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6章 异界娱乐大亨 16 四千字

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1556 作者蜜语心言 全文字数 4457字

没有改错别字,明早更改 跟着简双双来到百家村的时候,季雨泽还是懵的,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简双双这么个小姑娘忽悠几句就跟着人走了。 不过简双双给的价钱真的是很大方,还没开始就先预支了他十枚金币,并且表明开拍之后,一部戏给他一百金币的片酬。 虽然不懂得什么是片酬,不过一百金币这个价钱,真的是挺高的,就是要先跟着简双双学一下如何演戏。 对此季雨泽有些莫名所以,他虽然嗓子倒了,但是舞台上的唱念做打的功夫他可是熟的很,这东西还用学吗? 简双双也没解释太多,她现在解释多少,不如等到了地方真正的给他看一看什么是表演来的更直观些。 到百家村之后,简双双先给了季雨泽一本书,让季雨泽看一看,这是一本恐怖故事的书,简双双写的。 季雨泽也没个心理准备,接过来就看,结果看了不到一半就被吓的变了脸色,主要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恐怖故事这玩意。 简双双写的已经很含蓄了,结果季雨泽还是被吓的不轻,但是恐怖故事就是这样,只要看了开头如果不看到结尾就会不舒服。 因为只有看到结尾,鬼被打败了,收拾了才会缓解一下心里的恐惧感,否则就会一直记着那个鬼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把主角给害死了之类的。 季雨泽就是这样忍着恐惧,一边看一边忍不住闭眼睛,深呼吸,外带看外面的景色,反正这反应,可让简双双看着十分有意思。 好容易脸色惨白的看完了正本故事书,季雨泽有点精神恍惚,他现在看着哪里都好像鬼影重重似的,就算现在是白天也一样。 简双双收了季雨泽手中的故事书,然后拎起了一边的藤箱,走到了门外,季雨泽莫名其妙的看着简双双的动作,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简双双走出去之后,气质一下子就变了,变得十分颓废,似乎很疲惫的样子,拖着藤箱,无精打采的走了过来。 然后简双双做了一个抬手推门的动作,好像她的面前有一扇紧闭着的房门,而她推门的动作略有些粗鲁,带着点发泄的意味。 门被推开了,但是在迈步进屋之前简双双的身体不自觉后仰了一下,伸手在面前挥了挥。 然后简双双扭头打了个喷嚏,皱着眉打量着屋子里面,表情十分的难看。 紧接着,简双双低头看向地面,她的眼睛一点点的睁大,浮现出震惊的神色,好像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 然后简双双猛地后退一步却一个站立不稳跌倒在了地上,可她却顾不上起来,只是不停手脚并用的向后退着。 这个过程中,简双双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地面,面容惊恐到扭曲! 原本一脸茫然的季雨泽看着简双双的动作,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段话,男人很疲惫,他没有钱,只能来到已经荒废的老宅居住。 他推开房门,房子太久没有打扫,里面布满尘土,随着大门的打开,尘土在面前飞起。 男人抬手挥了挥,鼻子有些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皱着眉打量着屋子里面乱糟糟的房间,心情十分的不美好。 然后男人看到屋子中满是尘土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脚印,男人的眼睛一点点睁大,看着脚印越来越多,就好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在那里走过。 男人的眼睛越瞪越大,表情惊恐,然后,他更惊恐的看到那脚印走到屋子尽头之后,转了回来,从背对着他变成了正面着他。 之后那脚印一步一步的想着他蔓延过来,男人吓得后退一步跌倒在地上,狼狈的手脚并用这往后退,表情惊恐到扭曲! 这是,那本他刚刚看过的恐怖故事书的开头,男主角因为生意失败,不得不来到乡下荒废的老宅居住,开头遇鬼的那一幕。 季雨泽突然有点明白简双双口中那个演戏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简双双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再次正常的走进了房间。 她看向季雨泽,笑笑道:“这就是演戏,将故事以真实发生的形式表演出来,给观众以真实的体验,与唱戏上的表演完全不同,怎么样,你有信心能够学好怎么表演吗?” 老实说看过简双双那种出神入化的表演,季雨泽没什么信心,刚刚简双双的表演真的太逼真了。 那一瞬间,他甚至忘了简双双是个孩子,她好像真的成了那个故事中颓废的男主角一样。 季雨泽心中没底,但是他现在已经别无出路了,他想要抓住简双双给的这个机会,所以他认真的道:“我会认真学习,努力做到你的要求的。” 简双双点了点头,她对季雨泽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不管怎么样,总比一点表演基础都没有的人强。 简双双之前给季雨泽看的那个故事,就是简双双准备拍摄的第一个电影,之所以选择恐怖片,是因为这个拍摄方法最简单也最省钱。 简双双的这个拍摄方法,是用叙事的方式拍摄的,从一个人的主视角出发,以主角的视角去看到一件件恐怖故事。 而且整部片子的出场角色也不多,一个主角季雨泽,然后就是邻居一家,主要负责解开这座荒宅的闹鬼秘密。 还有就是负责演出鬼的演员,邻居简双双打算让冯颖和杜赢,杜欣雨来客串,杜欣宁则是负责演鬼。 其实一开始简双双是没打算让杜欣宁演鬼的,她年纪太小,简双双怕杜欣宁演不出那种感觉来。 没想到杜欣宁年纪虽小,但是对于演戏方面的天赋可不低,简双双简单的教了几次,杜欣宁就已经能演的似模似样的了。 加上演鬼主要是神出鬼没,飘来飘去,并不怎么需要表情和肢体动作,更多的是靠气氛烘托,对演技的要求没那么高。 之后简双双就开始了培训一群人演戏,为了能够更好的看到效果,简双双十分不心疼的拿出了留影石就开始拍摄。
这个拍摄其实真的挺麻烦的,因为无法切换镜头,无法剪辑,只能用最简单的主视角拍摄手法,要不是惊悚片,这成片后的效果还真没法看。 因为简双双用了留影石,心疼的几个人可谓进步飞快,简双双预想中至少要培训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练好的演技,一个月就已经差不多能看了。 之后的拍摄正式开始,简双双则是身兼数职,导演,场务,道具师,影片配乐等等全兼。 这个拍摄的时间,简双双足足耗费了两个月,期间她还废了十几颗留影石,这才终于拍摄出了满意的影片来。 影片出来的第二天,简双双带着留影石,去找了甄姝,之后要合作播出影片,甄姝所在的酒楼绝对是最好用的地方。 甄姝好几个月没见到简双双,突然看到依然十分热情,第一时间拉着简双双的手转了一圈笑着道:“嗯,这才半年多没见,你这变化有点大啊。” 甄姝抬手比了比简双双的个头:“个子长了好多,看着都像个大孩子了,就是脸还嫩着呢,今天怎么想起来姐姐这里了?” 简双双笑着道:“自然是有好东西要让甄姐你看看,不过看的时候您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别被吓到了,我给你看的东西有点吓人。” 甄姝噗嗤一声就笑了,抬手掐了掐简双双的脸:“怎么着,小看你姐,别看你姐现在就当个掌柜的,好歹姐也是五甲镇最厉害的玄师。 你问问外面的人,那个敢说姐姐我胆子小,有什么东西放心拿出来,姐保证不会害怕。” 甄姝这话刚说完就被打脸了,她跟着简双双进了一个安静的房间,还把房间的窗户按照简双双的要求都用黑布遮挡了起来。 酒楼里的伙计都十分好奇,不知道甄姝和简双双在干什么,但是没一会儿,他们就听到屋子里面不停的传出一些诡异的声响。 那些声音听着就十分的慎得慌,还不时的有陌生的惊叫声传出来,最后这尖叫的声音里竟然夹杂了他们那个厉害的掌柜的甄姝的声音。 好几个伙计聚集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一边心里发毛的摸着汗毛都立起来了的胳膊,一边忧心忡忡。 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掌柜的叫成这样他们到底要不要冲击去啊?问题是掌柜的那么厉害,她都叫成这样了,他们进去有用吗? 更重要的是,他们是亲眼看着进去的人只有掌柜的和原来在酒楼说书的简先生两个人,这俩人关系好,应该不至于有事。 虽然这么想着,可里面的动静太诡异,众伙计想着以往甄姝对他们都不错,还是不放心的一起守在门口的位置,准备万一里面的甄姝喊人,他们立刻就冲进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里面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变成另一片寂静,一点声音也没有,众伙计的心又提了起来。 这是怎么个意思?里面到底怎么了?最后还是负责领头的一个年纪大些的伙计拍板决定:“不能等了,咱们先把门撞开看看情况再说。” 众伙计都没有意见,一群伙计围一起,用力向着门就撞了过去,这方家的门本就不算结实,又被几个人一起装,一下子就打开了。 大门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突然被打开,里面刚看完恐怖片,还在惊魂未定中的甄姝直接被吓到尖叫一声挥手就反射性的攻击了出去。 要不是简双双反应快,一看甄姝抬手知道不好急忙拦了一下,让甄姝的攻击落偏了,这一下子真要落人身上非打死两个不成。 甄姝看完片子后本就惊魂未定,结果门还突然被暴力打开,一瞬间刚刚看过的各种恐怖场景在脑海里轮番上演,条件反射就攻击了出去。 这就和小姑娘看到个吓人的虫子,惊恐之下有的人桃之夭夭,有的人不敢动,而有的人却会刺激的非要打死虫子一样。 甄姝被突然闯入的伙计们吓的不清,闯进来的众伙计也同样吓的瘫软在地上,生死关头走一圈,众伙计全腿软了。 被简双双拦了一下,甄姝也反应过来,看到瘫在地上的众伙计,顿时脸红了,她也没想到自己反应会这么大。 甄姝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对伙计们道:“那什么,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刚刚对不住,我反应有点大,都去账房上领两枚银币,压压惊。” 一边的简双双没想到甄姝能被吓成这样,甄姝看着真不想是一个胆小怕鬼的人,在五甲镇,她可是有名的女汉子,战斗力强悍到爆表的那种。 谁知道一个惊悚片能把人吓成这样呢,简双双有点后悔了,这个恐怖片到底播出后的后果她有些顾虑。 甄姝好歹是个玄师,她都吓成这样,那这个从没有经过恐怖片洗礼的世界,其他人不会更不经吓吧,万一要是下出个好歹来可就麻烦了,惊吓过度可是能死人的。 甄姝安抚玩众伙计,送走被两个银币吸引了心神,完全忘了刚刚差点生死关头走一遭的众伙计,这才看向简双双。 “双双,你这次准备在我这酒楼播放的就是这个惊悚片吗?” 不知道为什么,简双双似乎在甄姝的眼中看到了期待的表情,不过简双双却有点犹豫了。 “本来我是打算这么做的,不过如果真的那么吓人,还是算了吧,万一把人吓出个什么来,那我可就是罪过了。” 甄姝立刻急了:“别呀,这么好的片子你不放可惜了,而且虽然听吓人的,但是真的挺有意思的。 至于你担心的会不会吓坏了人,开始看之前提醒一下,再找几个郎中来坐镇不就成了,不会出事的。” 简双双有点疑惑的看着认真游说自己的甄姝,有点意外又有点好笑的道:“甄姐姐看来很喜欢这个惊悚片啊,我还以为甄姐姐被吓怕了,不想再看了呢。” 甄姝抽了抽嘴角,她可不是被吓的不想在看了吗,不过她被吓成这样,不看看别人被吓的样子,总觉得自己吃亏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