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道士下山

大魏霸主 1115 作者tx程志 全文字数 5079字

第1115章道士下山 至于保护在李金银身边的十数名好手,居然没有任何抵抗,仔细一看,他们这十数人或是眉心,或是心口,或是咽喉,中创之处,无一例外,都是要害。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惊人的速度加上无以伦比的身法,注定了这二十四名道士如同虎入羊群,李高抵挡两招,率先中招,只见一名侍剑道士一剑割开了他的肚子上,划出了一个血淋淋,触目惊心的伤口。李高倒地不起,脏器顺着伤口流淌出来,鲜血眨眼间便染红了地面。 李来福虎目欲裂,吼喝连连,宝剑舞得风雨不透,只是非常可惜,他身边的持剑道士功夫与青城山侍剑道士完全不是一个等级,有时候愤怒并不能弥补实力上悬殊的差距,反而可能加快死亡,青城山二十四名侍剑道士,身法如同行水流水,进退始终如一,片刻功夫就把清虚宫内的六七十人斩杀过半。 枢机三才阵最强大的地方,并不是主张个人武勇,和魏国军队的合击之术是一个相同的道理,密集空间内,以多打少。你一剑刺出去,有人专门主攻,也有人专门助攻,也有主防,更有助防,枢机三才阵运转起来,如同一个绞肉机一样收割着生命。正因为枢机三才阵所具有这样的奇效,才会被青城山的修士用来威慑周边的法宝。 事实上宗教的争端并不比江湖少,宗教比江湖更加血腥和黑暗。江湖和社会所穿了只不过是利益之争,这利益分润总可以找到平衡点。可宗教不光有利益之争,还有意识形态的争端,比如***教与基督教的十字军东征,被卷入了国家多达二十多个,时间长达二百多年,最终造成了近千万人死亡。 天师正一道青城山三才阵,相传是取自张鲁亲军的战阵之术精华,历经无数次删减而成的,使用军队理念训练出来的侍剑道士,参与江湖撕杀,这让青城山立以不败之地。李来福一剑刺出,刺中一名侍剑道士,然而那名挂彩的道士却非常吭声,然而手中的剑却继续向李来福刺去,李来福急退,那道剑光却如影随行,转眼之间李来福身后被刺出好几道血光。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清虚宫的打斗已经停止了,李来福混身是血,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环顾四周,发现已方六七十人此时居然只剩下他一个活人了。这个时候李弘又出来在了李来福面前:“知道什么叫实力差距吗?让你死个明白,中山郡灵丘县下关镇镇长叫李旭伦,他是本座的庶长子,本座二十四侍剑,只是经过本座庶长子前后两个月的指点,战斗力就如此了。可是魏国训练有素的军队足足有上百万,你们怎么跟朝廷斗啊?” 很快李弘就厌恶的离开了李来福,李来福嘴里咕咕囔囔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他只要张嘴,嘴里就出涌出大股鲜血。不久,李来福,李金银、李高三人的脑袋被割了下来,用石灰腌制后,放在锦盒里,收了起来。 清虚宫这场撕杀算是正一道叛乱中唯一的杀戮,李弘通过这次撕杀,正式成为天师正一道唯一的掌教天师。经过一番清洗,排除异已,李弘终于获得了天师正一道实际大权。 黄帝纪元四七九八年十二月岁末,李弘正式相约各地正一道信徒,除夕之夜,共赴成都 青城山位于都安县境内,而都安县则是汶川郡治所之地。都安县城事实上距离青城山并不算遥远,仅仅六十余里。青城范氏,是益州土著豪族,自成汉丞相范长生开始崛起,掌握成汉兴亡更替的命运。 哪怕范贲被杀后,家族子弟也大多受到了牵连,虽然说青城范氏已经没落了,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青城范氏仍是益州境内实力豪强。此时青城范氏家主名叫范君相,乃范长生的玄孙。论起年纪还比范长生之幼子范贲长五岁。 青城范氏会出现这种玄孙甚至比曾祖还大的现象,主要是因为范长生是太长寿之人了。范长生活了一百三十多岁,最初事刘玄德,九十三岁时生子幼子范贲,长子已经死了四十多年。范君平属于范长生长子一脉,年龄虽长,但是辈份极低。此人并沿有出仕为官,但颇有干才,把青城范氏打理得蒸蒸日上,大有重新崛起之势。 此时范君相坐在书房内面色阴沉“你是说,青城山李(弘)天师篡夺了天师道掌教之职,杀死了近百人?” 天师道在蜀中势力非常大,而范氏在天师道中影响也非常大。虽然表面上天师道和范氏没有了瓜葛,事实上范氏若没有天师道信徒的帮衬,也没有如今的声势。毕竟父子二相,长生大帝的名号不是吹出来的。此时青城范氏家族家主范君相虽然是一个强势的人,但是面对此事,也颇为棘手。 世界安有两全法?自古以来,中立派就没有好下场,而天师道与范氏百年纠葛,根本就是理不清的乱麻。现在李弘居然杀死掌教天师李金银,篡夺了天师道掌教大权。无论朝廷还是门派,像谋朝篡位,反上作乱,都是大逆不道。无论成功或者失败,李弘已经被钉在了耻辱柱子上了。而此时范氏应该何去何从?反正范氏是没有办法置身事外了。 范君相沉吟道:“道门肯定已经掀起轩然大波了吧?李天师应该不是如此不智的人,他此时应该封锁了消息吧?” “郎君猜测非常正确,李天师早已命人封口了,此时外界尚未知晓。对外李天师宣称掌教李天师(邪风入体,需闭关静修!鹤鸣山李(来福)天师与梓潼祭酒护法。” “哈哈”范君相闻言大笑道:“李(弘)天师好算计啊,恐怕掌教一世英明,被这三言两语就全毁了!” 众所周知,天师道举事在既,你李金银作为掌教天师,居然会邪风入体(风寒的另一种说法),说出来恐怕无人会相信。但是道门教众却会理解为李金银、李高、李来福他们没有担当。当初成汉原将领隗文、邓定等推举范贲为帝,以此割据成都。范贲岂不知此事等于逆天而行,必败无疑?但是因为天师道道众大量参与,范贲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然范贲事败身死,但是范氏为天师道道门所做的牺牲,天师道道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哪怕晋朝朝廷百般打压青城范氏,但是因为有众天师道信徒的帮衬,青城范氏这才坚持了下来。 现在李金银、李来福和李高等人在众天师首信徒眼中,就等于了懦夫和逃兵的代名词,恐怕将来李金银再想回到道门,他也回不来了。因为道众绝对不需要一个懦夫领导人。天师道虽然和太平道一样有着严密的等级制度,但是没有威望,无以服众,就统率不了道门一干教众。 范君相冷冷的笑道“此事李(弘)天师担当不起,借此机会,让某出头吧?” 李弘虽然是青城山老君观天师,然而他仍有一个短板问题就是威望不足。可是范君相就不一样了,他是长生大帝的玄孙,就像葛洪一样,因为继承了葛玄的名望和道门地位,所以仙翁一出,杜天师也让俯首礼让三分,杜炅让的不是葛洪本人,而是葛洪身上代表的仙翁葛玄。其实此事对范君相来说,并不难处置,只要他站出来说几句说,无论谋反也好,把众人劝退也罢,其实事实就可以解决了。天师正一道已经是他李弘嘴里的肉,反正李弘就是利用杀害李金银之事恐吓范君相,识象的话你乖乖合作,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今天的李金银,就是明天范君相的下场。李弘封锁了消息之后,派人通知范君相,这其中的奥妙范君相岂会不知?
“看样子,青城范氏又要站队了!”范君相道:“不知道这次青城范氏会不会血流成河?” 魏国与西北强邻持续进行摩擦着。此时安西军已经全面突破了魏国与萨珊帝国双方默认的边界线,向曼格什拉克高原进发。第四十四步兵师侦察营,而安西军第四十四步兵师侦察营成为了第一支强行踏入萨珊帝国领土的魏国军队。就在这个侦察营的后面,第四十四步兵师的直属骑兵营以及师属器械营以及下面三个步兵团,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了,一旦萨珊帝国军队胆敢发起攻击的话,大魏帝国安西军将立刻发起全面战争。经过补充修整的安西军七个步骑师全装满员,士气高昂,刘科就决定给萨珊帝国军队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大魏帝国之怒。 只不过,第四十四步兵师的侦察营跨入萨珊帝国曼格什拉克高原呼罗珊地区时,萨珊帝国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本那些活动在边境,和大魏帝国对峙的萨珊帝国军队,似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仿佛他们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曼格什拉克高原特拉曼格隘口只要通过三百里的高原,就可以抵达里海的东岸。冉明在八月间向刘科下达了向西战略佯动的命令,这次命令有点模糊,具体也没有让安西怎么做,至于怎么打,如何打的问题,冉明只字未提。 刘科接到命令后,就立即命令第四十四师开始向西战略佯攻。不过刘科根据参谋部的意见,制定了初步的计划,以四十四师打头,故意作出孤军深入的架势,引诱萨珊帝国军队对四十四师围攻,而安西其他六个师则步骑相结束,以压制势攻势,把萨珊帝国赶下里海。 然而,占领了呼罗珊地区的大部之后,魏国军队并没有遇到相样的抵抗一路几乎都是武装行军。 听到萨珊帝国军队突然消失的消息,刘科却没有命令部队快速进攻,而是就地防御,一仗未打,魏国与萨珊帝国军队又陷入了暂时的和平之中。 进入十二月,魏国各地百姓都开始准备过年的年货了,大量工厂开始停工给职工放假,发放薪水。手中有钱的魏国百姓开始疯狂采买大量的肉、菜、零食和各种小吃,孩子们也可以获得一年一度穿新衣着新帽的机会。 进入十二月,魏国进入销售旺季,无论是衣服还是食物、酒水都是供不应求,尽量邺城拥有完整的铁路运输体系和高速公路运输体系,水运却因天气原因陷入停顿,运输能力反而不如从前。不过,此时却因为销售旺季,所以运输方面压力非常大。 黄帝纪元四七九九年元月四日,冉明去慰问司隶魏国烈士遗孤。然而在回来的路上,冉明郁闷的看着一望无际的车流,他有点无语。居然在一千六百多年之前遇到了堵车,而且一堵居然是半个时辰。派出的侍卫已经打探消息回来了,原本前方大约五六里的地方有一辆载重型马车后车车轴断裂,重型马车失控,进而撞翻了前面的几辆马车,致使高速公路通行陷入中断。 冉明关切的问道:“伤人没有?” 侍卫道:“都是货运马车,伤了十几个人,有一个车夫被砸得不行了!” 因为经济的发展,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交通运输安全,事实上在冉明没有遇到之前,就遇到不少非议。看来魏国必须加大交通安全的管制。 冉明回到皇宫时,已经到了深夜子时,冉明正准备休息时,突然接到了消息。除夕之夜天师正一道掌教天师李弘率领天师正一道一万三千余名道士抵达成都城外。 冉明看到这里暗道“天师道果真还是反了!” 不过让冉明大跌眼镜的是,这和想象中的情节并不一样。李弘联合青城范氏范君相,率领一万三千余名道士抵达成都城外,向益州刺史杨浮替交了万言书血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李弘就率领众道士就在成都城静坐。 “尼玛!这叫什么事啊!”冉明郁闷的道:“李弘想做大魏的圣雄甘地吗?” 中常侍尤义也算是熟读经史,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过圣雄甘地,也不知道所谓的圣雄甘地倒底是何方神圣。 要说圣雄甘地,这确实是一个伟大的人。因为他提出了一种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思想。你要杀,就让你杀,要打就让你打,反正就是不合作。 李弘带领众道士在成都城外静坐,向冉明替交了一份万言血书,痛斥杨羲。如果是造反,冉明早已一万种应对之策,可以在魏国遭受最小损失的情况下,把益州众道士以及家眷迁徙至中南三州之地,用来同化同南三州土著。可是李弘的这个办法却让冉明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有种郁闷想要吐血的冲动 按照魏国春年休假制度,朝廷官员直到正月初七才开始正式办公,不过各个衙门都有值守人员,以应对突发事件。像成都事件,就属于突发事件的范畴。 此时内阁留守大臣是御史大夫王宁,主管文武百官监察和审核,职权非常大。不过对于成都事件,他也感觉非常棘手。魏国道教拥有道籍的人数足足有上百万人,虽然这信徒并非全部都是天师正一道信徒,然而普通信徒并不能分清道教三大宗派的区别和关系。如果处置不好,那就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恶性事件。 在成都城外静坐的一万三千多名道士既不喊口号,也没有拿兵刃,每日只饮一碗清水,并不吃饭,一天两天还好说,可是时间一长,如果大量道士被饿死在成都城外,那么这个责任肯定要内阁背,最终板子还会落下来。 思来想去,王宁也没有敢擅自处理,而是命人通知各内阁大臣,开一个碰头会议。对于内部的事情,冉明是一般不具体过问。都是按照制定的法律按部就班的去做,冉明有时会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当然冉明做得最多的还是,维持内阁的权威和地位。最重要的是保持魏国的司法独立,行政独立、纪检监察独立。 冉明事实上一直是在培养魏国官员的实际执行能力,虽然有很多事情冉明都是漫不经心的下放,但是对于冉明来说,对于这个国家的管制一直并没有放松过,重大事情都会冉明参与,所有的线头其实就在这漫不经心的前行下逐渐形成着秩序。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