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 天之子当有天佑之

诡三国 1815 作者马月猴年 全文字数 4671字

诡三国 骠骑将军啊…… 刘协仰头望天,眼神之中带着一些迷茫,也有一些犹豫。气运这种事情,真的就像是天上的??一般,看着好像是就在眼前,实际上距离遥远。 刘协已经不怎么相信气运这个事情了,因为他觉得,他似乎没有什么气运,而要拿自己没有的东西去和旁人比较,不是傻子是什么? 唯一可以凭借的,便是自己的思考和理智。 斐骠骑会比曹司空更好么? 刘协就像是一个社畜一样,一边小心翼翼的掩饰着自身的情绪,继续不露声色的重复着每天的事务,一边不停地的在心中衡量着两家公司的利弊。 曹老板的公司呢,所提供的平台就这样了,算是倒了一个极限,而且似乎限制很大,不但不允许刘协自己招兵买马,甚至还裁减经费,更过分的是还将自己的亲人扭交法办,每每想起这个事情来,刘协都在暗地里磨牙…… 那么斐老板的公司会不会有所改善? 亦或是天下的乌鸦其实一般黑? 毕竟跳槽是有风险的。 虽然刘协不见得知道后世的一些专有名词,但是整体意思却也差不多,毕竟耿纪传达过来的计划看起来似乎不错,然而实行过程当中难免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问题,到时候若是途中生变…… 从许县到关中,一路肯定不太平,这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那么,要不要冒这样的风险? 刘协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就像是这是他人生当中最为重要的一口气…… 许久,刘协从后花园当中转了出来,脸上平静如水,在经过园子路口的时候,对着在园子口等候的小黄门说道:『听闻孔文举在南郊办文会?朕也想去看看,你且去问一下荀卿……』 刘协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心中却在抽搐。一个天子要去哪里,居然还要问一下下属的下属,这个天下,还是大汉江山么…… ……o(一︿一+)o…… 『陛下要去南郊参加文会?』荀彧沉吟着,然后看了一眼满宠,问道,『伯宁以为如何?』 『孔文举此人……』满宠低垂着眼皮说道,『虽说王仲宣已离,然之前多有与孔文举往来……为稳妥计,理当拒之……直言四海不宁,刺客者甚多,为陛下安危计,不便出行也……』 满宠知道荀彧问他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不过作为下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余地,当上司将一口黑锅摆在面前的时候,是背还是不背?就像是领导在电梯里面放了一个臭屁,然后下属居然不能赶快表示一下,将这个屁承担下来一样,正所谓一个屁大的事情都承担不起来,还要这样的下属有什么用? 虽然刘协想要出宫去看看文会,并不算一个屁大的事情。 拒绝,对于荀彧等人来说,肯定是比较稳妥的,但是同样的,在情理上,也明显有些过分。毕竟这个天下,不管怎么说,依旧名义是大汉。 若是不让刘协出宫,必然会招惹来一些吃瓜群众的骂声,而献策的满宠,多少就要分担绝大部分的黑锅了…… 『子扬,汝之意何如?』荀彧微微点点头,却没有下令,又转头问了问刘晔。 刘晔并没有抬头,拱了拱手说道:『此事允也不是,不允也不妥,属下也是无策……还请令君裁决……』刘晔毕竟是皇室出身,让他来表示拒绝刘协的意思,不管于情于理都是说不出来的,所以刘晔干脆就将问题丢还给了荀彧。 荀彧也点了点头,说道:『也是……』 如果是普通的出行,比如天子行猎踏春等等纯粹是天子想要游玩类型的行为,以社稷安危啊,劳民伤财啊等等借口堵回去,也算是正常操作,说不得还会落得一个刚正爱民的声名,但是去参加文会,刘协一不花钱,二也没有要周边供奉,就是在城南郊外走一走看一看,然后再说刘协这样的参加一个文会的行为,就会劳民伤财危害社稷未免就有些过分了。 至于安全问题,更不可能如同满宠所说的那样拿到台面上去讲,毕竟治下不宁,害得天子不安,这是臣子的失职,而不是臣子的荣耀。 再加上参加文会的,可不仅仅是只有孔融一人,颍川周边大小士族子弟也有不少,这陛下亲临,无疑也是对于文会的一种肯定,对于这些颍川士族子弟来说,也无形当中就像是增添了一些光彩一般,若是被这些……嗯,荀彧甚至可以断定,只要他拒绝了陛下的出行,这些参加文会的士族子弟肯定就会知道此事…… 原本曹操诛杀董承之后,声名什么的就下降了许多,要不然也不会冒出来后来曹昂被刺之后,还有些什么『天道昭昭』之类的流言四下乱传。 有官职的,除非像是孔融许攸这样的『半在野』状态下的人员,一般都不会参加文会的,而这些参加文会的在野人士,要说清论朝政,批驳政策,只要让他们不涉及具体事务实际问题的话,那可各个都是一顶一的人才! 荀彧沉吟了片刻,说道:『来人!去请任中郎前来!』 ……(* ̄(エ) ̄)…… 果然,刘协的到来,就像是给在城南的参与文会的一干众人打了鸡血一般,虽然说在任峻和满宠的严格看护之下,刘协的行动受到了很多的限制,然而依旧让许多颍川士族子弟就像是后世北棒子见到了***一样,激动地不行,热泪盈眶,泪洒满襟。 这样的情形,也让在跟在后面的荀彧微微有些感慨,若是这一次没有让刘协出现,而被这些人知道了是他拒绝了刘协的,会不会回头偷刨荀氏的祖坟去泄愤? 不过让荀彧意外的是,原先设想当中会出现的各种『意外』并没有出现,刘协很平常的在文会上待了大概一个时辰,接见了几名乡老,然后也看了几篇后进学子的文章,没有做出任何异常的举动,也没有说什么让人尴尬的话语,便宣布回宫…… 就这? 大张旗鼓,严阵以待的荀攸满宠,以及从颍川调来的任峻不由得有些错愕。任峻虽然名头上是颍川的典农中郎将,但是实际上在曹操治下,这典农中郎将几乎等同于太守职位,同样也掌管着颍川的军政事务,只不过因为许县的原因,不好设立颍川太守,所以才多出了一个典农中郎将的职位,因此任峻手中也是有不少郡县守卒的。
结果准备再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陛下真的只是想要看一看而已? 难道是想多了? 没事,当然最好。 刘协回城,孔融许攸等人自然要前来恭送。 许攸忽然觉得,来参加孔融举办的文会,简直就是投了曹操以来,最为心胸畅快的时刻了,见刘协离去,难免升腾起一种难舍的情愫来,上前启奏道:『陛下驾临颍川文会,如同光耀山川,旭暖厚土,实乃吾等之万幸也!然此次陛下来回匆匆,不愿稍留,可是吾等有何失礼之处?』 毕竟这一次刘协来的突然,许攸根本没有什么准备,再加上许攸又不是那种惊艳的天才,走个几步就能妙笔生花的那种,在刘协来的这一个时辰之内,死劲憋了半天,依旧没能憋出一篇像样子的文章出来。 评价他人的文章都很容易,可是要自己动手,肚子里面的几千个字似乎都在躲猫猫,收罗了半天都找不到几个。 于是许攸自然想到,如果说…… 许攸的算盘打得挺响,就没顾荀彧等人了,或者,许攸就算是知道了荀彧的意思,也不想去迎合,毕竟都是可以呼喝曹操为『某甲』的辈分,难道还看着荀彧这样的小辈脸色不成? 荀彧脸色不变,但是眼皮却沉了下来,似乎地面上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样。 满宠则是面露不虞之色,狠狠地盯着许攸,反正满宠和许攸之前就有争吵过,现在自然也不必给许攸什么好脸色。 刘协笑了笑,说道:『朕……今日得观诸位,文笔斐然,忠心可嘉,朕甚是欣慰……不过……宫中也有些事务,就不便久留了……』 『既然陛下还有要务处理,臣亦不敢强留……不过,五日之后,文会终了之时,不知陛下可愿拨冗莅临,以励后进求学,以嘉颍川文风?』五天的时间,自然就足够自己憋一个大招,然后在天子面前展露一下了。 许攸话音一落,顿时引起不少士族弟子应和,对于他们来说,才不管刘协究竟是有真的事务还是假繁忙,心思也和许攸差不多,反正能有机会露脸,而且还是在天子面前展露一二,有什么比这样的场面更让人欣喜雀跃的么? 于是许攸话语一出,个人颜色顿时不同,有人应和,有人沉默。 不说旁人,孔融心中窃喜,没想到许攸来了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若不是他来说这话,还要自己想办法提出来…… 『这个……』刘协沉吟了一下,转头问道,『荀卿,汝意如何?』 众人的目光顿时集聚在了荀彧身上,让荀彧如坐针毡。 ……??…… 此时此刻,函谷关隘之中的太史慈,看着疲惫不堪,衣服头发肮脏,双腿之间血流不止的王粲,不免微微升起了一些佩服之意。 对于一个不擅长骑马的文人来说,硬生生在荒郊之中,人不离鞍,赶了三天的路,如同紧急传递军情的兵卒一般,抛下了舒适且安逸的华盖车,奔到了函谷关下,不仅是双股之间被马鞍马皮磨出血泡,然后血泡又再被磨破,一片血肉模糊,更有可能在路上会遇到曹军的斥候小队,生死转瞬之间。 不管之前太史慈对于王粲的印象如何,而现在看到王粲能将自己豁出去的表现,总归是让人佩服的。可是在简单包扎之后,王粲稍微恢复了一些所说出来的话语,却让太史慈十分的为难且愤怒起来。 『五日为期?!』太史慈瞪着眼盯着王粲,忽然觉得这个家伙比自己其实都还要胆大包天,『奔袭许县!你疯了还是某疯了?!』 『某……某四日可至函谷,将军五日之内又如何不能至许县?』王粲声音虽然虚弱,然而依旧有一股倔强的味道。 『哈!』太史慈瞪着王粲,『此事无关军旅!汝,汝……』 太史慈绕着王粲转了两圈,想要怒吼两声,却又担心会自己的声音太大,便传递得众人皆知,不得不又重新凑到了王粲面前,『汝可有骠骑之令?!未有授命,便行此胆大妄为之事!还要某配合于汝!真是,真是……』 王粲咧着嘴,像是一半因为伤痛,一半是在笑,『汉家臣子,迎救天子,何须他人之令?!再者言之,骠骑遣某入许,不就是为了此刻么!难不成骠骑表里不一,假以忠义之名,行苟且之事!』 『大胆!』太史慈喝道。 王粲却梗着脖子,也是瞪着太史慈。 两个人像是斗牛一样,僵持了半晌之后,太史慈无奈的说道:『纵然某令兵急驱许县,然亦为强弩之末也,又攻不得城,如何能迎得陛下?』 王粲哈哈笑着,说道:『将军无须忧虑,某早有安排……』便是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太史慈听闻,转悠了几圈,皱眉说道:『仲宣,此策如何能行得?!若陛下不得出宫,又将如何?又或是不得脱……亦或是兵乱殒……啊呀!汝……行险,太过行险!』 虽然王粲计划得不错,甚至还有后备的预案,但是不管从参与人数还是兵卒武力上来说,都是处于劣势的状态。 陛下不能出宫,就先布谣,乱许县城中之心,然后在第四日夜间发动暴乱,冲击皇宫和城门…… 如果陛下可以出宫,那么多半都会以为是再在文会上做文章,但是实际上文会只是一个幌子,吸引大部分人注意力之后,关键的点却放在在陛下出城之时…… 太史慈原本以为自己就够喜好冒险了,结果王粲更加的疯狂。 王粲仰头而笑,只是笑容之中带出了一些痛楚:『既是天之子,当有天佑之!』 『……』太史慈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这家伙,居然也将天子性命也搬上了赌桌! 『某……』太史慈沉吟半晌,缓缓的说道,『某有守关之责,未有军令,不得擅出!此事,需报骠骑,方可起动大军!』 王粲微微颤抖着,眼中的光华渐渐的黯淡。 『……然,』太史慈仰头望天,『某拨张、朱二校尉,各领二百骑,备双马,先行之!如汝之言,若真有天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