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国君的两难之境

大魔王娇养指南 804 作者风行水云间 全文字数 2286字

萧宓看了韩昭一眼,转向燕三郎:“清乐伯,你有何话说?” “内中有隐情,我自会查明。”燕三郎昂首道,“请王上宽限半月!” 萧宓张口欲言,怀王已经抢先拒绝:“半月太久,我儿九泉之下不宁!” 念他还沉浸于丧子之痛,少年天子也不生气,迳直道:“那便十日。” “燕时初,孤给你十天时间查明真相。”他定定望着燕三郎,“逾期无果,就交由廷尉来判了。” 他是金口玉言,旁人无从辩驳。怀王和燕三郎都只得垂首应了声:“是!” 怀王更进一步道:“鼬妖是杀我儿凶手。臣请扣鼬妖于天牢,不得提外!” 他绝不让黄大离开天牢。十日之期一过,他就要亲手斩掉这该死的妖怪! 萧宓点头:“准。” 廷议就到这里,群臣散去,黄鼬也被押回天牢。 怀王冷冷对燕三郎道:“等着,有你正法之时!”说罢,拂袖而去。 千岁呵呵一笑:“好大的口气。不若晚上你带我去他府邸附近?” 大庭广众之下,燕三郎不好自言自语,只得低应一声:“嗯?” “我趁夜把他弄死了,给你出气。” 胡闹。燕三郎不由得摇头。 走过后廊,眼角有人影闪过。少年回头,就看见了韩昭。 “多谢。”若没有韩昭提前通风报讯,怀王这下子就会将他燕时初打个措手不及。 韩昭拍了拍他的肩膀:“有头绪没?” 他当然相信这事儿不是燕时初所为。 “暂时没有。”燕三郎如实以告,“我还要去天牢细问黄大。” 就在此时,大太监李公公上前:“清乐伯,王上召见。” 萧宓要见他。 韩昭适时道:“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跟着李公公,往御书房而去。 …… 燕三郎跨过门槛时,萧宓正从桌上端起茶水,汲了一口。 他见两人联袂而至,就唤宫女来看茶,随后将宫人全部挥退。 韩昭随手布下了结界,不致声音外传,萧宓才怒声道:“气煞孤也!” 他手上抓着茶盏正要掷出,目光扫过燕三郎,见他神态平和,宛若无事人一般,不由得微怔。 萧宓本要砸盏的手又缩了回来,长长吸了两口气平复心境,才把它放回原位。 “怀王!”他咬牙说出这两个字。 “怀王好手段。”这时候也只有韩昭敢接口了,“这样一来,王上倒不好追究暄平公主被劫案。” 毕竟司文睿人都死了,就算劫犯季楠柯指认,他也不能活转过来接受审判。 韩昭转对燕三郎道:“司家父子昨天抵达盛邑,王上就宣他们今日觐见,唯恐夜长梦多。原本王上打算当众发难,向司文睿追责,哪知他们动作更快,还把你也算计在内了。” 萧宓往后倚到椅背:“暄平公主那里,孤最后还是要给交代的。”攸国才不理会怀王家是不是死了人,它只关心劫杀暄平公主的凶徒是不是落网,是不是受到了应有的惩处!
这一下就将萧宓推到了两难境地。 燕三郎想了想:“司文睿到底怎么死的?”到现在他也没弄清楚今晨发生了什么。 “司达光与司文睿先后登上马车。司达光已经坐在车上,司文睿正要掀帘进去,鼬妖就从旁蹿出,直接抓断了他的脖子。在场百姓近百人,都说那鼬妖动作快如闪电,个头更是比猎犬都大,快要赶上小牛犊子。” “就这一下,司文睿当场毙命。司达光闻声而出,执刀与鼬妖斗在一起,很快将它打伤。这时就有人认出那是你家养的黄鼠狼了。”韩昭顿了一顿,“这个过程,我派人找了七八个目击者反复核实,证词高度一致,应是无误。” “司文睿没有修为?” “据我们所知,他的体质不适合修行,反倒是司达光次子赋禀极好,继承家学。” 燕三郎摸了摸鼻子。司达光次子为国捐躯,也难怪他恨前卫王入骨。 当然这会儿他自身难保,没空去同情这个对手。 “司文睿当真死了?”说出来谁也不信。 “先后两组仵作去查验过了。”韩昭轻咳一声,“后一名是王廷派去的,原本在镇北军中。” 这话委婉但很明白,第二名仵作是韩昭派去的。 因此,看验结果无误。“普通人被咬断脖颈,断无活路。并且从伤口判断,你家那只黄鼠狼咬住他脖子以后还拼命甩头,几乎把司文睿整个脑袋都拔了出来。” 颈椎断裂,是人都不能活了。燕三郎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死者是司文睿,确定无误?” 司文睿的死,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从外貌和身体特征判断,是他。”韩昭也搓了搓脸,“他脖子上有颗痣。” “只要找个与他面貌相近的弄死,身体特征也能做手脚。”萧宓敲了敲桌子,“如今麻烦在于,怀王想脱罪,却要让燕时初来背黑锅。” 燕三郎至今仍对怀王看待自己的目光耿耿于怀:“司达光望见我,眼里都快喷出火了,仿佛真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今晨他抚尸痛哭了大半个时辰,老泪纵横,我还得瞧着。”萧宓哼了一声,“这些积年老贼城府太深,装龙像龙,装虎像虎,一个也信不得!” 说到这里,他也纠结:“会不会是别人所为,比如徐明海?” “此事要看后果。”韩昭分析道,“司文睿派季楠柯劫杀暄平公主、破坏卫攸情谊,却被燕时初坏了计划,功败垂成。司家父子很可能就此记恨燕时初。” 他喝了一口茶水润嗓:“这次拖燕时初下水,或许也是要混淆王上注意力。”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无论我最后能不能自证清白,幕后人的目的都已经达到。”燕三郎也点头,“其一,保司家在盛邑无事;其二,保司达光手中兵权不被削重。” 萧宓脸色阴沉。怀王新承丧子之痛,他作为一国之君理应体恤安抚。这时候硬要削人家兵权,实是有些不近人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