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 动静

火影之千叶传说 2229 作者零始 全文字数 3020字

“久等了,我是中忍选拔第一次考试,考官,森乃伊比喜。” 突然炸裂的烟雾,也在迅速的弥漫中淡化消退,很快,就露出了烟幕之后的那一个脸上脸上满是伤疤,看上去就极为凶恶可怖的中年忍者,以及他身后的一大批身着考官服的木叶忍者。 而随着烟雾的消散,在那怒骂余音绕梁的下马威中,中年忍者也开始了一个自我介绍。 配合着那一张凶恶伤疤脸,却也是镇住了当前教室中绝大部分的下忍。 真是…… 闹出了大动静啊! 而这自我介绍中,森乃伊比喜的余光,却是看向了自己的右侧偏后方,那几个已经聚拢到一起的这一届中忍考试资历最浅的九人身上。 消…… 消失了! 而这个时候,一大群考官的右侧偏后方,木叶的九位下忍新人因为刚才的事情,已经下意识的聚拢到一起,此时此刻,宇智波佐助以及奈良鹿丸的目光,却是猛然朝四方搜索了起来。 此时,他们的最中央,除了整个身形还僵硬着,难以言喻的漩涡鸣人之外,什么都没有。 也就是说,那个袭击者,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众人目光不可抑制的被考官们登场吸引的一瞬间,消失无踪了。 如果没有漩涡鸣人身前的那一个坑洞以及他脖颈处缓缓渗血的剑痕的话,这个袭击者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一刻,无论是宇智波佐助,还是奈良鹿丸,脸上都缓缓的浮现出一种震骇之色。 他们很清楚,这种在他们眼前的来无影去无踪代表着什么。 这个袭击者,恐怕实力,是远超他们。 或者说,这个袭击者思维之缜密,完全把他们耍的团团转,明明就在近处,他们愣是连脸都没有看清楚。 或许,他们之中,有人因为角度问题,可以看到侧脸,但是昏暗之中,仅仅侧脸,仍旧是无法分辨全貌的。 况且,看众人的反应,刚才恐怕目光都在鸣人脖子上的刀刃之上,估计也没人意识到要仔细观察这个袭击者。 此时此刻,宇智波佐助和奈良鹿丸的额角,均是泛起了微微的冷汗。 刚才那个袭击者的话语,他们也都听在耳朵里。 而听他的语气,如果鸣人不是在木叶,且考官不是正好赶来的话,恐怕,鸣人真的会身首异处。 这一刻,他们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弱肉强食的可怕。 也深深的明白,刚才鸣人的举动有多愚蠢。 虽然听上去是热血了,战意高昂,一扫之前他们因为惹人注目而产生的怯意。 但是,他们却没有考虑后果啊。 一时痛快是一时痛快了,但是,这句话,无疑是挑衅,原本之前的引人注目就引起了所有人的不满,这挑衅下去,基本就是跟这里所有人树敌。 而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做出这种挑衅。 后果,只可能是死啊! “鸣人!” 而这个时候,见袭击者已经褪去,春野樱忙走上前去,取出忍具包中的绷带,一旁的日向雏田也涩涩的拿出了日向一族上好的药膏,凑了上去。 并且,给漩涡鸣人包扎了起来。 而此时的漩涡鸣人,却仍旧是惊魂未定,只能任由两个少女将他拽坐在地上,给他的脖子包扎起来。 甚至,身形都有些颤抖。 这一刻,他再次感受到了生命的危险,和波之国任务的时候,完全不同的生命危险,或者说死亡的恐惧。 波之国任务的时候,好歹他还可以反抗,反抗心之下,死亡的恐惧,就淡了。 但是,这一次,他毫无还手之力,深深的感觉到了那种在敌人手中的无力感。 死亡的恐惧,无比的清晰。 即便他是个神经大条,说话做事基本不转大脑,直来直往的家伙,此时也是话都说不出来,思考能来已然被死亡的恐惧所占据。 而其余人,看着漩涡鸣人的样子,也都是微微的屯咽了一口口水。
这一刻,他们也突然明白,接下来的考试,可就是生死厮杀了。 之前他们的那些对话,争胜负的对话,此时听上去,却是多么的可笑。 是何等的幼稚! …… “这下,满意了?” 而这个时候,教室中不起眼的角落里,羽田龙彦看了一下自己侧前方安然坐着,仿佛动都没有动过的羽田一叶,开口道。 “嗯?龙彦,你在说什么?什么满意了?” 对此,羽田一叶一脸的茫然,回头看向了羽田龙彦,开口道。 所以说! 这个家伙,最讨厌了! 而听到这明知故问的话语,羽田龙彦的牙关立时就咬了起来。 “你是白痴啊!我难道不会注意我前面坐着的人还在不在吗?这里糊弄有意思吗?” 然后,他强压着咆哮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道。 “杏奈,龙彦在说什么?” 对此,羽田一叶忽的转头,看向了吃的起劲的羽田杏奈,问道。 “不知道,我一直在吃。” 对此,羽田杏奈极其坦白的说道,声音清脆,若铃铛脆响。 “你!” 听到这一声,顿时,羽田龙彦为之气结! 你的忍剑就暴露了好吗! 你的忍剑就暴露了好吗! 你的忍剑就暴露了好吗! 你刚刚人也不在我前面! 你刚刚人也不在我前面! 你刚刚人也不在我前面! 而他的心中,已经彻底咆哮了起来。 …… “听好了,这也是个好机会,我先说清楚,未经考官允许,不得私自对战,即便考官允许,也不允许采取致对方于死地的行为,敢违逆本大爷的家伙们,立即淘汰!” 而这个时候,扫视了一圈,对震慑效果似乎很满意的森乃伊比喜,十分严肃的又开口道。 眼神,则是若有若无的扫了一下那羽田三人组的所在之处。 “笨蛋一叶!” 而听到这一声,为之气结的羽田龙彦脸上立时就露出了得意之色,大有“”看到了吧,你这是瞎糊弄,人家都看到了,白痴”的意思在里面,口中也忍不住骂了一声。 不过,对此,羽田一叶似乎完全就没有自觉,一脸的茫然,总之就是一副我没做什么,说的不是我的模样。 又气的羽田龙彦差点跳脚。 “听明白了吗!” 而这个时候,森乃伊比喜更加严厉的话语,再度传来。 不过,他的这句话,却是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响,教室内仍旧是一片沉默。 只是,绝大部分下忍的脸色,却是微微的变了。 却是相当明显的把这个凶恶的考官的话,听到耳朵里,记着了。 “感觉真是简单啊,这考试。” 只有有些按耐不住的萨克,冷笑着道了一声。 而这一声,则是引起了木叶众考官的冷笑。 “那么,现在开始中忍选拔考试的第一场考试,提交你们的申请书,同时收下这个号码牌,按照号码依次入座,然后,我会发笔试的问卷,” 不过,森乃伊比喜却是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只是拿出了一个号码牌,如是说道。 第一场考试,就要开始了! 嗯? 然而,这个时候,被恐惧所支配的漩涡鸣人,眼睛却是忽然眨了一下。 笔试? 问卷? 森乃伊比喜的话语之中,有两个词汇,似乎深深的刺激了他,以至于连死亡的恐惧都无法再支配他对这两个字的反应。 问卷? 笔试? 然后,刺激之后,他又眨巴了一下眼睛,心中颇有些茫然的又重复了一下那两个词汇。 什么! 尔后,下一瞬,仿佛猛然惊醒一般,他的眼睛猛然瞪大,惊骇之色瞬间冲破了恐惧之色。 “第一场考试,是笔试吗!!!” 刹那间,漩涡鸣人的哀嚎,响彻了整个教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