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蜜月-下

作者浙东匹夫 全文字数 2472字

一周的甜蜜时光倏忽而过,朱悠然的好奇心与甜腻也渐渐消解,适应了船上的生活。 对于其他经常出海的人来说,在海上漂泊着住一个星期,那根本就不叫事儿,但对于从小养尊处优的朱悠然,却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人生经历,值得好好表扬一下。 就好比一个公主,肯自己穿衣服,都是一种了不起的值得表扬的“事必躬亲”善举,谁让她们生下来就是宫女帮忙穿衣服的呢。 从2月16到2月22,船队玩遍了东马来西亚沙巴州的仙本那、菲律宾的长滩岛和马尼拉。 也看了湾湾南端大海最美的垦丁、到湾北市区逛了逛,还花了两天在冲绳各地游玩。 在湾北坐车闲逛的时候,夫妻俩远远参观了一下如今已经修建了一小半的、掉到了坑里的顶新集团101大厦。因为两年前中了顾鲲的计,顶新集团的钱注定是要打水漂了,他们盖出来的房子,注定连短暂的世界第一高楼头衔都拿不到。 在垦丁,顾鲲和朱悠然也吃了可以代表胡建菜较高水平的三星葱炒腊肉——腊肉就是普通的湘/蜀腊肉,这是湾湾眷村菜的代表食材,是半个世纪前搬过去的内地人带去的菜色,可见两岸老一辈的风土人情其实没什么差异。 而三星葱则是湾湾特产的大葱,顾鲲吃了也确实不得不承认果然有独到之处。每个地方总有其比较优势的特产,不能因为地方小就盲目看不起。别的不说,单论大葱这种食材的质量、口味,湾湾确实比大陆那些产地要更胜一筹。 2月22日夜,船队离开冲绳,高速驶往曰本关西,后续一周,他们都将在本州悠游,看看京都奈良的古迹,爬爬富士山。 也正是从冲绳开始,朱悠然的兴致变得愈发高涨,因为她发现终于不用看蓝得发绿的大海了,可以看点儿其他更深沉的颜色,每天都好几次缠着顾鲲放慢船速、把船上一些戏水的娱乐设施放下去,与大海亲密接触。 23日清晨时分,船队已经出现在四国岛南侧的土佐湾,朱悠然一清醒就缠着老公,换上泳装减慢船速,到船侧的冲浪舱里玩耍享受。 “看来长期出海也没那么辛苦嘛,我也出海一周了,这个挑战达成得不错吧?快夸我快夸我,人家是第一次连续坐船出海一周吗,你也不纪念一下我‘达成了新成就’么。”朱悠然一脸小姑娘一样的幸福感,弱弱地求表扬。 “好,做得很不错,算你‘解锁成就’了,”顾鲲心不在焉地表扬了一句,但依然忍不住紧接着揭穿,“你这也叫‘体会了出海的辛苦’么?你知不知道你坐的这条船有多体面多奢华,换个其他几千人的大游轮,你都不一定晚上能睡得这么稳呢。 当年我还白手起家穷的时候,那才叫出海。二十米的小船,八级风浪照样要抓海鲜,甚至还要潜水摸礁石上的收成。” “好了好了,谁跟你比这些了,知道你白手起家不容易、我们兰方以后发展全靠你,还不行么?”朱悠然连忙打断了顾鲲继续忆苦思甜,然后话题一转,“现在这个季节,能够爬富士山么?前几天你还说雪都没化,不让普通游客上去,到时候强行上会不会搞特权?会不会有不良国际影响?” 顾鲲搂着妻子轻描淡写地说:“那个算什么特权?他们不让上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们有专业资质的护航团队,走正规流程申请就行了。
我们的黑水安保公司里,从山地战专家到专业潜水员、翼装飞行极限潜入,方方面面的专业人才都有,还都是有证书有资质的。你要相信你老公的团队齐备程度。实在不行,曰本人也接受直升机航线申请的,给钱就可以飞到富士山上。” 朱悠然:“那我就放心了,今天白天我们先去看金阁寺和东大寺吧,晚上再坐船去静冈。” 夫妻俩一边闲聊着一边享受土佐湾的温暖海水,聊着聊着就被眼前的一幕异景打断了。 朱悠然刚说完行程细节,就看到船舷远处大约几百米的海面上,跳起了一条抹香鲸——当然,以朱悠然的生物学知识,并不知道这条鲸的细分品种名叫“抹香鲸”。 “哇!这是鲸鱼么?曰本人不是捕鲸很厉害的?怎么还会有鲸鱼,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鲸鱼呢。” 那鲸鱼有十几米长,黑白相间,非常显眼可爱。 顾鲲倒是很懂行:“这里应该是快到土佐湾的室户冲了吧,附近遇到鲸鱼是很正常的,我们都开了半天了,才遇到一条而已。曰本人捕鲸是厉害,但近年来他们主要在全世界公海捕,自己领海内反而抓得比较严格,要保护生态和旅游资源,他们只抓别人的鲸。” 朱悠然看得啧啧称奇,听了老公的解说,内心也对曰本人多了一分鄙夷,总觉得他们在占据自然资源方面有点不厚道。 这不是大学老师里说的公地悲剧么,自己碗里的要保护,公海的就赶尽杀绝。 或许是被鲸鱼的预期所吸引,当天中午剩下的时间,朱悠然都没什么精力跟顾鲲甜言蜜语闲聊,就是一边在船舱里冲浪一边盯着找鲸鱼。在到达鸣门海峡之前,居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又给她看到了一条抹香鲸,也算是值回本了。 午后涨潮时分,“朱森号”刚好通过鸣门海峡,因为土佐湾与濑户内海在潮汐时的水位差,朱悠然不负此行地看到了足足直径20多米的鸣门大潮旋涡。 游艇稍微逗留观赏了一会儿,就进入了大阪湾,然后顾鲲用两架申请了航线的直升机,载着一家人和保镖,前往京都和奈良赏玩。 “朱森号”则为了节约时间,没有深入大阪湾太远就掉头了。游艇要在晚上之前赶到伊势半岛另一侧的名古屋外海、接上届时游完京都奈良的直升机。这样等顾鲲和朱悠然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能到富士山脚的外海了。 一切都很顺利,第二天一早,朱悠然如期看到了她最爱的雪景。在顾鲲的直升机加保镖团队的配合下,朱悠然直接在日出前起飞、降落到富士山的五合目中转点时,正好是日出时分。 朱悠然难得享受了一把在富士山半山腰看日出的待遇,然后在保镖的扶持下,花了一天时间登剩余的一千多米海拔。可惜她体虚气弱,并不能全程坚持下来,中间又借助了一次直升机,才在一个白天的时间内完成登顶。 “老公,我这几天太开心了。跟着父王母妃一起的时候,还有很多地方去不了呢,一天到晚担心我这个不安全那个不安全。只有跟着你,地球上哪儿都有得玩。” “小声点儿,虽然这里不会雪崩,但我们毕竟是在火山口上嘛。”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