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融合与同化

大魏霸主 1089 作者tx程志 全文字数 5049字

第1089章融合与同化 深得人心,这是冉明最大的优势。 也是他唯一将极大的稀释安西诸部胡人人口的比例。况且魏国军中年龄超过四十岁的将士,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即使四十岁以上的将士体力大不如从前,可是他们却比新兵蛋子强得太多了。 就算是魏国的府兵,其装备质量也比当初晋国军队装备质量好。 当然,冉明创建魏国府兵,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增强边疆的防御力量,主要是发展边疆。对于移民,魏国百姓并没有什么热情,可是让他们参军报效国家,效忠冉明,他们还是非常热情的。 冉明道:“景略咱们大魏刚刚打下来很多地方,偌大的疆土,地广人稀,这次安西军全军将士也可以在当地纳妾,因为战乱,庭州和楚州产生了很多孤女寡妇,这些孤女寡妇,无论是安西大督护麾下的一百九十府府兵,还是安西军将士,都要真诚的去抚慰她们。” “可是,这与国法相违啊!”王猛道:“无论士庶,国法对纳妾都有明确的规定,庶民除非年过四十无所出,否则不得纳妾。士一妻一妾,公大夫一妻两妾,候最多一妻八妾。” 古代男子艳福不浅,其实是后世之人对古代人的一种错误理解。事实上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主张一夫一妻制度,当然清朝不算,那是汉人被奴役的时代,是一个全民为奴,骨气沦丧的时代。 冉明沉吟道:“朕会推动婚姻法改革。” “陛下,臣以为此举弊大于利,所以请陛下慎重!”王猛认真的劝道。对于性观念,最宽松的朝代莫过于大唐,但是此时还没有唐朝。所以性的解放还是几百年之后的事情。如果冉明敢去改动自春秋渐渐形成的婚姻制定,恐怕会遭受朝野非议! “也是!”冉明点点头道:“朕自然不去改动婚姻法,孔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然而士并没有区分文武,所以朕要制定出魏国文士和武士的标准,士人皆有纳妾的权利!” 这就是说,只要严于律己、忠君爱国的人就能称为“士”。可见在古代要成为士,其实并不怎么困难的事情。冉明其实就是利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在历史上孔子是第一个提出“士”概念的人,在这个时代,魏国虽然百家并举,但是儒家的影响力还是诸家之首,无可争议的第一。 当然,冉明提出“士”的行为准则和规范,这样以来,无论朝野将无话可说。儒家肯定不会自己打脸,反驳孔子的观点。而诸子百家,冉明肯承认他们“士”等级的身份,他们肯定也不会反对。 士庶有别,这是中国的传统。自从三国曹魏大臣陈群创立九品官人法,士族与庶族的对立也越来越严重。作为士族门阀政治的巅峰时期,这个时候魏国的士族能量还是非常巨大的。在这个时代的士族和不等于后世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们都有掀翻或搅乱天下的本钱。 黄帝纪元四七九八年八月中旬朝会,冉明驾临内阁,内阁众人都打起了精神,纷纷聚精会神地看向冉明,毕竟冉明是皇帝,他的意见本就是举足轻重。 冉明淡淡的道:“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然否?” 一言既出,内阁就没人做声了。此时诸子百家还没有正式进入魏国内阁,所以这个时候,魏国内阁其实是清一色的儒家或像谢安那样玄儒佛三家兼修,此时冉明在内阁朝廷上推行孔子的主张,儒家官员自然不会去反对。当然,内阁大臣也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在没有摸清冉明的真正用意之前,他们是绝对不会胡乱站队的。 冉明又接着道:“朕对此话也深以为然,然则士有文武,各有不同。朕以为,大魏需要制定出一个明确的“士”法,何以为士,士的职责和义务,还有士与庶民的区别。” 王简听了这话,明显松了口气。冉明早已把九品官人法弄得到处都是漏洞,简直如同筛子,现在在魏国九品官人法,就简直是一个笑话。可是冉明居然要重修“士”法,那么肯定是为了维护魏国冉氏统治的需要。这么做,显然是要维护天下士族的利益。他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出列冲冉明躬身道:“吾皇圣明!” 和王简明显的松了口气不同,谢安的脸却不由地抽了抽,他自然知道冉氏虽然也是士族,可是在魏国之前,却是最不入流的士族,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冉氏的这个士族身份,勉强可以抓住士族的尾巴稍。谢安更加知道冉明其实对士族门阀没有好印象。 士族门阀和皇室统治者天生对立,根本就没有相互妥协的可能,而且冉明根本就不是一个会妥协的人。不过谢安知道在此刻赞同不赞同冉明的意见,其实不重要了,冉明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他只要决定要做了某件事情,肯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对不会脑袋一热,拍板决定的。 谢安道:“陛下,兹事甚大,臣以为此事需要经过廷推通过之后,方可决定实施!” 冉明却已松了口气,虽然还需要经过一次廷推,才能把这个程序走完,可是现在,内阁众人已经没有反对,即便是极力反对,也找不到理由,那么这件事也就算是板上钉钉的了。大功告成! 冉明心里不由雀跃,他几乎可以肯定,通过士人法多半会一气呵成,不会再起波澜。其实从一开始,王简和谢安他们都陷入了一个误区,冉明没有直接铲除士族,却不是甘心接受士族门阀在朝廷上敲骨吸髓,损公肥私。 “物”稀以为贵,人其实也是一样。后世不是流行一句谚语:“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上海不知道钱少,不到广东不知道吃好!”事实任何东西,只要数量够大,其实也就不值钱了。就像后世某人经常叫嚣着,政府应该让美国还钱。如果三万亿美元的货币流入中国,这不是幸福,而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恐怕那个时候,人民币的购买力远不如现在的韩元。 如果按照孔子的定义,魏国近两千万人口,恐怕至少也会出现三四百万“士”,真有了这么多士,士也变得不值钱了。冉明进一步稀释士族门阀的影响,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人口。 一个女人一年可以生育一个孩子,可以两个女人一年就可以生育两个孩子。魏国如果多了三四百万人可以一年生育两个孩子,魏国人口出生率就可以增强百分之十以上。现在制约着魏国对外扩张的不是因为战斗力不够,也不是补给线太远,运输太难,主要还是人口因素。 如果此时魏国拥有五千万人口,冉明会毫不犹豫把笈多帝国吞掉,如果拥有上亿人口,冉明就会挥兵进军美洲。如果此时魏国拥有四五亿人口,冉明不介意当一把地球的球长。 可惜,魏国的人口实在是太少了,那么大的地方,像撒胡椒面一样撒下去,那不是扩张,而是没有脑子的疯狂。
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冉明身心非常愉快,他命宦官传皇长子冉昀和皇次子冉昐陪他一同进膳。得到消息的冉昀和冉昐激动异常。随着魏国太子之位空悬已久,而冉昀和冉昐的年龄逐渐增长,二人对太子之位也都非常热切。 冉明的赐宴也好,家宴也罢,其实并没有明显的区别,冉明不喜欢奢侈,更不喜欢排场。虽然贵为天子之尊,冉明平时出入宫殿,身边也只有林黑山这个贴身保镖和尤义这个中常侍。 随着冉昀和冉昐二人吃过饭,冉明他们父子三人就进入御书房聊天。说了半天没有营养的家常之后,冉昀突然问道:“父皇在周边安排那么多府兵,恐怕不只是戍边吧?” 冉明道:“开疆拓土之后,第二步就得移民实边。汉武帝开西域之后,马上着手办这件事情。当时虽然搞得民怨沸腾,但我华夏能够拥有西域上千年,虽然几次生动乱却仍然能够重新占据天山南北,却都是这移民实边的功劳。朕记得古书上有一句话说,有民斯有土,有土斯有财!如果开疆拓土之后却不能移民过去,那这疆土便都是假的。就算一时得利也不会长久。只有一边移民实边,一边化胡为汉,两手同时进行,往后西方的疆土才得稳固。而往往新占之地,胡见甚重,他们不甘心我们汉人占他们的生存之地,定会极力排斥汉人,这个时候如果移民过去,就会像汉武帝时期那样,造成大量的伤亡。朕从以府兵成建制的戍边,周边诸胡定不敢反抗,即使反抗,他们也占不到便宜,只要过了十年二十年,原本每县一府汉兵,就会变成两府甚至三府,那个时候,胡人就会渐渐消失,我大魏边境才会永固!” 魏国正式进军西域,对于魏国而言,是匡复汉家故土,然而在这个光鲜的旗帜下,却是西域诸部的斑驳血泪。宇文忔铁腕整合西域,把不服他统治的西域诸国杀了一遍,然而臣服于宇文忔的西域诸部,其实也没有落到什么好下场,不是被宇文忔消耗在北庭城下,就是惨死在与魏国对抗的各个战场上。 特别是宇文忔在逃离西域时,顺便把沿途各个部落挟裹殆尽。虽然若大的庭州不满三十万人,而且还有五六万汉民,至于西域诸部青壮,恐怕不足五万人。 可是就连这五万胡诸青壮,魏国也大都征召为仆从军,跟随安西军进行西征,到时候可以有多少人返回来,恐怕没有人可以说得清楚。此时庭州剩下的人口,诸胡部落,青壮男子十不存一,剩下那么多老弱妇孺,实在是没有闹腾的本钱。况且此时魏国正在国力上升时期,各族都向魏国靠拢,以习汉俗为荣,以说汉言为荣,以着汉服为荣,再辅以八十九府府兵为骨干,一边融合通婚,一边进行教化,一两代人之后,他们就都成了汉人。 至于楚州问题则比庭州更加复杂,整个新设楚州刺史部,事实上各郡县对华夏文明的了解都非常有限,除了天马郡(以解苏国数瞒城(今塔吉克斯坦杜尚别)尚存一个不足千人的汉朝遗民村落,昭武郡(以康居国和其南部的米国改置。)此时昭武郡有大小四五十座汉人和汉胡混血百姓组成的小村落,加在一起不满五千人。事实上整个楚州初步统计,只有七千余人汉人或汉胡混血儿。 事实上,冉明其实也清楚,庭州十九郡八十九县,置八十九府,最多三四代人就可以把庭州境内的胡人血脉融化干净,可是楚州恐怕就不是三四代人可以融化干净的,这将是一个系统的,长期的庞大工程。 但是冉明一直坚持,魏国的扩张绝不像大唐一样的盲目扩张,虽然唐军在东讨西征过程非常顺利,短短二十三年的时间就把版图扩张到康居、怛罗斯。但是唐朝的政治秩序却没有及时的跟上去,高仙芝在怛罗斯战败了,虽然此战损失两万余唐军步骑,事实上却没有伤及安西乃至整个大唐的根本。然而,唐朝当时却因为这场战场,丢失国土一千三百余里,论面积多达七十余万平方公里。 冉明要做的不仅仅像唐朝和元朝那样的野蛮征服,那样的征服其实并不困难,要知道此时魏国虽然汉民不足两千万人口,但是却比当初元朝的蒙古人更多。像蒙元那种进行一系列的种族灭绝屠杀,冉明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不过,冉明却选择了一种缓慢而又艰巨的道路,既魏国人到达哪里,华夏文明的影响就到达哪里,魏国的军队到达哪里,华夏的政治秩序就建立到哪里。 就像在南洋陆耶婆提(瓜哇岛)的叶调国,尽管魏国并没有武力吞并叶调国,保留着叶调国的王治。可是由于华夏文明的影响下,整个叶调国百姓都对举国并入魏国,让叶调国成为魏国的一个郡这个政治要求非常热切,仅仅去年就发生了数十起武装起义,叶调国人要推翻叶氏王朝的统治,直接并入魏国。当然,被逼无奈的叶调王也上书请求并入魏国,只是冉明怕吃相太难看,而推辞不授。 尽管冉明在魏国的政治策略并不高明,不可否认,在这个普遍还处在奴隶制社会初级阶段的政权来说,魏国的施政纲领,却是这个时代最完善的施政。魏国的宣传部门其实并没有特意夸张,然而正是因为没有夸张,反而引得无数异国或异族人对魏国无比向往。 魏国的官员想要上任,获得朝廷吏部发放告身,然后要进行宣誓:“为了维护大魏帝国的繁荣稳定,为了消灭战争,消灭饥饿和贫穷,让所有大魏子民老可以终老,健者有所用其长,让幼弱者得到抚育,让贤能得以上位,让公平与信义畅行人间,让臣民都有公正的法律可以遵守。我时刻牢记秉公执法的理念,保证做到不贪脏枉法,不徇私舞弊,不浪费一文公孥,为大魏帝国的繁荣稳定奋斗终生。” 能不能做到且暂时不提,不过政治口号喊得好了,让无数去过魏国的异国异族人流连忘返。魏国此时异常繁荣,魏国目前正在建设的全国铁路网络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整个魏国就如同一个庞大的工地,到处都是兴建的钢铁厂和水泥厂,因为修路需要动用大量的工匠和奴隶,魏国的奴隶虽然没有工钱,但是基础的饮食和穿衣还是要时刻保障的。所以因为修建铁路,带动了采石、冶金、煤矿等重工业的蓬勃发展,同时庞大的工匠大军每天吃喝拉撒又带动了魏国大部分产业。在魏国你根本不用担心生产出来的成衣或鞋帽卖不出去,已经渐渐脱离温饱向小康生活迈进的魏国百姓,如果谁一年不添加几件衣服,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谁家里每有几件拿得出手的家具,怎么好意思招待客人?魏国内部市场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每天都会吞噬着数以万计的物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