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被骗了

青天有鉴 592 作者水冷酒家 全文字数 2147字

“如果我叔进去了,那也是他自己作的,怪不了别人。”海小舟发狠道。 话虽这么说,但海小舟还是情绪低落,一路上也不怎么说话,时常望着车窗外发呆,毕竟是亲人,说不在乎,那也是气话。 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周玲连忙去热菜,海小舟却说不吃了。 “小舟,怎么了?办案不顺利?”海润关切地问道。 “没有,查到了重要线索,不饿,不想吃。”海小舟道。 周玲疑惑地看着二人,难道是路上吵架了?看起来不像,海小舟更像是跟父母耍态度,也不知道这孩子哪根筋出了问题。 “小舟,坐下来吃点吧,饿坏了身体,你才是中计了。”方朝阳劝道。 海小舟沉默了片刻,还是点点头,先去洗漱了,却能听到摔东西的声音,海润轻叹,问道:“朝阳,到底怎么了?” “叔叔,还是别问了,你很快就能知道。”方朝阳道。 海润没再追问,闷闷地洗了一支烟,独自上楼去了。 海小舟出来后,只是喝了一小碗粥,吃了几口菜,也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朝阳,小舟这个脾气,从小惯出来的,你多担待些。”周玲道。 “阿姨放心,我没问题的,小舟也是遇到了些麻烦事,相信会处理好的。”方朝阳道。 “其实啊,做父母的,也不图孩子多么出息,只要能生活的幸福,也就算放心了。可眼下,麻烦事一个接着一个,我这个当妈妈的常常晚上睡不好。”周玲感慨道。 “阿姨,我会让小舟幸福的,保证!” 周玲笑了,又让方朝阳多吃点,现在的体型看起来还是有些偏瘦,应该适当的增加些体重。 这就是汪胜利的阴险所在,海小舟拿回了这份举报材料,如果打开看了,或者通知了海丰,那就是以权谋私,被他抓到了把柄。 早上,方朝阳和海小舟一起去上班,先来到了质监局,海小舟独自进去,递交了举报材料。 随后,海小舟阴着脸出来,方朝阳连忙下车询问情况,海小舟表示还不清楚,但有一点,昨天有人给质监局打过电话,举报海丰建筑,说材料今天会派人送来。 “我倒是成了送材料的,而且还是亲自举报我的叔叔。”海小舟骂道。 “跟你没关系,实名举报的是汪胜利。” “话虽然这么说,我叔知道后,肯定会气坏了。当我不知道吗,小川去年被抓的时候,他就很不高兴。” “他如果不理解,也没办法,当我相信,他会想通的。”方朝阳道。 “但愿吧!” 随后,两人各自开车去上班,中午时分,方朝阳从尚勇那里得到了消息,刘雨来彻底醒了,却在装死,任凭如何询问,就是不肯开口说话。 目前的刘雨来,只是刚刚度过危险期,还不能出院,当然也不能对其展开正式的审讯。 “大勇,别着急,总要有个过程的,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顽固分子。”方朝阳道。 “他只说了一句话。”尚勇道。 “跟我有关吧!” “对,后悔没杀了你。” “他是真后悔了,早知今天,也不差我这一条人命。”方朝阳道。
“他的手下倒是招了不少内容,有些很重要,找时间再聊吧!”尚勇道。 快要下班的时候,又传来一条跟方朝阳有关的消息,向阳区人民法院于当日开庭审理了范力涛一案,最终的宣判结果,范力涛被判八年有期徒刑。 范力涛的认罪态度非常好,当庭坦白了所有罪行,并表示后悔,向方朝阳和皮卡卡表示道歉。范力涛最严重的的罪行,就是持枪打伤了皮卡卡,袭警罪、杀人未遂罪成立,综合其它罪行,八年算是量刑不高。 范力涛当庭表示不上诉,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并将在狱中积极悔过。 对于这个审判结果,方朝阳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他只是觉得,范力涛应该还有没说清的事实,也许他忘了,也许根本就不想说。 回到家里,海小舟已经先一步到家了,脸色依然不好看,方朝阳刚坐下没多久,外面又来了一辆车,正是海丰来到了哥哥家里。 哥俩的感情没得说,但平时都因为工作忙,倒是很少走动。 周玲连忙迎了出去,海丰跟嫂子打了声招呼,径直走进来,阴沉着脸看了眼海小舟,随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海丰,你这是什么意思?”海润问道。 “丢人,我被亲侄女给举报了。你们倒是大义灭亲了,传出去就很光彩吗?” 海润不由一愣,看向了女儿,这才明白,昨晚海小舟为什么是那种态度。 “弟弟,小舟的工作就是这样的,理解一下吧!”周玲自然是向着女儿说话,轻声地劝道。 “我知道,可是这心里总觉得不舒服。”海丰有些激动,又说:“朝阳、小舟,我觉得对你们不错了,青山村修路,我二话不说,该拿钱就拿,小川受伤,差点死了,我也没说什么。我就不懂了,在你们眼里,原则比什么都重要吗?如果原则让人变得这么没有人情味,那就不是原则了!” 这次,连方朝阳也带上了,海小舟立刻反驳道:“叔,你如果心里没鬼,还怕什么?我拿到了材料,难道要留在手里烂掉?” “你哪怕给我稍微透点风,也不至于当场那么尴尬。”海丰道。 “叔叔,你还真是错怪小舟了,是汪胜利举报的你,我们去百泉市回来的路上,接到了这份材料,如果提前告诉你,他一定会拿这件事儿做文章。”方朝阳解释道。 海丰愣住了,不由说道:“怎么跟汪胜利扯上了,那份材料上,明明写着,是小舟实名举报的。” “汪胜利这个混蛋,他敢骗我,胆子也太大了。”海小舟气得直咬牙,用拳头使劲砸了几下沙发,现在看来,是真上当了,汪胜利赌定海小舟不会拆开那份材料。 “小舟,冷静下,即便汪胜利存在欺骗行为,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了。”方朝阳道。 “叔,对不起,举报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海小舟难得道歉一回,海丰得知了原委,脸上的怒气也渐渐散去。 “是安居小区的建筑工程。”海丰道。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