怜的儿子,如果还在的话,她何至于这样可怜啊。如果儿子还活着,就算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太后应该也不至于这样对她。 “老刁妇,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咬牙切齿地却又无计可施。 难不成她这个儿媳妇在哪个老刁妇的眼里还不如一个孙子媳妇不行?这也太偏心了吧? “太妃娘娘,您稍安勿躁,虽然这一次您没有得到好处,但是等新王妃进门了,你好歹是太妃,是她的婆婆。”临嬷嬷忙就劝着太妃,不希望她越说越大声。 现在府中都是太后的人,太妃的话,说不一定会被人听到,隔墙有耳啊! “对,我是她的婆婆,她如果敢不敬我那在道理上就站不住。”太妃的心情,因为这话好了一点。 这是个讲究孝道的时代,如果子女不孝,那就是天大的错,她就不相信,一个新进门的新媳妇能与自己这个做婆婆的撕破脸。 临嬷嬷瞧见太妃的表情缓和一些,这才算是放心下来,太妃也不知道怎么了,年纪越大越沉不住气了。 这般时候,真的不适合再出幺蛾子,要不然,太妃可能又要被太后弄到宫里立规矩去了。 “我要想想怎么样才能让她难堪,不过是一个乡间来的野丫头而已,如何能做堂堂的宁王府王妃。”捏紧手中的茶碗,太妃阴测测的说道。 王太妃对于这个新进门的王妃,显然是不放在眼里的。 这个世上,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有一个强有力的娘家十分重要,像是杨瑾娘这样一个没有家族作为后盾的女子,还不是由她揉圆捏扁? 何况一个大字都不识一箩筐的女人,又怎么能管得了一个家呢?须知,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们,可是从小就开始学习如果管着一个家了。 总要让她知道,这可不是那农家小院,只要会干活就能料理妥当,其中的许多事情,可不简单呢。 太妃似乎已经看到了瑾娘举步维艰的样子,不由的笑开了。 瑾娘这边,因为丽娘突然的决定,河州那边就要有一个大的变化,之前的许多安排现在要变化。 不过好在李大田两口子来之前已经将那边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短时间之内没有问题。 瑾娘便决定,等成亲之后再解决这个问题,到时候,村长他们回去的时候,一并将事情安排妥当也就行了。 毕竟,从现在看来,村长还是很可靠的人,她也能够放心的用起来。 至于丽娘,瑾娘觉得留在自己身边更好一些,那个黄花想来李家是会安排妥当的。 原本这件事情瑾娘以为就这样妥善解决了,谁知道黄花却是一个不省心的。 黄花当初被家里的人送给李大田做妾的时候,还是有些不乐意的,毕竟,谁不想做正头娘子? 可是,家里的人哪里能管她一个女子的意见,最终还是用十两银子的价格,将她卖给了李大田做妾。 自从到了李大田家里之后,看着李大田一表人才,风姿气度比村子里的那些汉子们要强上不少,心里就先乐意了三分。 再看着李家吃的比自己家里好、住的比自己家里好、用的比自己家里好,就更是愿意了。 只是,她在哪个家里是个没有地位的妾,看着丽娘日子过的那般舒坦,她那心逐渐的也就大了起来。 自从想明白自己要什么之后,她就为之而努力了,她处心积虑地奉承李大娘,尤其是趁着李大年娘对丽娘有意见的时候不时的在耳边挑拨两句,让这婆媳二人越发的离心离德。这段时间以来不知道挑拨了多少事,以至于让李大娘和丽娘婆媳二人逐渐分心。 她这么做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当家作主,坐李家真正的女主人。 谁知道就在初见成效的时候,李家却忽然决定启程来京城。 这样的好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因此费尽心思讨好李大娘,才得了一同来京城的机会,她本来想着一路上能得了机会,与李大田圆房,谁知道李大田对她十分冷淡。 不过,也因此,让李大娘对她越发的疼惜了一些,她觉得效果还是不错。 哪里知道到了京城里,丽娘与她的待遇更是天差地别,她住的并不是客人们住的房间,而是下人们住的大通铺。 那个叫做瑾娘的女人更是对她表现出嫌弃,她心里不满,但是却不敢对那个叫做瑾娘的女人发飙,只因为所有的人都说,那个叫做瑾娘的女人是未来的王妃,是皇家的人。 她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但是,心里到底意难平,她又是个不会掩饰的人,一言一行上也就表露出来了。 她哪里知道,瑾娘之所以让她安排在丫头们的房间里与丫鬟们一起居住,根本就不是为了羞辱她,而是为了让丫头们打听观察她的为人。 她在这里发泄自己的不满意,都被同屋住的丫鬟们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这些丫鬟们还会有意无意的说几句话,套她的话,而她在不经意中都说了出来。 她的一言一行瑾娘自然都是知道了,瑾娘倒是对她这个人放心了许多,毕竟,只要不是一个有城府的人,那就就好对付了。 瑾娘都在想,如果李大娘知道她看中的这个女人是一个面目可憎的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会不会为之而后悔? 不过这些话她自然不会自己去找李大娘说,有些事情总是要自己看到的才会更清楚,她有足够的耐心等着李大娘自己发现黄花的真面目。 不管是黄花也好,还是因为丽娘留下而留下的一摊子产业也好,瑾娘都没有打算现在就解决,她的想法,等成亲之后再慢慢的处理,毕竟马上就到大婚的日子了,一切以大婚为主。 左右李大田和丽娘以后都是要留在京城里的,那个叫做黄花的女人,显然也是要留在这里的,这些问题慢慢解决也来得及。 可谁知道,那黄花却在无意间知道自己即将被送走,想着以后再也过不上好日子了,她就不甘心。 这黄花却是个泼辣人,知道了之后,就没打算忍气吞声,反而开始不依不饶了。 “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在你们李家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们现在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黄花连哭带闹,坐在地上撒泼打滚。 她跟着李家当然是为了过好日子,现在被送走了,哪里还有这等吃穿不愁的好日子过? 她就是死也要死在你家,绝对不能被李家的人如此撵出门去。而且,不光是要留在李家,还要做李家的当家奶奶。 李大娘对黄花原本的印象不错,到底没想过黄花会这样激动,只是听到了这个消息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过她并不觉得黄花如此很过分,即便是儿子与黄花什么事儿都没有,但人已经进门了,那就是李家的人。 “我们这也是没办法,黄花,你还年轻,再找个人家嫁了一辈子安安生生过日子也好!”想到杨大娘和瑾娘都全力支持丽娘,她只能压下性子劝黄花。 “娘,娘啊,我既然进了李家的门,这一辈子生是李家的人死是李家的鬼,人常说好女不二嫁,我要是再嫁给别人,那真是没脸了呀!”黄花大声的嚎啕大哭起来,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 那黄花也是个聪明的女人,这话里的挑拨之意说的很含糊,但是李大娘却听明白了。 黄花从李大娘的表情上便看出来,李大娘对自己已经心软了。 “娘,您就知道是家里多了个丫头,我以后尽心尽力的服侍您,我连相公的面都再也不见,好不好?你就去帮我求求姐姐,让她大人大量留下我吧,就只当我是个玩意儿还不行吗?要不然我只能去死了?呜呜呜……” 黄花哭的那就是一个伤心,这一席话也说得悲悲切切,凄惨的不得了,顺便也表现了自己是一个多么烈性的女子。 她就不相信了,李大娘的心里对丽娘是再嫁之身没有一点不满意。 李大娘与黄花想的差不多,这会子心里不是滋味的很,当初因为自己家的条件不好,耽误了儿子的亲事,后来又因为自己没啥眼界,就娶了丽娘那样的媳妇,不光是再嫁的寡妇,还带着一个拖油瓶。 这黄花虽然出生不高,长相也一般,但到底是个黄花大闺女啊,说起来,只这一点就比丽娘要强。 且她还是个知道廉耻的,能说出烈女不侍二夫的话,丽娘还真就不如黄花,要不然,怎么居然就改嫁了呢?
再加上,丽娘还是个善妒的性子,到底是委屈了自己的儿子,如果能留下黄花就最好了。 不过这话她现在是不敢说的,只能藏在心里罢了,现在,丽娘在京城里,可是底气足的很。 而且,最要紧的是,朝廷并没有禁止女人改嫁,反而是鼓励寡妇再嫁的,便是瑾娘不也是再嫁之身吗? 王府都没嫌弃瑾娘是再嫁,她一个小老百姓,如何敢说出嫌弃的话? 但是她对黄花的同情心无比爆棚起来,不由得就想着再去找找丽娘,让丽娘留下这个可怜的女人。 “你好好的,可别想不开,我这就去找丽娘说说。” 黄花看着李大娘离开,嘴角划过一抹笑容,一摇三晃的朝着自己住的屋里去了。 虽然住着丫鬟房,可是,她并没有什么差事,不需要干活,因此,每天也算是很舒服。 就在她快走到丫鬟房的时候,忽然就看到了一个人…… 而李大娘则是摆出一副谦卑的态度来找丽娘讨论了,谁知道当这话说到丽娘跟前的时候,丽娘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左右我在这个家里也是多余的,所以才决定长留在京城不再回去,你们带着黄花回河州去,过上一两年黄花给你们生儿育女,一家子人和和乐乐何等的好。” 她的语气平静,但是话里的意思绕是李大娘也听得明明白白。 这就是不能容下黄花的意思,李大娘虽然对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有些后悔,但儿媳妇这样的表现,让她不由得又生气。 要说丽娘只是要求以后李大田不再纳妾,她也没什么不同意的。 可黄花已经是进了门的妾,自己又不愿意离开,难道他们还能逼人去死不行? 丽娘这样做也确实太狠心了一些。以前看着挺好的一个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 “丽娘,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做娘的错,黄花也是无辜的,我们家要真的不要她了,她就只能去死了。”李大娘虽然气恼,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她死与不死与我无关,何况我也没有说过让她去死的话,只是这个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我是不会与她在一个锅里吃饭。”丽娘因为之前对李大娘有了怨气,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是硬邦邦的。 只是她这样反而让李大娘越发觉得黄花可怜,她过于嚣张。 如果是以前丽娘可能还会在意这个婆婆会不会对自己有意见,但是现在的话她根本不在意。 一个都已经不顾念自己的人,她有什么理由去在意? 丽娘原本对李家活泛起来的那点儿心思,因为李大娘这样的举动消失殆尽。 她都已经决定好了,不管李家最后做出如何决定,她都会选择留在京城。反正现在有儿有女傍身,只要熬过这几年,以后的日子肯定好过。 李大娘差点被儿媳妇这话给气死,心里对瑾娘的恨意自然更加深了。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不能对丽娘说任何不好的话,要不然,瑾娘这边肯定会有意见。 尤其是现在这个时间,瑾娘就要成亲的好日子,如果他们家闹起来,肯定要给瑾娘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得不说,李大娘这个人,该精明的时候,还是很精明的,她知道,丽娘可以得罪,但是瑾娘是绝对不能得罪。 “丽娘,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就当她是个玩意儿,留在我身边,以后服侍我还不行吗?就像是,对,就像是个丫头一样。”她依然苦口婆心的说道,希望能留下那个善良可爱的黄花。 丽娘看看李大娘,嘴角划过一抹讥讽的笑,那个女人像是一个甘心做丫鬟的人吗?而且,现在她越发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错,一个才进门三个月就能挑起她与婆婆深层矛盾的人,绝对不是善茬。 这段时间,她都不知道在背后吃了多少亏了,放着那样一个女人自李家,想来,李大田出事儿不过是迟早了。 李大田现在没有动心,不代表将来不会动心,到底男人架不住女人的主动啊,那个女人,绝对会算计。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娘,我的话就放在这里了,其实,说句老实话,就算大田将黄花收房,林儿的地位也已经稳固了,我并不在意,她就算是生再多的孩子也不过是庶子而已。可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生长。” 丽娘说完,懒得与李大娘继续说话,行礼之后,施施然的退了出去。 李大娘没想到,丽娘连一点脸面都不给她,当下,面色十分难看。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闹,反正要送黄花走,也不是这一两天,先拖几日再说,等瑾娘成亲之后,或许就不会管丽娘了。 瑾娘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气极反笑,说道:“那个黄花不是说,烈女不适二夫?我倒是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烈女。” “瑾娘,这事儿,你还是别插手了,我怕李家恨上你,反正我现在已经不得好了。”对于李家,丽娘只能表示自己很失望。 “丽娘姐姐,你也不用太忧心,我瞧着大田哥还是不错的。”别的且不说,收房三个月的时间,都能保持清白的关系,可见还是有些定性的,这样的男人已经是实属难得了。 “只是……” “没事,我也不用强的,可要是人家自己乐意离开,想来李家也没什么话说。”她就不相信那黄花是个真正的贞洁烈女,面对外面花花世界的诱惑,一点都不动心。 而且,那日她不是已经遇到了一个人?不如就推波助澜一把好了。 转眼到了瑾娘晒嫁妆的日子,所谓晒嫁妆的日子,也就是添妆的日子。 对于这个日子,瑾娘原本的打算就是让自己家里的人在一起好好的吃一顿,毕竟,她没有骨肉至亲,唯一的几个亲人,该添妆的早就添了,也不在这一会儿。 但是谁知道,这一天万盛和甚至到了门庭若市的局面,只要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或者与万盛和有点交情的人竟然都来了。 瑾娘对于这些人忽然的到来,很是迷茫,她觉得这可不是好事,毕竟,这些人犯不着奉承自己这样一个疑点底蕴都没有的农女,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人根本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她搭上宁王府。 “关门吧!”瑾娘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不妥,娘子如果现在关门拒绝那些人,只怕就要得罪人了。”石嬷嬷忙就开口说。 瑾娘迟疑了一下,说道:“可是,他们的目的只怕是宁王府。” 她可不想还没有进门,就给宁王府惹麻烦。 石嬷嬷笑道:“其实也未必就是想达到什么目的,不过是想奉承罢了,这样的事,在各家并不少见。” 有些府中有很多婚丧嫁娶的事,要攀附并不难,但是宁王府可是有几年时间没有过红白喜事,这样的机会难得的很,这些人只恨不得找到一个契机。 现如今,机会总算出现了,这些人当然不肯放弃,但王府毕竟是王府,他们有些人的身份地位不够,连王府的们都进不去,因此,就将主意打在了瑾娘这里。 不过,对于这些人情往来,却也不一定要避之如洪水猛兽一样,毕竟,这可是一个人情社会,就算是贩夫走卒,也不一定到了那天就有用的上的时候。 瑾娘听了石嬷嬷这话,才略微宽心一些。 “娘子现在可还不是宁王妃呢,这些人就算将来要攀附宁王府也未必就能攀附,娘子只要将这些都记在万盛和,等将来有一日,他们府中有事情的时候,让万盛和过去回礼就行了。”石嬷嬷促狭的笑着说道。 瑾娘倒是不知道,石嬷嬷还有这样顽皮的一面呢,想着石嬷嬷这话不错,也笑开了。 既然决定要招呼这些人,那一时之间,少不得整个后院的人都动起来招呼客人。 好在,石嬷嬷和蔡嬷嬷两个人都是十分精明能干的人,掌柜的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加上杨大娘和丽娘等人,虽然突然,但招呼的还算不错,没有遗漏之处。 至于这些人送上的礼物,瑾娘果然就让掌柜的安排人专门登记造册,全都收了。 如此,虽然麻烦一点,但是却能保证不得罪任何人,礼尚往来,只要还礼就行。 何况,万盛和也确实需要与这些人打交道才行,要不作为一个酒楼,以后在京城里的发展也是举步维艰。 石嬷嬷和蔡嬷嬷负责将送来的这些礼物都放在库里,并一再的给掌柜的交代,等将来,这些人家有什么事的时候,务必要以等价的礼物还回去,绝对不能欠这个人情。 掌柜的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对此更是万分小心,一再表示已经将这件事料理妥当,绝对不让王爷和王妃因此而烦心。 如此,瑾娘才算是彻底放心下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