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二十五、血腥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全文字数 2261字

风波不会短时间内停下,血腥也没有停下。 叛乱发生后禁军在京高层军官被招入宫中,其中有三人因为迟不入宫被赐死,随后,童冠及其家族亲属全部被羁押。 而且童家显然是有准备的,武德司人到的时候,童家家主,童冠父亲等亲族已经逃走,只留下家中老幼女子。 所有被羁押的童家人男丁全部诛杀,女子小于十四岁的,发配官教坊,看有没有人买,要是没人买,就会充为官妓。 随后第二天,皇上下令赐死太子妃,羁押东宫所有人,当天东宫中侍女,太监,统统被赐死,比起外面的肃清,他们至少留了全尸体,且只有少数人知道。 皇帝应该是觉得这对皇家来说是丑事,不能传扬,在对外说辞中,也是含糊其辞,没明说太子造反,只说死在乱军之中,东宫所有人,既可能是太子帮凶,也容易走漏消息。 但他们到底是不是帮凶?对于皇上而言,那不重要,为皇上省事,为皇上心安,全死好了。 太子长子李环,次子李誉也受牵连,家中老小被上直亲卫缉拿,送完宗正寺软禁羁押软禁。 李星洲找皇上求情之后,李誉全家才得以从宗正寺释放,出来之后来找他诉苦,一个大男人哭成泪人,吓得腿都软了。 他吓成这样李星洲并不奇怪,因为进了宗正寺,他离死说不定真只有一步之遥了。 果然,没过几天,李环被皇上秘密赐死宗正寺内,此事只有皇家核心一些人知道,李星洲也是皇后悄悄告诉他的,对外则称皇孙李环染疾,病死在宗正寺内。 随后四门戒严,排查叛逆,很多叛军陆续被开元府衙役抓获,叛乱十日后,皇上下令将俘获的一千多叛军俘虏在午门外被斩首示众,杀人杀了整整一下午,血流成河。 皇上对禁军也不放心,软禁所有禁军高级将领之后,将剩下禁军交到他手中。 神武军经历北方战败,回京不到万人,加上此次叛乱肃清,之后只剩八千多人,武烈军本来在北方损失惨重,没人参与叛乱,但也不过八千多人。 也就是说,此时整个王朝中央,只有三万左右部队。 三万人自然不少,其实古代因人口原因,战时部队远少于后人所想。 铁木真西征大军有十万多一点,金国围困北宋开封是六万大军,而北宋时期举国之力出兵最多的时候,也只能出二十万左右,还要分好几路。襄阳之战后期,也打到只有几千宋军面对十万蒙古大军。 之所以有人认为多,大多受小说演义影响,比如三国三大战役的官渡之战,三国志记载,袁绍有兵十万左右,曹操起初“兵不满万”,后来可能慢慢增兵,但也不可能超过两三万,但到演义小说里就变成几十万了。 所以限制于人口,能出兵力,远不是后世人们想象的,人口,和能出的兵也完全不同,即便在生死存亡的抗日战场上,实际动员率不只有5%左右,这并不是开玩笑,也就是说即便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一百人中也只有五个在浴血奋战。
这并非说中国战场就如何,而是世界普遍如此,二战中最高的动员率的国家是苏联,也只有14%左右,但这已经是史无前例的动员率了,很大原因还是因为苏联是主要战场,面对最猛烈的攻势。 所以人们虽然常说人定胜天,常说命运决定在自己手中,常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客观看待历史却发现,总是是少数人决定大多数的命运。 就像当年蒙古铁骑横扫中亚后,中亚诸国大军战败后,当地出现这样的情景,蒙古士兵一人一马就可以冲进闹市随意杀人,没人敢拦。甚至有蒙古士兵想杀人,结果忘了带刀,被杀的人就在原地等着不走,等蒙古士兵取刀回来杀。 中亚诸国人不多吗?他们是蒙古西征大军(蒙古三次西征人都不是很多,除第一次,主力战场一直在东亚)的几十倍甚至百倍,但只要大军一败,普通人根本不敢反抗。 所以若景国到生死存亡之时,李星洲并没太多期待。 而这三万人显然也是不足以安固国家的,要是金人知道如今景国国内出了这么大乱子,只有三万禁军,肯定拼命也会南下。 北方边军杨家军被打残,中央禁军神武、武烈二军如今几乎处于半解散状态,武烈军是在北方被辽人打残,神武军则本来就有战损,加之这次叛乱,前前后后战死一千多人,斩首一千多人,还有一些得了风声逃走。 简直内忧外患,好在魏朝仁的关北军还有岭捷军占据了岐沟关还有燕山府,有他们守在那,李星洲才放心很多,但也是心有余悸。 所以在皇上传出消息要加他为皇太孙之后,他顾不得引起猜忌,向皇帝上表,请求扩编新军。 这事当时他才跟德公说起,德公就骂,说他是尾巴翘上天了,皇上确实要立他为黄太孙,但皇上还在呢,禁军才反,差点杀了皇上,他马上跳出来说要扩建禁军(新军也是禁军一支),万一皇上想多了怎么办。 “这时候不是想那些的时候。”李星洲只能这么回答,随即进宫,外地虎视眈眈,内忧外困之时,不是想皇帝想多了怎么办的时候,但又无法不想。 不过几天,皇上交贵临的小公公来召他入宫,他在御书房见到了皇帝,才过没多久,他更加苍老了,身边跟着福安和卫离。 皇上招手:“过来。” 李星洲坐过去,福安连忙让人搬来一把椅子,放在皇上的书桌旁,而不是下面客坐,他上前坐下。 皇上才放下手中的书,慢慢道:“你上的折子朕见了。” 说着他叹口气:“朕心里多少有数,别人不敢说,就你跟朕说了这事。” 皇上说着叹口气:“与辽国关系最差的时候,双方常年交兵,外面说京师禁军八十万,对外,对辽国也是这么说,其实养兵不过二十多万,但也是我景国历来之罪,后来不过十余年,钱帛军饷便支撑不住。 而如今京师禁军三万........”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