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7章 定情信物

作者李童 全文字数 4462字

重生日本高校生 “信惠,你认识他?”听说自己的老同学认识第一次上门吃炸鸡的某人,李美溪也吃了一惊。 “是的,我刚刚在电视里见过他。”信惠想了起来,眼前的少年,不就是前不久在电视里看过的那个把抽中的TV送出去的日本少年吗? “电视?”李美溪听得一愣。 信惠说道:“他是叫真中君吧,我记得MC李是这么叫他的……”说着,她把看过的电视内容说了一遍。 李美溪惊讶地瞪直了眼睛,能被选为幸运观众,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像她常年在街上闲逛,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当然,她本身对于这种事是不稀罕的,只是觉得未免太凑巧了点。 两个人都是用的韩语交流,所以瓜生麻衣等人都没有听懂。 李学浩有些意外,没想到那居然是个电视直播节目,这么快就让他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惊讶过后,李美溪看着他,这次换上了日语:“真中君会说韩语?”从信惠的讲述中,可以知道这一点,但此前可没见他表露过。 “嗯。”李学浩点点头。 “会说韩语一点都不意外,这家伙还会说英语、法语、中文,就连阿拉伯语也会说。”一旁的瓜生麻衣对此表示了麻木,当初陪她去见网友的时候,已经见识过他在语言方面的天赋了。 大家听得一阵惊奇,虽然千叶小百合等人也知道某人会说别国语言,也都亲眼见识过,但还是第一次知道,他居然会说这么多种语言,而阿拉伯语更是第一次听说。 李美溪更是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仅了解的外国语言居然就多达5种,她是不怎么相信这种事的,看着某人,忽然说了一句现场没人能听懂的话。 李学浩看了她一眼,这是在试探他吗?他也回了一句令人听不懂的话。 “你们在说什么?”两人叽里呱啦的话让瓜生麻衣等人好奇不已。 “我们在用法语交流,现在我相信,真中君是个语言天才了。”通过证实,李美溪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她刚刚用法语问某人,而且问得比较生僻,如果不是精通法语的话,都回答不了她的问题,但显然,某人在语言上面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只是一个高中生,最多十几岁,他的多国语言,到底是怎么学习的,又是跟谁学习的? 信惠在包间里待了一阵就出去了,她还要忙炸鸡,因为丈夫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店里的客人。 一顿炸鸡大餐,吃得大家都很满意,虽然无法确定是否全韩国最好吃的,但无疑能满足大家对口味的追求。 “你们知道吗?人们约定见面时,常常把见面地点定在弘大、梨泰院和江南等地,而弘大,是年轻人们的首选。”出了炸鸡店,李美溪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导游,边走边介绍这片区域的旅游攻略。 弘大,不单单指的是弘益大学,而是指包括弘益大学在内的周边文化区。弘益大学以美术系著称,出色的成绩使其成为韩国高校中的佼佼者,它不仅是韩国人心目中的艺术殿堂与文化圣地,更是韩国近当代艺术以及现代文化的代表。 弘益大学前的街区到处洋溢着艺术的气息,艺术爱好者常常在这里展示自己的作品,这里有很多公演表演和展示馆,以及别具一格的咖啡厅。 炸鸡店就距离弘益大学不远,其经常爆满的原因,也是因为这里靠近学校,学生和年轻人成为了这里的主要顾客。 “下午我们就在弘大这边走走看看,如果累了就在附近找一间咖啡厅休息下,可惜今天不是周五,否则可以领略一下‘火热的周五’!”李美溪略有些遗憾。 一行人都没有意见,对她这个尽心尽力的导游也很满意,带的两次去吃饭的地方都是免费的,虽然第一次是因为挑战吃辣椒成功才免单,但对导游来说,她无疑称职得过分了。 一大群美女逛街的威力是可怕的,就算弘大这边是年轻人的世界,路上不乏美女,但十几个美女同时在一起,很难不引起路人的注意,回头率几乎是百分百。 不过没有什么不开眼的男人敢搭讪,如果是一个两个美女在一起,胆子大一点的男人都敢上前,但一群美女,就不知道该找哪一个了。 李学浩是其中唯一的男性,受到了不少好奇和嫉妒的目光注视,当然,他本人不会把这些放在眼里。 弘大正门旁边有一个小公园,据李美溪介绍,这里是专门为弘大学生准备的跳蚤市场,每天5点开始,就是弘大学生的跳蚤市场时间,他们自己动手制作小玩意,以实惠的价格卖给喜欢的人们,而且独此一份,因此弘大的跳骚市场也成为了弘大的一大特色。 眼下是暑假期间,跳蚤市场时间就没有限制,进入之后,随处可见摆在地上的摊位,大多是年轻的男女。 公园里密密麻麻都是来往的人流,不过大家都专注于买卖,所以李学浩一行人反而没有在大街上那么显眼。 但一群人在人群里前进有些困难,所以分成两拨。 一拨由李美溪带队,一拨则是李学浩自己,因为他会说韩语。 这样目标瞬间就小了,除了不会显眼之外,行进之间也容易得多,约定好等下在门口集合,两拨人就各自散开。 李学浩这边除了泽井优子和水桥香智子,还有水桥凉子、洋子公主和丽子公主以及本间美保,总共是7个人。 与大多数普通的跳蚤市场不同,这里出售的商品是由弘大的学生们发挥创意亲手制作的,包括背包、鞋子、帽子、首饰、日历、记事本等,甚至还有自己录制的CD,各种精美的小商品把这里变成了年轻人的购物天堂。 每个小摊档上都有很多有趣的小玩意儿,有的摊主还会现场制作,小公园里里外外都挤满了创作梦的人和买梦的人。 即使没有特别想买的东西,仅在这里随便转转、看看,也是件有趣的事情。
水桥香智子和泽井优子无疑是最兴奋的,两人都喜欢热闹有趣的地方,尤其是泽井优子,基本上每经过一个摊档,都会凑热闹去看一下。 年纪最大的水桥凉子和洋子公主对于这些没有什么兴趣,丽子公主和本间美保倒是很感兴趣,不过两人比较矜持,不像水桥香智子和泽井优子表现得那么明显。 “大哥哥,那是什么?”路经一个小摊档时,水桥香智子忽然指着摊档上摆的某个东西问道。 李学浩牵着她的手就站在旁边,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是一个拨浪鼓,主体是一面小鼓,两侧缀有两枚弹丸,鼓下有柄,看材质,可能是木制的,打磨得很光滑。 鼓面是一条红色的大鲤鱼,旁边则是一个穿着肚兜的小男孩,红色的喜庆之象肉眼就能看出来。 “想要吗?”见水桥香智子似乎看上了那个拨浪鼓,李学浩问道。 “嗯。”水桥香智子点了点头。 李学浩蹲下身,拿起那面拨浪鼓,摊主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直接说了一句:“800块。” 800块韩币,一点都不贵,甚至是便宜得过分了,不过这是学生跳蚤市场,来这里摆摊的估计都是兴趣,而不是为了赚钱。 “这是你自己做的?”李学浩付了钱,问着长相有些小帅的年轻人。 “是我做的,但上面的画是我一个朋友画的。”年轻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瞥见一旁的水桥凉子等人时,目光亮了亮,态度明显殷勤了些,“如果你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别的图案,都是我那个朋友画的。”说着,他从旁边的背包里取出了好几个拨浪鼓,上面的图案各种各样,有大闹天空、哪吒闹海、还有十二生肖中的动物,旁边还标注有汉字,似乎是出自一个精通中华文化的人之手。 “你的朋友,是个中国人?”李学浩更相信自己的猜测,像这些传统画作,一个韩国人几乎不可能做到。 “是的,她是中国的留学生,其实我也是。”年轻人又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水桥凉子几人,明显被她们的颜值惊艳到了。 “中国留学生啊。”李学浩明白过来了,难怪他的摊档上都是一些中式的小玩具,基本看不到韩国本地的,想了想,他忽然换成了普通话问道,“这些东西能卖出去吗?” “肯定是卖不完……”年轻人下意识地接道,接着才反应过来,“你也是中国人?” “嗯。”李学浩轻点了下头。 “太好了,是老乡啊,哎呀,那我就不能收钱了。”年轻人说着,把800块韩币还了回来。 李学浩有些无语,老乡还可以免费买东西? “你不用客气,就是买两个包子的钱。”年轻人或许因为他老乡的身份,态度更显热情了,又看了一眼他身边的水桥凉子几人,“她们是你朋友?” “嗯,是我的女朋友。”李学浩鬼使神差地说道。 “女朋友?”年轻人目光古怪。 “不像吗?”李学浩反问。 “全部都是?”年轻人又问了一遍,要知道他可不是在问其中一个人,而是问的全部。 “全部都是。”李学浩其实只是为了省麻烦,不过看年轻人一脸古怪又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也想看看他听到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年轻人惊得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兄弟,你是这个!”一脸佩服得不行的表情。 李学浩正要说一句是开玩笑的,年轻人却又问道:“对了,你是哪所高校的?” “其实我在日本,这次是趁暑假来这边旅游的。”李学浩说道。 “你是在日本留学啊。”年轻人恍然大悟,又看了看他身边的水桥凉子几人“那她们是日本让你?”他似乎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位老乡可以大开后宫了,在日本那边好像比较容易接受这种事情。 两人说的是中文,旁边的水桥凉子等人都听不懂,只是很好奇,某人居然能和一个陌生人聊得那么投入,甚至把她们都忘在了一边。 “大哥哥,这个要怎么玩?”水桥香智子拿着拨浪鼓上手半天了,还是找不到玩的技巧,扯了扯他的裤腿。 “我来教你。”李学浩拿过她的拨浪鼓,握着鼓柄,转动弹丸击打在鼓面上,发出邦邦邦邦的声音。 水桥香智子立刻懂了,其实日本也有类似拨浪鼓的东西,只是与这种传统的拨浪鼓完全不同,更接近于摇铃。 李学浩把拨浪鼓还给她,水桥香智子马上迫不及待地摇了起来,引得一旁的泽井优子频频侧目。 “你的日语也说得那么好。”年轻人在一旁有些羡慕地说道,一开始两人用的是韩语交流,想到他又在日本留学,那日语肯定也极其流利,这至少已经是两国语言了,厉害。 “浩二哥哥,我也要一个。”看水桥香智子玩得兴致勃勃,旁边的泽井优子终于忍不住了。 “嗯,去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吧。”李学浩指了指摊档上年轻人刚刚翻出来的一堆拨浪鼓。 “好!”泽井优子兴奋起来,在拨浪鼓中翻找,很快找到自己喜欢的图案。 李学浩准备付钱,年轻人再一次婉拒了,甚至举一反三,又送了四个出来,指了指水桥凉子等四人。 李学浩有些哭笑不得,水桥凉子、洋子公主和丽子公主以及本间美保怎么看也不像是会玩这种小玩具的人,不过人家热情,他也不好拒绝,加上这些拨浪鼓确实不怎么值钱,就接了过来。 分发给水桥凉子四人时,她们都有些莫名其妙,似乎都在说,把她们当成香智子那样的小孩子了吗? “浩二哥哥,你在送定情信物给洋子姐姐她们吗?”泽井优子在一边嘻嘻一笑道。 水桥凉子神色淡定,洋子公主和丽子公主都有些脸红,至于本间美保,就像没有听到一样,抓着手中的拨浪鼓,开始摇晃起来,“邦邦邦邦”的声音很有节奏感。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