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〇〇章 不靠谱

作者星辰玖 全文字数 2655字

这两天,大明朝堂正在酝酿一场风暴,一场弹劾内阁首辅严嵩的风暴。 都察院御史杨继盛带头,上奏弹劾南京户部尚书鄢懋卿贪赃枉法,侵吞盐引收益,紧接着,弹劾内阁首辅严嵩的奏折便铺天盖地,一发不可收拾。 一开始,弹劾严嵩的奏折还有那么一点谱,虽说是风闻言事,但大多也有点依据,但是,到了后面,弹劾严嵩的奏折就有点不靠谱了,而且越来越不靠谱。 什么严嵩行贿受贿,依靠贿赂夏言上位,为了当上礼部尚书,足足给夏言塞了十余万两银子,为了当上内阁大学士,足足给夏言塞了上百万两银子! 什么严嵩欺君罔上,私自提拔自己的儿子严世蕃,严世蕃一个监生,仅用了十余年时间便从从七品的五军都督府都事提拔为正三品的太常寺卿。 什么严嵩私通鞑子,通过仇鸾暗中与俺答汗勾结,妄图颠覆大明,改朝换代等等。 这些,明显是在胡说八道。 夏言能受贿吗? 就算严嵩给人家塞钱,人家也不会收啊! 夏言被斩弃市的时候,他家可是被抄了,他的家人也被流放了,那家伙,一个内阁首辅,家里都没什么存粮,府邸也跟平常人家差不多,能是个贪官吗? 受贿上百万两,开什么玩笑! 还有严世蕃的升迁,嘉靖可都首肯过了的,什么欺君罔上又从何说起? 至于什么严嵩私通鞑子,那也有点扯,严嵩私通倭寇是没错,因为私通倭寇能给他带来不菲的收益,私通鞑子,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一文钱都捞不到,为什么要去私通鞑子? 总之,朝堂官员都在发了疯般的弹劾严嵩,就好像要一鼓作气,将严嵩掀翻一般。 这里面,有很多都是严世蕃发动严嵩一党的新晋成员故意为之,当然,也有些墙头草误判了形式,以为严嵩要垮台了,跟风上奏的。 严嵩看着堆起来足有半人高的奏折,脸上不由露出了阴阴的笑意。 这些,已然足够了,相信,嘉靖看了这些奏折头会比他还大! 他坐在那里阴笑了一阵,这才吃力的抱起这堆奏折,缓缓往乾清宫走去。 嘉靖还是在修炼,认真的修炼,因为陶仲文一个劲的暗示,他长生有望,他自然要拼了命的修炼。 这会儿虽说没有太子监国了,他也不怎么管政事了,早朝,他干脆就废止了,奏折,他也很少看了,基本上都是内阁写了票拟,然后黄锦带着一帮亲信太监负责批红,只有出了真正的大事,黄锦才会请他来定夺。 这些天黄锦可没找过他,也就是说,朝中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这个时候,严嵩却又找上门来了。 他心里这个奇怪啊,这会儿什么大事都没有,严嵩为什么又来打搅他修炼呢? 他把严嵩招进来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好家伙,这严嵩,竟然抱着一大堆奏折,那脸都埋奏折后面看不到了。 这什么情况? 严嵩吃力的把奏折放在地上,又恭敬的行了番君臣之礼,这才假装惶恐道:“皇上,微臣罪该万死啊!” 嘉靖被严嵩这招整的云里雾里,他忍不住好奇道:“惟中,你这是怎么了,你抱这么些奏折来干嘛?” 严嵩依旧惶恐道:“皇上,这些奏折都是弹劾微臣的,微臣,微臣也没有办法,只能亲自抱过来,向皇上请罪了。” 卧滴噶天啊,这么多奏折都是弹劾严嵩的,严嵩到底干了什么? 嘉靖目瞪口呆道:“谁弹劾你啊,他们弹劾你什么?”
严嵩还是惶恐道:“微臣,微臣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弹劾什么的都有,至于他们为什么弹劾微臣,估计跟杨聪杨大人有关吧。” 杨聪? 嘉靖闻言,不由恍然道:“怎么了,这几天你又跟清风闹矛盾了?” 没想到,严嵩却是摇头道:“微臣怎么会无缘无故去招惹杨大人。” 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嘉靖忍不住追问道:“那你为什么说此事跟清风有关呢?” 严嵩假装犹豫了一下,这才吞吞吐吐道:“这个,传闻杨大人自打从西北回来以后就经常感叹世事不公,他说,他说他屡立奇功却只是个礼部尚书,而微臣什么都没干,却是内阁首辅,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杨聪想当内阁首辅? 这个,还真有可能。 至少,嘉靖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这内阁首辅可不是光凭功绩就能当上的,年龄,资历,经验等等,缺一不可。 他微微摇头道:“这个清风,也太急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年轻人吗,总有冲动的时候。” 严嵩假装大度道:“这个,微臣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不过,杨大人却没完没了的让人弹劾微臣,微臣也害怕啊,毕竟,众口铄金,诋毁销骨啊!” 嘉靖闻言,摇头苦笑道:“朕还不了解你吗,这些奏折,朕就不看了,随他去吧。” 没想到,严嵩却是坚持道:“皇上,不行啊,您如果不看这些奏折,估计杨大人怕是会组织人来逼宫啊!” 还有这种事? 嘉靖把脸一板,严肃的问道:“清风真会这么干?” 逼宫,没一个皇帝喜欢的,那就是朝臣想绑架圣意,嘉靖听了,自然有些来气。 看样子,皇上应该是上套了。 严嵩心中不由暗自得意,表面上他却假装犹豫道:“这个,应该很有可能吧,毕竟,他可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而且,他心中本就有些不平,皇上如果不闻不问,他气昏了头,做出些不智之举也是很正常的。” 好吧,这种事,的确有可能,杨聪毕竟年轻气盛,做出莽撞之举也不奇怪。 嘉靖无奈的伸手道:“他们都弹劾些什么啊,朕看看。” 严嵩不慌不忙的拿起一叠奏折,恭敬的递给嘉靖,同时解释道:“这些奏折大多有些荒唐,皇上看了可别生气啊。” 他递上去的,都是后面严世蕃让人“诬蔑”他的,看上去,着实有点荒唐。 什么严嵩贿赂夏言,什么严嵩私自提拔严世蕃,什么严嵩私通鞑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嘉靖看了,果然皱眉不已。 紧接着,严嵩又拿起杨继盛的奏折,递上去恭敬的道:“这个是杨大人的得意门生,杨继盛上奏的,这份奏折是昨天上午交通政司传上来的,而其他奏折都是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传上来的。微臣估计,这次,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弹劾微臣,就是因为这份奏折。” 他的意思就是说,这是杨聪指使自己的弟子带头弹劾他呢。 嘉靖接过奏折,仔细一看,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忍不住问道:“这鄢懋卿不会如此不堪吧?” 严嵩连连点头道:“皇上英明,他们之所以如此弹劾鄢懋卿,大概就是因为鄢懋卿跟微臣走的比较近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嘉靖闻言,微微点头道:“行了,奏折留下,你先下去吧,这事,朕会找清风谈谈的,你就不用管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