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会议召开

海贼之疾风剑豪 473 作者洛年有知 全文字数 3628字

“……” 被拦住的达斯琪,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停在原地沉默片刻,而后微微抬头看向来人,低沉开口: “缇娜上校,您这是想要阻止我吗?” 来人是个高挑美女,留着一头飒爽的淡粉中分长发,披着有玫红色肩章的正义大氅,嘴角叼着香烟,御姐气场十足。 正是海军本部上校,斯摩格的同期好友,槛槛果实能力者,缇娜。 “缇娜不知道。” 看着面无表情的达斯琪,缇娜顿时心肠一软,原本冷厉的语气也柔和起来,但迟疑片刻后,她还是开口道: “但不管如何,缇娜必须提醒你,眼下不是你复仇的时候,七武海会议举行期间,本部绝对不能出任何乱子。” “为什么?” 达斯琪木然地看着她:“就因为他成了七武海,所以斯摩格先生,就只能这么白白战死了吗?” “可以这么说,但又不仅仅只是这个原因。” 缇娜叹了口气,压低了几分声音道:“如果是别的七武海还无所谓,但那个男人的战力,是足以主动无视七武海盟约的,如今新世界风云动荡,本部更离不开这么一位强力的盟友,两边的关系,绝不能在这种时候出现摩擦……” “请您别和我说这些大道理。” 达斯琪打断了她的话,目光漠然地看了眼缇娜,“本部的战略谋划与我无关,我今天,只是想做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罢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 唰! 她骤然脚尖一踏,六式之一的“剃”发动,绕过缇娜,如猎豹般迅猛,向着远处的夏诺暴掠而去。 “缇娜很失望。” 被甩开的缇娜并没有立马去追阻,她似乎对这一幕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旋即从披风内抬起了一只手臂,低声喃喃道: “对不住了,达斯琪。” 嗤嗤! 伴随着陡然响起的破风声,如同围栏状的铁枝蓦地从她的手臂中蹿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向着后方延展而去。 仅仅两三个呼吸的工夫,铁槛就追上了十几米外的达斯琪,将后者缠绕束缚了起来。 “放开我!” 猛然间被束缚住的达斯琪,当即陷入了暴怒之中,拼命地挣扎起来。 然而。 这些灌注了武装色霸气的铁槛坚固无比,任凭她再怎么拔剑劈砍也丝毫无损,反倒是因为动静过大,惹来了周围不少海军士兵的侧目。 而百米外的夏诺与桃兔,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停下了话头,同时扭头望了过来。 “看来只能下狠手了。” 见此一幕,缇娜心中一紧,顿时不再留手,操控着的铁槛猛然收缩,瞬间将达斯琪拉扯回了她的怀抱中,并迅速地一记手刀劈下,斩在后者的后脑勺上,将其打晕了过去。 这边达斯琪刚失去意识,桃兔就已经是走了过来,沉声开口问道:“怎么回事,缇娜?” “桃兔中将。” 缇娜立马举手敬礼,旋即瞥了眼倒在自己怀中的达斯琪,轻笑道:“没什么,年轻人在道场里受了点委屈,和缇娜闹小脾气呢,缇娜这就带她回去。” “这样么……” 桃兔眉梢微微一挑,她明显看出了什么端倪,但面上却不动声色,颔首道:“那行,你自己解决吧,注意影响,明天如果有空,再来找我汇报具体情况。” “是,中将。” 缇娜知道有些话在夏诺面前不能明说,而桃兔的这种处理方式是最好不过了。 她又敬了个军礼,深深望了一眼远处的夏诺后,便抱着昏迷的达斯琪,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 “下属们闹了点矛盾。” 等缇娜远去后,桃兔又回到了夏诺身边,莞尔一笑,将刚才的事情遮掩了过去,“本来只是一点小事而已,让你见笑了。” “是吗?” 夏诺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桃兔心中微凛,刚准备解释什么,后者却是抬手制止了她的话,“用不着跟我解释,我也没放在心上。” 桃兔语塞,只能苦笑了声,果然,以对方那恐怖的见闻色,即便隔着数百米,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人群中的异动呢? 恐怕早在那个女少校起杀意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被这位大佬注意到了吧…… 她的猜测并没有错。 经过一年半的修行锤炼,如今夏诺的见闻色,虽然还不能像卡塔库栗那样达到感知未来的恐怖程度,但足以在达斯琪现身的第一时间,就于茫茫人海中锁定到对方的位置。 对于这位“故人”的出现,夏诺其实还是有些诧异的。 他本来还以为,当年在东海颠倒山下的那一战,这家伙早就死在了自己的剑气之下,没想到对方不仅侥幸存活了下来,而且还返回了本部修行锻炼,实力似乎大有长进。
当然,所谓的大有长进,也只是基于对方那本来就弱的可怜的战力而已,连缇娜的槛槛果实都无法破解,这种程度在夏诺看来,还不如当初刚离开巴拉蒂餐厅出海时的自己,顶天也就是个悬赏四五千万海贼的水平。 才修行到这种程度,就想着为斯摩格报仇,来刺杀自己,夏诺真怀疑这迷糊女的脑子是不是进了水,从头到尾,他除了觉得好笑之外别无想法,甚至连动手收拾对方的念头都没有。 双方之间的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仿佛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在这种差距下,想将报仇的念头付诸行动,可不是脑子上头热血一冲就能够做到的。 不过嘛。 说到底事态没闹大升级,还是和那个“黑槛”缇娜及时出手,制止了这蠢女人的举动有关,要是真让她杀到了自己跟前,夏诺也不介意当着这帮子海军的面出手,给对方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俩该聊的也差不多都聊完了吧?” 夏诺看了眼缇娜离去的背影,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 “打了一下午,我也有点乏,就不去晚宴凑热闹,先回房休息去了,让你手底下的人准备些点心送过来,明天会议上再见了。” “嗯,明天再见。” 桃兔也没再多说什么,笑着挥手告别,目送夏诺的背影远去。 “那,那个……” 见两人分开,一直眼巴巴守在旁边的茶豚,才大着胆子凑上跟前,看着桃兔被绷带缠绕的手臂,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祗园,你的伤口可还没愈合,这两天一定要小心,多喝热水多休息,要不明天的会议,就由我来帮你出席吧……” “用不着,少给老娘在这里假惺惺的!” 桃兔瞪了他一眼,冷笑一声后,就一甩披风径自离开了。 “呃……” 被丢在原地的茶豚顿时傻眼,他困惑地看着桃兔的背影,半晌后才挠了挠头,不解地嘟囔道: “又不是我打伤的她,为啥要发这么大的火嘛……” 又回想起之前被拒绝78次的惨痛经历,茶豚忧郁地点燃了一根烟,长长叹息一声: “真是搞不懂这帮女人啊……” ………… 一夜无话。 转眼到了第二日的清晨,夏诺早早起床,打开了落地窗,对着下方壮阔的月牙形海港打坐冥想,很快便进入了空明忘我的状态。 这种状态有利于他的心境锤炼,时而还能参悟到对风之奥义新的理解,可以说是剑道修行必不可少的一环。 时间飞快流逝。 约莫上午八点钟时,海军派人敲门,送来了早餐茶点,并告知七武海会议即将正式举行,请他务必在九点半时抵达大会议厅。 “九点半……居然没有延迟,按时召开了。” 盯着这个传达消息的海军中校,夏诺皱了皱眉,“鹰眼米霍克可还没到吧?怎么,不等他了么?” “上……上面的意思,应该是不等他了。” 这名海军中校约莫有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已经算是一位老海军了。 但在夏诺的目光注视下,他只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丛林中的猛兽盯住了一般,紧张的额头一直在冒汗,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阁……阁下不用担心,这种有缺席的情况才是常态,以……以前的几次七武海会议,来的人还没这回一半多呢,也,也是照样按时举行了……” “可惜。” 虽然早有预料,但听到这话的时候,夏诺心中还是有些遗憾。 他这两天可是一直等待着鹰眼的到来呢,这位的行踪一向神秘莫测,要是这次没能切磋上,下次见上面,又是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你先下去吧,到了时间我会赶过去的。” 接过了这位海军中校手中端着的餐点,夏诺摆了摆手,回到了落地窗旁的茶几前坐下,“出去记得把门带上。” “是,夏诺阁下。” 终于等到这句话,海军中校明显松了口气,他一副如蒙大赦的表情,鞠躬行了一礼后,就小心地关上门退了出去。 远远隔着门,都能感觉到他在走廊里远去的脚步声,比来时要轻松不知道多少倍。 “这帮海军。” 夏诺正拿起餐盘里的起司面包,涂上黄油酱往嘴里一塞,感知到脚步声中的区别后,他无语地摇了摇头。 七武海里可从来不缺怪人,跟沉默寡言的巴索罗米熊,和有偶像包袱一直端着装冷酷的沙鳄鱼等人比起来,自己明明已经算是其中最温和可亲的了,而且外貌上也绝对是有加分选项存在。 怎么在这些海军校尉的眼里,自己反倒是成了最可怕的家伙了? 嘁,真是令人费解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