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路口

死人经 4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802字

顾慎为倏然站起,一时冲动,甚至想这就出去与仇人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理智很快就占据了上风,不管那些杀手是什么来历,父亲顾仑、师父杨峥和两个哥哥都毫无还手之力,自己更是不堪一击,他还能活下来,已然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四面八方都有新的哨声加入,或长或短,此起彼伏,像是一群吵闹的猛禽在争抢食物,很快进入庄园废墟之中,蹄声杂踏,似乎有成百上千人冲了进来。 顾慎为低俯身体,刚刚在一面断壁之后藏好,一支火把被抛入空中,翻滚着在他头顶飞过。 顾慎为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后脖一紧,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大手的主人纵马一跃,顾慎为身不由己双脚离地,跟着一起离开原地。 马匹尚未落地,大手突然松开,顾慎为重重地摔在地上,痛得大叫一声,打了两个滚才站起身,发现自己周围全是骑马的刀客,在众多火把的映照下,个个都如饥饿的狼一般,贪婪地盯着一只小小的猎物。 人世间的事情往往如此,地震之后总有暴雨,雨后又有狂风,霉运像一只受到袭击的动物,滴落的血迹总会引来更多的肉食者,接着是腐食者,接着是夜行者,接着是苍蝇,接着是更微小的生物,直到那一团血肉筋骨彻底消失。 顾家的灭门是一个致命的伤口,第一波杀手已经吃饱喝足全身而退,在杀手们身后,一群豺狼与乌鸦追踪而至。 伴随着哨声与火把,闯入顾家庄园的不是冷酷的杀手,而是肮脏的强盗与小偷,他们的人数也远远不如顾慎为认为的多,其实只有五个人,哨声、蹄声与火把将这一场景放大了。 顾慎为无从知晓这些人的身份,他甚至难以相信有这样一种人存在:专门劫掠遭遇惨祸的人家,在废墟中寻找最后一点值钱的物件。 少年像一只被逼到角落里的幼兽,喉中发出低吼,亮出并不锋利的爪子,向强大而无情的敌人示威。 长鞭从黑暗中悄没声地袭来,顾慎为再次摔在地上,群盗一起发出兴奋的笑声,其中一人俯身抓住俘虏,将他横放在马背上,不客气地搜索一番,找到了少年怀中那一小包银子,高高举起,叫道: “嘿,这小子是个同行,比咱们抢先啦!” 顾慎为的脸色有些苍白,那包银子大概有一百两,是二哥暗中攒下的私房钱,不应该落入这些人手中。 “放开我!”他大声喊道,声音中带有命令的语气,虽然正遭受着家破人亡的磨难,顾家的小少爷一时间还不习惯被人挟持。 众人的笑声更响了,俘虏他的强盗根本不将这句命令当回事,将银子放入自己怀中,在少年背上重重地砸了一掌,再次搜索,掏出了那个小油布包。 顾慎为后背像是折断了一样,痛入骨髓,但是更让他惊恐的是被抢走的内功秘笈,那是顾家最珍贵的遗物,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强盗吹了句口哨,一把扯掉了油布包,然后愣住了,里面是薄薄的一本书,翻了几页,上面的字他一个也不认得。 “什么玩意儿?”强盗很是愤怒。 “还我!”顾慎为反身去夺。 强盗一拳击中他的面部,差点将他打晕,顺手将书扔到上,掏出绳索,将俘虏捆得结结实实,跳下马,追随其他人进入顾家的废墟寻找任何金属制成的物品。 顾慎为的双手双脚都被捆住,只能像虫子一样蠕动,拼命挣扎,终于从马背掉到地面,然后全身用力,努力向那本书爬去。 顾慎为张嘴咬到书页,一甩头,咬下一片纸来,书册却飞到了一边。 刚好附近有一根强盗扔掉的火把,火焰好像蛇信一样忽长忽短,突然一口咬住了书本,立刻欢快地燃烧起来。 顾慎为侧身打滚,滚到书本面前,正看到家传秘笈将要化为灰烬,急忙张口去吹,可是适得其反,火烧得更旺了。 这一把火把顾慎为的心也一块烧着了,他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扎扎实实地修练家传武功,连一名普通的强盗都打不过。 顾慎为以头和膝支地,挺起身子,将自己摔在书本上面,压灭了火焰,又急忙滚开,躲避旁边的火把。 折腾得精疲力尽,他救下了家传秘笈,但只是其中一部分,前几页几乎都烧光了。 他重新爬到秘笈面前,借着火把的光亮,看到书中的文字,也愣住了,他认得这些字,每一个都认得,但这分明是一本账薄,没有一句话与内功相关。 辛辛苦苦找到并救下的“秘笈”竟然不是“合和劲”速成法门,顾慎为全身如同浇了一桶冰凉的水,在他那个简单的复仇计划中,这本秘笈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没有秘笈,只凭他那点微末的武功,大概要苦练三五十年才有资格报仇。 “合和劲”速成法门会有很大的副作用,顾家历代主人都将秘笈谨慎地藏好,轻易不准子孙看视,一位先人据说曾照此法门修成过“合和劲”,内功勇猛精进,实力翻倍增加,配合自家的刀枪双绝,名噪一时,但是仅仅过了三年就莫名猝死,死状惨不可言。
顾慎为只想要报仇,自然不在乎三年后的结局,现在却连这个同归于尽的希望也没有了。 群盗对抢劫废墟中的财物驾轻就熟,不到一柱香时间,全都提着大包小包的收获回到庭院中,嘴里吹着哨子,准备撤离。 俘虏顾慎为的强盗也回来了,将两件包袱放在马背上,他的收获不如其他人,心情不太好,走到少年身边,狠狠地踢了一脚。 顾慎为痛得蜷起了身子,强盗抓住他身上的绳索,要将他重新拎回马背上。 就在这一瞬间,顾慎为突然领悟到了什么,包裹书本的油布就丢在他的眼前,露出一角白色的细绢,在被拎起之前,他张嘴咬住白绢一角,躺在马背上时,已经将白绢吞在了嘴里。 群盗纷纷上马,离庄下山。 山下小村庄附近还有一名强盗,看守着十几名俘虏和三十余只牛羊,这些人手臂都被紧紧缚住,又用绳子连成一串,顾慎为也被扔到地上,重新绑好,连在俘虏队伍的最后面。 六名强盗驱赶着俘虏与牲口,向东驰去,顾慎为奋力跟随,一路上来不及吐出口中的白绢。 天色将明,群盗在一条丁字路口停下,顾慎为觉得这里离自己的家不会太远,但他很少离开庄园,对这条路没有印象。 从北向南的土路穿过一座狭窄的山口,逶逦前行数里之后,与东西向的主路汇合,路口处已经聚集了上百人。 无需多少江湖经验,他也能判断出其中许多人都是土匪强盗。 众盗大都穿着破旧的皮毡,似乎从来就没有清洗过,油汪汪的,在朝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人人都带着兵器,眼神凶狠,像一群被迫聚在一堆但仍固守领地的野兽。 这些强盗也都携带着包裹,有些还牵着不只一匹马,数十名男女与更多的牲口混杂在强盗们中间,面色惊惶,与顾慎为一样,他们也都是被掠来的俘虏。 强盗们分成了几伙,相互间警惕地怒目而视,手掌总是放在离武器不远的地方,一副随时准备开战的架势。 奇怪的是,凶神恶煞般的强盗全都站在路口西边,一路之隔的对面空地甚广,却没有一个人,强盗们控制着自己的马匹,不敢逾越一步,好像那片空荡荡的区域里隐藏着鬼怪似的。 强盗们对东边的风光也不感光趣,他们全都引颈向北方的山口张望,个个神情焦躁,似乎在等什么人。 两个时辰之前,顾慎为还以为自己有“神意”指引,没想到却成了强盗的俘虏,和一群肮脏不堪惊慌失措的男女混在一起。 在所有俘虏当中,顾慎为其实是最脏的,汗水、尘土、骨灰将他整个人都糊住了,仿佛一具人形泥雕。 趁着强盗不注意,顾慎为吐出含了半天的白绢,也不敢查看,偷偷塞到怀里,他被搜过一次身了,希望不要再有第二次。 等待的人迟迟不来,强盗们越发不安分起来,嘴里咒骂着,他们可不习惯跟同行如此靠近,两伙人为此已经打了一架,数人挂彩,好在没出人命。 顾慎为对自己被抓这件事还是莫名其妙,顾家庄园附近竟然聚集如此之多的强盗,这种人据说几年前就该灭绝了的,他抬头看了一眼抓住自己的强盗,想从他那里得到些信息。 那强盗与其他人一样,大夏天也穿着皮毡,身材健硕,胡须浓重,脸上脏兮兮的,左颊有一道伤疤。 疤面强盗察觉到了下面射来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少年俘虏,目光冷酷无情,“逃啊。” 顾慎为当然没有那么傻,他站在强盗堆里,四周全是一望无尽的戈壁,逃跑就是在找死,何况他两手被绑,跟一群俘虏连在一起。 “你拿到钱了,还不放了我?” 语气虽然强硬,可是顾慎为已经隐隐明白,他和其他男女、牲口一样,在强盗眼里都是钱。 疤面强盗向地上啐了一口,浓痰擦着顾慎为的头皮掠过,他根本不屑于回答这个无知小子的问题。 一名面容苍老的强盗用阴郁的目光打量着新来的匪帮与俘虏,突然开口说道: “收获不怎么样啊,飞鹰。” 被叫做“飞鹰”的疤面盗又啐了一口,“老虎嘴下不留食。” 顾慎为的心突地跳了一下,“老虎”肯定就是屠灭顾家的人,强盗们显然知道详情,他还一直以为屠灭顾家的杀手隐藏行踪,很难查找呢。 顾慎为的眼神中必然流露出了特殊的情绪,老年强盗多看了他一眼,但是没有多话,又继续向北方的山口眺望。 顾慎为的嗓子里像是含着一团火,强盗们不再提起“老虎”的话题,他只好自己发问,“你跟着的老虎可不小。” 强盗飞鹰双唇紧闭,好像根本没听到这句话,过了好一会,他才冷冷地说: “废话,还有比‘独步王’更大的老虎吗?” 顾慎为提着的心猛然坠下,他终于知道仇人是谁了,这个仇人根本不需要掩人耳目,但更大的疑问却随之而来:为什么?到底为什么“独步王”要屠灭中原顾氏?
隐藏