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回家就大闹

作者永远的大洋芋 全文字数 3166字

这天,胡铭勇是飘飘欲仙的回到家,这倒不是说他喝了多少酒,而是那种受到吹捧,受到尊重,受到抬举和夸奖,让他身轻如燕,整个人感觉都快飞了起来一样。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天都黑成这样了?”胡铭勇一进门,刘春花就在门口将他堵住。 “哎呀,妈,这有什么的嘛,她家留我吃了饭再回来的,吃了饭又喝茶吹了老半天,我也不好拍拍屁股走啊。”胡铭勇笑嘻嘻的道。 “咦,怎么着,很有戏?他家对你感觉好?”听胡铭勇这么说,刘春花就来了兴趣。 胡铭勇已经到结婚年龄了,为了他的终身大事,刘春花也是没少艹心,可是胡铭勇每次与介绍的女孩子认识之后,反正最终都会黄,这让刘春花也很无奈。 这次是胡铭勇自己谈的,能有起色,有眉目,刘春花当然心里是开心的。 “好,当然好,好酒好菜好招待,而且他叔叔对我也满意,这事啊,只要我这边点头,那就基本上成了,随时可以定亲插香。”胡铭勇喜滋滋的坐在沙发上,乐悠悠的对刘春花道。 “哎呀,真的呀,那真是好,真的太好了,你回头拿这个女生的八字给我,我找人算一下,看你们的八字合不合。”刘春花双手一拍,笑容满面的道。 “妈,你怎么又搞这些啊,之前你每一个都要算人家的八字,我喜欢的你都说不合,你说八字合的我又不感冒,能不能别弄那些迷信了,我自己觉得合就可以了嘛。”一听刘春花又要算八字,胡铭勇顿时就皱眉抗议。 胡铭勇这是有切肤之痛的,他去年很喜欢一个房而镇的女生,那个女生长得漂亮乖巧,勤快温柔,他还将人家给带到家里面来过,那个女生也不嫌弃他家的条件。 可是刘春花就是要算八字,等算出来的结果是不合的,说那个女生的八字克胡铭勇,两人要是在一起的话,会诸多不顺,今后也会分开。 刘春花听了算命先生的,死命的抗拒,就是让胡铭勇不能与那个女生再交往。搞得胡铭勇烦不胜烦,他和那个女生最后还是分手了。 两人分手后没多久,那个女孩子就嫁给了江家寨的一个男的,两人结婚后小日子过得很好,给那个男的还生了一对龙凤胎。 这件事,让胡铭勇十分的懊悔和痛苦,他是真的十分喜欢那个女娃娃,结果她成了别人的老婆,给别人生儿育女。 胡铭勇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不是刘春花的死命反对,现在他也已经结婚了,那一对龙凤胎就是他的娃娃。因此,对于刘春花还要再拿八字算命,他是十分抵触的。 唐梅梅长得不比房而镇的那个女孩子差,胡铭勇是真的喜欢,他就怕要是再被算黄了,那这样的女孩子还哪里找啊。 “你懂个屁,不算一下,怎么知道以后过得好不好。你别只顾头不顾尾,几千年老祖宗留下来的算八字,能没道理吗?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喜不喜欢算什么,以后过得好不好才重要。就这么说定了,一定要算八字,她要旺夫才行。”刘春花在家里面是能做主拿决定的人,她要是这么坚持,别说胡铭勇没辙,就是胡建业也没有办法。 “旺夫旺夫,那你和我爹结婚的时候也是算过的啊,怎么没有旺呢?我三叔还没结婚就旺了,这又怎么讲呢?我的事情你就让我做回主不行吗?”胡铭勇一下子站了起来,倔强的抗议道。 经历过前面的那次打击,胡铭勇决定要好好珍惜这一次自己的选择。 “你个兔崽子,你说的什么话,你说的这叫人话吗?”胡铭勇的话一下子刺激到了刘春花,她扬起手就往胡铭勇的身上拍去,“你还嫌弃你妈了,什么叫我没旺你爹,难道你家过的日子是我造成的?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孽子?早晓得,当初还不如掐死你算了。” 刘春花一边骂,一边在胡铭勇的身上拍打。 胡建业原本在另一个房间里洗脚,听到动静,穿上拖鞋赶紧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胡建业过来的事后,胡铭勇正被刘春花拍打到电视机后面去,胡铭勇狼狈的抬起手挡,后背则是缩去靠着墙躲避。 “干什么?干什么了?你们......”见此情景,胡铭勇有些傻眼。 “你来得正好,胡建业,你来,你来听听你这个不孝的儿子说的那个是什么屁话。”看到胡建业,刘春花停下了对胡铭勇的教训动作,开始找胡建业诉苦,“你个王八犊子,你爹在这里,你给你爹说,你说的那算是人话吗?”
“胡铭勇,你过来......你们刚才说什么了?”胡建业沉着一张脸,一屁股坐在板凳上。 “我......我啥也没讲。”胡铭勇看了看胡建业,又看了看刘春花,扭过头去道。 “你还说你没讲?你还说......老娘我抽死你......”刘春花气得又要去打胡铭勇。 “哎呀,有什么事情么讲就是了嘛,娃娃都二十出头了,还打......他不讲么,你可以讲嘛。”胡建业板着一张脸,深深的皱着眉道。 虽然胡建业劝,可刘春花还是在胡铭勇的头上抽了一巴掌。 “胡建业,我给你讲,你儿子说,我们家过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怪我,怪我不旺夫......呵呵,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我是扫把星吗?我害了你们胡家?”打了胡铭勇之后,刘春花单手叉腰,冲着胡建业大声道。 “我才没有这样讲,我哪里讲你不旺夫,哪里讲你扫把星?你不要一天就血口喷人,胡乱说。”原本不打算讲话的胡铭勇,听到刘春花那一番变味了的说辞,不甘心的为他自己辩解道。 “老娘乱说,老娘血口喷人......老娘让你骂我了?”刘春花又来气了,一边说,一边往胡铭勇的身上招呼,搞得胡铭勇只能往墙角里面躲。 “哎呀,差不多就可以了......你就不能让人好好说话吗?”胡建业看不过去,赶紧起身去将刘春花给拉开。 “你就帮着他,你就惯着你儿子欺负我......他那么说我,你一个屁不放,现在还嫌我打他打重了?他是我生的,我就不能打两下?呜呜呜......你们一家就欺负我,我做牛做马还不够吗......”刘春花甩开胡建业,说着说着就放声大哭起来。 刘春花最拿手的就是这一套,她这一套出来,谁也没有办法,胡建业心里面再窝火,那也只有头像的份儿。 “你哭什么嘛,我哪里帮着他,我哪里欺负你?说的什么话,我就是在那边洗个脚而已......”胡建业感觉真是无奈,愁眉不展。 结婚这么多年来,这样的情况,他已经遇到过无数次了。 “那你洗脚就好好的去洗你的脚,你跑过来干什么呢?呜呜呜......你就让你的儿子嫌弃死我得了,我死了你们一家就高兴了,你就好另外找个女的来给他们当小妈了......”刘春花挥舞着手咆哮道。 胡铭勇躲在墙角很是傻眼,他晓得自己的抗争会遭到打压,可是没想到母亲刘春花会如此激动,会如此撒泼耍混。 “你看你......你就不能好好的讲个话吗,什么女的,什么小妈?你讲话不要这么不讲道理,不要这么气人行不行?”胡建业摊开手,他感觉自己就算浑身是嘴也讲不清楚了,随即瞪了胡铭勇一眼:“早晓得我就不过来,继续洗我的脚。” “爸爸,事情不是我妈说的那样......我找了哥女朋友,人家对我挺满意,可是我妈非要算八字,我就是不愿意她又搞那些迷信而已,就是这么个情况的嘛,哪里有他说的那些......”胡铭勇苦着脸给自己辩解理由道。 “算,凭什么不算,老娘是为你负责......你说得老娘像是疯了一样,你是不是说我不旺你爹,是不是说我克你家了?”刘春花指着胡铭勇大喊道。 “我说你,算个八字而已,算么就算嘛,你一个当儿子的......怎么能说出那种话来呢?那是你能说的吗?我们这周围结婚,家家算八字,你咋个就不算?算个八字也不会死人。”胡建业开始转向支持刘春花这边了。 一方面,是我们的确有算八字合不合的传统,另一方面,胡建业也是受不了刘春花的霸道,所以,干脆选择支持她得了。反正每次的结果都是这样的,胡建业转向起来得心应手。 “我就是不愿意,上回就算了一次,结果我喜欢人家姑娘,人家姑娘也喜欢我,就这么给算黄了。我好不容易又追到一个,我不能再被算黄了。你们一天催我找女朋友催我结婚,可是你们又到处扯后腿。”胡铭勇梗着脖子道。 “我们扯你后腿,你不要拉不出屎来怪茅坑,你要有本事,大把姑娘上门来。你要有本事,就不会现在啥事业都没有。你要像胡铭晨一样,全乡的姑娘就让你选了。你还怪天怪地......”刘春花破口就给予反驳道。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