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零六章李长青临死之前

超神祖宗 206 作者刘归源 全文字数 3846字

“哪来的小毛贼,敢在阳湖府当街行凶劫道?” 李明城披头散发,持剑走出。 这两个六品武者,是李明城寻觅了好久才寻到的人选。 原本,他是想让这两人假扮成劫匪,先吓住陈鱼,自己等到火候到了,再站出来。 可现在,情况有变。 这两个怂货,已被陈鱼的身份所慑,怕是吓不住后者了。 若李明城还不出来,这两个武者只怕会连同他,也一道供出。 当李明城走出来,这两个武者具是一愣。 他们对视一眼,才举刀开口:“滚一边去,今日,我们不管是什么身份,反正这乱世便是有今朝没明晚,先痛快了再说。” 说着,其中一人,便举刀向陈鱼砍来。 丫鬟们吓得面色煞白,尖叫连连。 便是陈鱼这般见过世面的女人,望见长刀呼啸而来,也是有些无措。 正此时,李明城大拇指微抬。 顿时,长剑出鞘。 “刺啦!” 一道剑罡骤然斩出,挥刀的那魁梧武者,脖子上,已多了一道血痕。 “噗!” 鲜血泼洒,溅了丫鬟一身。 吓得她们越发惊惧。 “你......” 当同伴缓缓倒地,气绝身亡,另一位被李明城花钱雇来的武者,不由瞪着眼珠,错愕的指着他。 李明城先前雇他们,只说是演戏,可眼下,李明城却真杀了人。 “你什么你?当街行凶,死有余辜。” 李明城眼神凌厉,再出一剑。 这一剑,带着四品武者的凌厉杀机。 剩下一位武者,自然也是难逃一死。 被李明城一剑洞穿了心房。 倒地,死不瞑目。 他们只是被财帛所诱,却没想到李明城不是个守诺之人,真动手取了两人性命。 长剑归鞘,李明城用手掌擦了擦脸上的血污,眼神微冷。 事实上,这两人不管会不会露出破绽,当李明城找上他们,假意让他们劫道,令自己上演这样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后,都不会让他们活。 毕竟,他不敢保证这两人的口风会牢固。 若是消息走漏,他接近陈鱼的计划,便会功亏一篑。 “多谢壮士相救!” 几个丫鬟见到这一幕,纷纷行礼感谢。 陈鱼表现的还算得体,她上下打量了李明城一番,开口道:“多谢少侠出手相助了。” “可惜,你有些过于冲动莽撞了。 若是能将他们擒下来,带回府内,没准能挖到幕后主使。” 以陈鱼的判断,这场凶险,怕是因丈夫身份的缘故,背后有人觊觎。 李明城抱剑于胸前,没有说话。 “不管如何,壮士能出手帮扶,已是恩情。 我出门仓促,没带什么值钱玩意。 若是不嫌弃,过几日可来洛府讨赏。” 陈鱼的语气轻柔,姿态却仍是有些高高在上。 她是贵不可言的神武卫镇抚使夫人,自然不会因为一次救命之恩,便如话本小说里的故事般,对一个青年浪子心生好感。 毕竟,她的丈夫,可不是寻常人物。 “不必,我只是路过。 身藏三尺青锋,路遇不平则鸣。 这本就是应有之义,无需什么恩情赏钱。” 李明城没有顺杆往下爬。 他知道,若是答应了讨赏的事情,怕是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近距离接触陈鱼了。 眼下......最应该做的.....是转身就走。 心中想着,李明城步履未有留恋,大步离开。 “喂,壮士,你真不要赏钱了?” 有丫鬟在身后高呼,李明城恍若未闻,很快便消失在巷角。 “还真是个怪人。” 陈鱼身旁的侍女有些不解,以夫人的身份,随意打赏一番,便是寻常人家几辈子的花销用度。 此人居然不屑一顾,明明救了人,却头也不回。 “不管他,我们先回府吧。” 陈鱼深深的看了李明城离开的方向一眼,很快便不再计较。 她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阅人无数,过尽千帆,可不会遇上一个看似处事神秘的男人,便无法自拔的产生什么臆想。 “既然没出什么大事,此事莫要告诉老爷了。” 回府的路上,陈鱼跟丫鬟们交代,务必管好嘴巴。 “若是老爷知晓了,怕是这几日一次,难得的自由也没了。” 陈鱼被神武卫跟了几年,但仍不适应。 “是,夫人。” 几个丫鬟从善如流,纷纷应道。 ....... ....... 月光下,李明城坐在干草垛上,手里拎着一坛酒。 他扬起脑袋,酒水顺着嘴灌入腹中,一饮而尽。 “终于,算是混了个脸熟。” 将酒坛随意掷出,李明城幽幽一叹。 先前他英雄救美的举措,不是为了让陈鱼倾心。 事实上,他也知道,陈鱼不是那么好拐骗的小姑娘。
那一连串的世间,仅仅是为了混个脸熟罢了。 为的,是铺垫下一次的相遇。 等到下一次,再遇上,便真正有机会和陈鱼搭话了。 瘫倒在草垛上,李明城望着满是繁星的夜空,后背已尽是冷汗。 他再如何有野心,如何擅长伪装,终归是个二十五岁的青年人。 办事说话,很难滴水不漏。 偏偏这计划,环环相扣,稍出纰漏就有万劫不复的可能。 他心中,也是忐忑的紧呐。 “只希望......能顺利吧。” 李明城心中,一面想着若是被发现,会有多少种死法。 而另一面,则是想着自己顺利完成任务,回到家族,得老祖宗看重,日后,在李家地位水涨船高。 思绪纷杂,最后两个念头都逐渐淡了。 李明城躺在干草堆上,休憩前最后一个念头,是不知李家近况如何。 他已一个多月没回李家了。 出生便是陇川府李家的族人,这是李明城最长一次离开家族。 并且,他知晓,若是完不成老祖宗的交代,这辈子都没机会回去。 ...... ...... 另一头,陇川府,李家。 往日,李家的氛围都是着欣欣向荣,充满希望。 有老祖宗坐镇,李家一日过的比一日好,所有族人,都感到自豪。 而今天,李家上下的气氛罕见的低沉了,甚至,有些悲伤。 这一切的缘由,是因为李长青。 他老了,病了,就快要死了。 作为李家硕果仅存的两位长字辈族人之一,李长青在家族有很大分量。 李朝歌离开李家这些年,都是他一肩挑起李家的担子。 二十年殚精竭虑,才让陇川府李家得以活下来,没有造成分崩离析的局面。 他对家族的贡献很大,也深得族人们敬重。 可人都有老的一天。 李长空今年七十五岁了。 没有习过武,加上这些年为家族殚精竭虑,他老的很快。 李朝歌一脉回归家族的这三年,他卸下了所有的重担,安心颐养天年。 可三年过去了,他越发的老迈了,再不是那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人。 这三年,他病了很多次,也治了很多次。 从前没有大青根,便四处在外寻灵药替他养身子。 如今有了大青根,便成天压榨大青根的汁水,替老爷子养病。 可药石之力,终有穷尽之时。 他的阳寿,已差不多走到头了。 已有名医来看过,称李长青阳寿已尽,没多久好活了。 此刻,李长青躺在床上,虚弱的连眼都睁不开了。 李明府和李明玉跪在他面前,低声抽泣。 房间里,围簇着一众族人,除了两房嫡系之外,还有一些李家庶出,但在家族地位较高的明字辈族人。 “娘的,你到是出水啊,你出汁啊。 若我大哥病死,老子要把你剁成片!” 李长空眼眶微红,大声咆哮着。 他身侧,是个特殊材质所制作的大缸。 缸内,被困住榨汁的,正是一年前自黑龙潭被擒回来的那尊妖王,大青根。 原本李策之等人是没打算留她性命的。 可大青根的求生欲颇强,为了活命,甘愿忍受痛楚,直说自己的汁水能保李家族人病痛痊愈。 所以,这大青根才活到今日。 可每过几日,便会有族人患病,榨取她的汁液来治疗。 “我已经被榨干了,我真的是一滴也没有了。” 大青根被困于缸内,瑟瑟发抖。 一年的钝刀子割肉,她已是相当虚弱。 此刻,生怕李长空会迁怒于她。 “长空,别发火气了。 长青的病,已是药石无灵了。” 李策之眉头微蹙,出言劝诫道。 大青根虽已成精,却也只是个妖王下境。 汁液纵能治疗些小病小痛,也不可能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 李长空紧攥着拳头,没有说话。 他自然也知道这些事情,只是,兄长病危,他一时情难自制,才会如此暴躁想寻一个发泄口。 这些年来,李长空和兄长李长青,为了家族事务,操碎了心。 一人在神武卫任职,替家族撑面子。 一人,主管家族大小事务,统筹全局。 兄弟两人这么多年感情,如今......李长青要先走一步了。 李长空,如何能平静对待? “长空,戒骄戒躁。” 病榻上,已虚弱疲乏到极点,马上要撒手人寰的李长青,仍不忘提醒胞弟。 “家主.....长青怕是不能再亲眼看到家族一天天强盛起来了。 我就要死了,临死前,有些事情,想求家主。” 李长青睁开浑浊的老眼,虚弱的道。 李策之闻言,连忙凑到跟前:“长青,你有话尽可交代。” 他为李家劳苦功高,这是有目共睹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