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虐文里的那颗小白菜(3)+3更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390 作者妞妞蜜 全文字数 2464字

【任务背景:这是一个虐文的世界。】 【冉城与齐小水大学时就是情侣。 齐小水登山途中掉入山崖摔死了。 冉城痛苦不堪,娶了齐小水的双胞胎姐姐齐小溪。 三年后,毁容的齐小水回来了,原来她并没有死。 齐小水告诉冉城,是齐小溪在她登山杖上做了手脚,所以她才会坠崖毁容。 冉城怒提离婚。 在离婚的那天,冉城头也不回离去。 齐小溪痛苦不已,追出去,却被车撞飞了。 在她进手术室时,听到了那个男人无情的声音。 大人孩子都不要,把她的皮肤全都割下来换给小水。 几年后,齐小溪换脸归来,亲手将一杯浓茶递到冉城嘴边,凄然笑道。 这是我们那个还没出世儿子的骨灰,好喝吗? 冉城撕心裂肺,小溪,我欠你一个孩子和一张脸,我把我的心赔给你够不够!】 病床上的陈溪正在接收剧情。 于梅九正在边上照顾她,就看到他老婆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睡梦中哈哈大笑。 他好奇地把耳朵凑过去,想要听听什么事儿让老婆乐成这样。 溪爷被这个剧情逗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同行们真是太优秀了,哈哈哈!” 这虐到喝骨灰水的文,到底是哪位同行用脚丫子敲出来的? 来,站出来认识一下。 于梅九嘴角抽抽,刮了下她的鼻子,低语。 “看不上虐文还穿过来,图什么?” 剩剩把剧情传给陈溪后,鼻子都带哭腔了,不过它可不是被剧情感动的。 它是被它的作死大大吓的。 上来开神力让男主倒霉被废了神力,又直接开挂电击男主。 悲剧能让大大看出喜剧的效果来,真是个人才。 这本《蚀情之夏》是神界虐文界鼻祖,开创了无脑虐不需要理由不需要逻辑就是要虐虐虐虐的先河。 感动了无数人,无数的大姑娘小媳妇抠脚大汉...们,都在深夜抱着纸巾盒对着这个故事痛哭流涕。 堪称狗血虐文里一朵不倒的奇葩。 销量相当火爆,给纸巾生产厂商带来了不少利润。 剩剩以为大大是小日子过的太甜了,跑过来找虐,忆苦思甜。 但从大大过来就操作猛如虎的举动来看,她并不是找虐来的,她是虐人的。 刚来就把冉城弄到腿断,在救护车上,还整了个触电的那种感觉... 陈溪来这个世界的目的,于梅九都不知道,剩剩就更不知道了。 她从未来世界里出来后,与梅九相互袒露心声,感情正是浓时,陈溪也不想这么快就做任务。 还是这种疑似同行用脚丫子写出来的书里。 于梅九给她做饭的时候,陈溪突然接到了神秘人的匿名消息。 告诉她,溪爷正在寻找的读者群年龄最小的果果的魂魄被带到了书中世界。 并给了她三本书,告诉她果果就在三本书中的一本里。 具体在哪一本不知道,需要溪爷摸索。 运气好的话,一本就能知道。 运气差点,要过三本书。这三本书风格不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是溪爷很讨厌的类型。
第一本,正是这个《蚀情之夏》。 陈溪穿书前并没有看到剧情,也没听过这本书,但从这个名字上就能感受到,不是啥好玩意。 果不其然,穿过来就是各种狗血。 这本书几乎集合了所有的虐点。 她爱他时他不爱她,虐她身,摧她心,他醒悟时她又不爱他,相互虐心虐身。 什么流产、车祸、换皮肤、摘眼角膜,都是小意思。 到了后期还有更虐的,冉城找了四个男人让他们虐齐小溪,就是大家想象中那种虐法。 过程拍下来,放在网上。 齐小溪疯了。 住进了精神病院。 几年后,齐小溪脱胎换骨重新归来,冉城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该死的甜美女人。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一番追逐后,终于与齐小溪重归于好。 陈溪以为,这书最虐的不是这些这些赚足眼泪的狗血剧情,而是渣男贱女最后莫名其妙的和好了。 把读者智商按在地上,用原著作者42号带着脚气的汗脚使劲摩擦,虐不虐! 【主线任务:提高《蚀情之夏》的销量。】 【支线任务:齐小溪深爱着冉城却求而不得。请你在三年之内帮助齐小溪实现心愿,是否接受任务?是/否】 “否。”陈溪毫不犹豫地拒绝。 【因代言人拒绝支线任务,《蚀情之夏》支线任务难度提升100%,请代言人在一个月内,让冉城深深地爱上你。】 于梅九看到他老婆又在嘀嘀咕咕,又支着耳朵凑过去。 省略一些不能发出来的不优雅的词汇,四舍五入,他媳妇什么都没说。 还好这世界没让儿子跟过来,要不... 跟着这个彪悍的娘,儿子得学成什么样啊,啧啧。 ... “城...你没事吧!”齐小水眼泪吧嗒吧嗒地掉落在病床上的冉城身上。 冉城的一条腿打着石膏,只系了两颗扣子的病号服露出胸口被烧伤的部分。 虽然已经处理过,看起来还是红红一片。 除颤仪灼伤了他的皮肤,也刺痛了他的尊严。 直到此刻,他都无法忘记自己被电晕前,那女人鬼气十足的笑脸。 “她为什么会对你这么狠啊,为什么...”齐小水的半边脸缠着纱布,露出的半边脸眼泪哗哗流。 这张跟齐小溪一模一样的脸触痛了冉城的尊严,让他想到那个敢电击他的该死女人。 只觉得心底的怒火像是奔流的河,将他的理智瞬间淹没。 “够了!” 齐小水被他吓得不敢再哭,红着两只兔子眼,怯生生地看着他。 “我不是对你生气,我是...”冉城咬牙。 那该死的女人,不要让他抓到,他不会放过她的。 一墙之隔,陈溪醒来,疑惑地掏掏耳朵。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讨厌的声音?” 于梅九也听到了,替她温柔地盖好被子。 “可能是太疲惫了,出现幻听了。” 咣当,隔壁似乎有人踢门。 “齐小溪这个恶毒女人,她竟敢电你!”冉母高八度的声音响起。 陈溪瞬间坐起来,哦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